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七十八集 寻芳楼鬼影(三)
    徐清若闲庭漫步的走到那小门后,乐儿也正对着叶思远大人说着话:“大人,小姐特意吩咐我,到这小门等着大人,小姐已经睡下了,大人明日再来吧。“

     “这是清若说的?“叶思远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略微思索了下,问到。

     “是的,是小姐说的。小姐怕大人到了院门,还得再回来,麻烦。况且大人已经知道该如何做了,为何还要来问一次?“乐儿照着徐清若吩咐的话,说着。

     “哈哈哈,那既然你们家小姐已经休息下了,那我就明日再来了。“叶思远微微一愣,随后哈哈大笑,转身,上了马车,马车缓缓的移动走了。

     看着门缓缓的合上,徐清若才转身,走到了乐儿的身边。

     乐儿依旧不太明白,为何自己的小姐,要如此对待叶思远大人。

     徐清若一眼也就看穿了乐儿的疑问,道:“别担心,叶大人没有生气,况且,他明日还会来的。“

     乐儿点了点头,徐清若虽然面容不是寻芳楼中最美的,但却是最聪明的。乐儿一直这样认为,虽然自己只是随意被分配给了徐清若,并不了解,乐儿却有种感觉,便是徐清若,本来,也不属于这里。

     没走几步,一个穿着红色薄纱的美艳女子停在了徐清若的面前。

     “妹妹,不是姐姐说你,你这样欺骗叶大人,好吗?“红珠手环在胸前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徐清若,她隐藏不了自己眼底的嫉妒。

     “姐姐回来啦,妹妹以为,姐姐今日会在随园呢。“徐清若轻轻的问,话语中感受不到任何的波动。

     “哼,这个就不用你管了,我乐意。倒是妹妹,好像不怎么去随园了,你不怕你那些宠物乱了套吗?这个,可是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呢,你说要是叶大人知道了,会是什么样的表情?“红珠似乎有些沉不住,开口道。

     “姐姐,你有我的秘密,妹妹我就没有了吗?要是叶大人知道你的秘密,估计,也会震惊的很吧。“徐清若轻轻的说:“这个,也是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。姐姐还是好好保护叶大人托付给姐姐的东西吧。“

     说完,徐清若轻轻的点了下身子,便不再留恋的从红珠的身边走去。红珠的牙根咬的紧紧的,拳头紧紧的拽着。她是比不上徐清若的聪明,但是自己,也有杀手锏。

     红珠,暗暗的发誓,自己定要率先抓到叶大人想要抓到的人,在叶大人面前证明自己,不比徐清若差。

     天是黑了,但却没有全黑,那寻芳楼才刚刚到了最热闹的时分。但是在抚州的某个角落中,有一个人,却没有那么舒服了。

     荒山野岭的郊外,靠着西街的一处,只见一个人慢悠悠的扭着身体,朝着一个还亮着灯的草屋走去。

     幸亏周围没有多少人,便没有人看见,这个人的走路十分奇特。他的双手如同软骨一样,瘫在身体的两边,脚如同瘸子一般,费力的挪动着,他的头随着每一次地挪动,一左一右,一前一后的摆动着。

     两三步的路程,他似乎用了很长的时间,好不容易,才进了草屋。那草屋中坐着一个少年,看起来,也就是徐清若差不多年岁,19,20岁的模样,他正念念有词,等到那人缓慢的走进了草屋后,那个人瞬间如同抽干了魂魄一般,瘫倒在了地上。黑影从那个人的身体的口鼻处钻了出来,跑进了少年的倒影中,在那烛火下,少年的倒影,竟然,只剩了一半,缺失的另外一半,如同用刀子剖开一般,硬生生的断裂着。

     那个少年满脸苍白,恨恨的说:“徐清若,你个野种,竟然对我下了这个狠手,哼。我徐流海跟你势不两立。“

     自言自语完后,又看了看那倒地的男人,面色发青,身体也开始僵硬。

     徐流海走到了死人的面前,踢了踢它僵硬的身体,道:“哎,这春天不如冬天,人死的快了点,现在这个身体也没用了。“

     说完徐流海又叹了气,坐会了椅子上,对着自己的半个影子说:“吃了吧,省的我看得碍眼。“

     只见徐流海身下的影子迅速的跑到了那死人的下方,黑影慢慢地扩大,竟然生成了比死人还要大上一倍的距离。接着,那死人如同深陷沼泽一般,慢慢的下落。那黑影处竟然传来了啃咬骨头的声音,没一会儿,那地面上,便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徐流海自言自语的说:“大长老说,徐福家主的返祖已经出现,便是在抚州这个地方。若是我劝说徐清若这个任务完成不了,带回了返祖之人,也是大功一件。嗯。“徐流海看来对自己的计划十分有信心。因为他有一个秘密没有汇报,一个关于徐清若背后图腾的秘密!

     虽然,他现在,一点头绪都没有。

     西玄的皇宫之中。

     一位身穿着墨蓝色长袍的男子,正坐在了椅子上,椅子的后面雕刻着金光闪闪的雄鹰。

     他的脚翘起,身旁半赤裸的美人,体贴地将面前的硕大的葡萄小心的剥去了外皮,露出了里面晶莹剔透的果肉,恭敬的放在男子的嘴边。

     男子单薄,唇色略深的嘴角拉了起来,一口,连着美人的手指都放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 一旁的美人娇羞的笑着,倒是跪在男人前方不远处的内臣,脸色显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“你是说,徐家家主的返祖现世了?“那男子吃了几个葡萄,才缓缓的开头,他的声音不如龙骧般低沉,而是略微尖了点。最让人不舒服的,是他的眼神,他的眼角向上扬着。从眼睛中射出来打量着的光芒,让人上下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 “启禀帝君,确实是这样,徐家的长老,甚至派了人去了抚州,想要去寻找。“底下的内臣如实禀告。

     “抚州?有意思,这不是生在了太平?这样,你想方设法,通知她,也该回来了。“被称为帝君的男人,微微一笑,笑容中,都让人感觉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 内臣有些犹豫,道:“这么快,就把她召回来?“

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,建议?“帝君悠悠然抬起头,看着面前的内臣,道。

     “臣不敢,那臣要不要也派人去寻找徐家家主的返祖?“

     “返祖?啧啧啧,孤没见过,也不想见。不过,还是要找的,还得先徐家一步找到,找到,然后,杀了她。“

     “杀,杀了?“那内臣似乎意外,帝君为何要杀一个可能帮他夺得太平江山的人呢?

     帝君看了看那惊诧的眼光,道:“孤知道,你想说什么。孤可不管那箴言说的究竟是什么内容,孤,可不愿意,这个国家之中,有能爬到孤头顶上的人存在,你,知道了吗?“

     “臣,知道。“

     “好了,知道就下去吧,别打扰了孤的兴趣。“

     待到宫殿中只剩下了帝君还有帝君怀中的美人后,帝君才低声,在美人的耳边说:“你说,是孤好听,还是之前那些老不死的朕好听?“

     “当然是帝君的孤好听咯。“美人伸出玉璧缠绕在帝君的脖颈上,笑着道。

     “就是,那些老不死的古板称呼,早就该换换了,你说是吧。哈哈哈哈“

     男人上扬的眼角,不由得看向宫殿外越来越浓重的暮色。

     微微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