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八十集 尸虫的真面目
    八十尸虫的真面目

     王仪带着王亮钻进了小巷,就这样不远不近,不慢,略快的脚步在各个小巷中穿梭着。

     王亮轻微的带着喘气说:“先生,你确定,跟着那个,能找到阿朵姑娘吗?它,它,它只是个小毛驴呀。“

     王仪也略带着喘气说:“看,小毛驴都比你能,不然,你还有什么其他的好方法?“

     王亮思索了下,说:“那还是跟着吧。“

     所幸,那个小毛驴,就算撒开了丫子,也跑的不快,在小巷中穿梭还是能够瞄见它的尾巴。

     不知道走了多久,穿过了多少个小巷,只觉得周围的房子越来越破败,王仪想着,该是到了西街的贫民区了。

     过了几个街道,外面就是大片的荒地,地面上的土堆高高低低的拱起,那里除了灌木,就再没有任何的掩护了。

     那小毛驴撒开了丫子,跑进了那荒土,倒是刚想上前的王亮,被王仪一把扯住,拉回了灌木后面。

     王亮看着王仪万分严肃的模样,才警觉了起来,透过了月光,从灌木的缝隙中看去。

     月光下,那片荒土中,似乎有什么在月光下,发出着反射的白光。王亮仔细一看,才发现,那个东西,竟然是个白色的骨头,看起来像是人的骨头。

     王亮采恍然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这个地方,就是城郊的乱葬岗。

     那么这个地面下埋葬的大概都是无名的尸体了,想到这里王亮害怕的瘪着嘴巴,身体僵直,都不敢去深入思考,自己脚下踩的,究竟是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 王仪没管身旁王亮,而是全神贯注的看着前面,在荒土地上刨着什么“人影“。

     王亮定睛一看,发现,那个人竟然生得有几分像是自己在茅草屋里看到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眼,王仪点了点头,自己知道。看那个东西的模样,应该是在挖尸体,就如同之前在茅草屋找到的那个尸体一样,估计,也是在这里挖到的。

     等了一会儿,王亮只觉得自己的脚快要没有知觉。那个东西似乎找到了一个满意的尸体,从土地中掏了出来,借着月光,那个尸体竟然看着新鲜。那个东西突然停下了动作,望着前方,前方不远处,似乎有两个人正朝着这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慢慢的,从轮廓上看,似乎是一个女人,牵着一个小男孩。女人的脚步虚浮,似乎生了什么病,走路的身影都是轻微摇摆着,似乎什么时候就会倒地不起了一样。

     那个东西的视线被那两个逐渐走进的人吸引了。

     该不会,王仪心中想到,这个东西,该不会想要对生人动手了吧。

     虽然知道这个东西并非之前袭击了自己的异物,但这个东西只要一天不查出来,被对抚州的百姓有着威胁。放任不管?那绝对不是王仪的风格。

     但是该如何做呢??冲出去?

     王亮似乎猜透了王仪的想法,拉住了王仪的衣服说:“先生,你不能过去,那个东西攻击力很强,人的骨头多坚硬呀,它徒手就能打个窟窿,我是绝对不会让先生你出去的。“

     王仪沉默了,转头看向那越走越近的两个人。那一大一小两个人已经近到了能够看得清容貌。再转眼,那个东西腿微微后退着,弓着伸腿,眼睛红得跟流出血一般,两只手臂也弯曲着,随时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 王仪知道,那个东西,随时会攻击那两个人。

     王仪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劲儿,竟然把自己脚底下踩着的人骨,扔了出去。骨头摔在地面上发出了低沉的声音,不大,在寂静的夜色里,也足够引起双方的注意了。

     果真,那个东西出于本能,立马向后跳了一小步,脸冲着王仪的方向。那另外一边迎面走来的两个人,也停下了脚步,似乎发现了什么,不逃走,也不再前进。

     那个女人一个伸手,将身旁的孩儿紧紧的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 黑夜之中,顿时一片寂静,那个东西朝着王仪咧开了嘴巴,露出了阴森森,尖锐的牙齿。

     那牙齿哪还有人牙齿的模样,顶端都是尖锐的,更像是动物的牙齿。

     它的两只腿弓着,血红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王仪的方向。

     王亮跟着王仪一起站在那里,脚却哆嗦着。

     王仪却并没有多少害怕,就是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在空地之中,蓦的,荒地之上,突然想起了一阵悠扬的短笛之声。这音乐悠扬,婉转,调子却不似太平般繁丽。更显的诡异清幽了点。

     王仪知道,这个是南临的调子,这个调子,在王仪的脑海中,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 王亮哆哆嗦嗦了半天,发现对面那个东西竟然面露出惧怕之意,并且向后退了半步。似乎有随时逃走之意。只见那个东西身形一转,朝着王仪的对面,拔腿就想跑,那个短笛之声逐渐变得大声了,那个东西竟然蜷缩了起来,发出了呜呜的叫声。

     从对面的黑暗之中,罩着月光,缓缓的走出了一个人影,那个人影赫然就是阿朵姑娘,阿朵姑娘的身后跟着那头带着王仪前来的小毛驴。

     “阿朵姑娘。“王亮大喊了一声,对着王仪说:“先生,阿朵姑娘来了。“

     王仪点了点头,倒没有多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。

     对面阿朵姑娘的嘴边只是携了片树叶,竟然从树叶上能够吹出如此类似短笛的曲调。阿朵姑娘边吹着短笛,边靠近那个东西。在这短笛声中,那个东西慢慢的后退,似乎在惧怕着什么。阿朵姑娘逐渐的靠近,几乎站在那个东西三步远的距离,而那个东西竟然也趴在地面上,一动不动,等待着制裁一般。

     看着没有危险,王亮与王仪绕过了灌木,走向前,王亮走的焦急,并没有注意到脚下,直到绊倒了。一睁眼,竟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尸体上,这个尸体面色发青,手出其的长如同骨头被一节节打断了一般,那个尸体的眼睛内陷,偶尔还冒着几丝黑气出来。着面目狰狞的模样任凭谁看了都怕,更可怕的是,这个东西的手脚似乎还动了下,缠住了王亮的身躯,这下可好,让王亮本能的尖叫了下。

     就是这个叫声,让所有人的注意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。阿朵的曲调也停顿了下。

     就是这个停顿,让原本匍匐在地的,被尸虫感染了那个东西,重新立了起来,眼睛重新充满了红色的血丝,王仪大叫一声:“阿朵小心。“

     阿朵与那个东西只有三步距离,如何都是无法避开那个东西的攻击。只见那个东西的后脚一个弯曲,一个前进,整个身躯瞬间发力的朝着阿朵跳去,露出尖锐的牙齿就朝着阿朵咬去。

     王仪不知为何,看见这个情景,心中一跳,此时的他开始憎恨着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,若是阿朵今日有了什么事情,估计,自己会怨恨自己一辈子吧。

     砰,一声巨大的撞击声,只见那个东西用力的撞到阿朵的身上,王仪看向阿朵,提了口气,生怕阿朵出了什么事情,那原本在阿朵唇边的叶子,悠悠然的飘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 似乎,伴随着叶子,还有黑点之类的飘了下来,一点,一点。王仪仔细一看,阿朵面前有着半圆厚厚的墙,那个墙黑麻麻的一片,就如同那无数个黑色蛊虫组建起来的防御墙一般,原来那巨大的声音,并非撞到了阿朵的身上,而是撞到了这形成的虫墙上。借着这力,那个东西竟然顺势朝着那一对母子跳去,直逼着那母亲的面门。只见阿朵手上一抖,铃声突然叮叮的响了起来,这个铃声,在之前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 铃声一响,阿朵用力一扯,那个即将快要打到那母亲面门的东西竟然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,

     发出了一声闷哼,就再没有了其他动静。

     那个东西的腿上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,有着一条黑线,那条黑线慢慢地分解,挪动,远了竟是蛊虫。

     阿朵慢慢的走到了那个东西的面前,口中念念有词,那些蛊虫竟然黑压压的覆在了那个东西的身上,严严实实地裹住了。

     王仪走到了阿朵的身边,静静地看着,不一会儿,那些蛊虫,竟然顶了个还在挪动,比蛊虫大上好几倍,跟毛毛虫差不多的虫子,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这个,就是尸虫?“王仪看着通体红色的尸虫,问。

     “是的,这个就是尸虫。“阿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我说你们,能不能管管我啊,这个尸体,拿不下来了。“王亮的声音很不合时宜的插了进来,他竟然爬了起来,还顺带转了个方向,那个尸体现在正任性的在他的背上,怎么都取不下来。

     王仪转头看了看,说:“你就这样,把这个尸体背回去。“

     “先生,你在开玩笑吗?“

 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“

     突然,不知道哪里,传来了沙沙一声,似乎有道黑影快速的从灌木丛后跃起。

     阿朵伸手一挥,挥出了几缕黑色的烟气,大喊一声:“谁。“

     王仪心中一跳,难道,这里,还有别人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