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八十二 风雨欲来(二)
    又是一天清晨,又是王亮,又是那个地方,又是一封密信。

     王亮简直都在怀疑,是不是有人也暗中调查着什么,也许是叶思远大人的死敌,又或许是江湖中神秘的人物,不然,怎么会一连几天都收到这个密信?

     王亮已经完全没有新鲜的,将密信送到了王仪的面前,说:“先生,你的信。“

     王仪伸手接过了信,随口问道:“昨日那一对受惊的母子安顿好了吗?“

     “安顿好了,昨日那母亲得了病,无家可归,审婆婆就安顿在了我们府上,请了大夫。“

     “嗯,那尸体呢?“

     “我背回来的尸体还放着,审婆婆今早去看了,说要跟你当面谈。至于尸虫的那个,被阿朵姑娘的影子吃的干净,连骨头都不剩。“王亮趴在书桌上,看着王仪打开了信,看了几眼后,收起,又仍旧了火盆中。

     看着信件在火盆中逐渐殆尽的身躯,王亮终于没憋住,问:“先生,那封密信里面,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“

     王仪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王亮接着问:“那信里,说了让先生烧掉?“

     王仪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王亮道:“那先生为何每每看完都烧掉?“

     “这是职业操守。“王仪说:“就像你每次都偷看小月儿一样,是个秘密。“王亮的脸蹭的一下红了,慌忙地说:“那先生还说了出来。不过,先生,我们接下来,还要调查那个失踪人口吗?“

     王仪点了点头,又接着摇了摇头,说:“要去,不过,不是现在。“

     “先生你为何如此相信,这个密信呀?说不定,是叶思远大人布的局,要引先生进去呢。“王亮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你放心,什么时候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,谁叫我做,我要不要做?这些,我都了然。“王仪笑了笑,并不点破,而是点了点头

     “先生你是什么意思?你又在说绕口令吗?什么谁让你,你做不做。就会欺负我们这些读书少的人。“王亮嘀咕了几句,对王仪说:“先生,那我们现在要干嘛?“

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审婆婆有事情找我?前头带路吧。“王仪开口。

     当王亮将王仪带到停尸房后,那审婆婆面色凝重的站在那里,鼻子嘴巴被白纱绑着,她转头看见王仪也在王亮的协助之下,绑上了白纱,走进了身旁。

     审婆婆才说道:“大人,你看这个尸体,可有什么怪异之处?“

     王仪看了看面前的尸体,这个尸体,确实跟第一天到抚州,看到的那些异物长得相似。

     虽然自己一直猜想不出,为何第一天,那些异物会来到府邸上,是来杀人的?却着实不像。

     王仪上下看了一圈,道:“这个尸体,面色发青,体型,骨骼怪异的很。“

     “没错,这个人面色已经发黑,但是肌肉还算柔软,说明死亡不会超过十二个时辰。但是他的体型奇特,你仔细摸摸就能知道,他的骨头被扯开了。“

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他的骨头,是被一节节的扯开了?所以体型才显得如此长?“

     “是的,这个看起来,不像是外力,若是外力,不可能一节节,如此均匀的扯开,更像是,体内的东西。“

     王仪停顿了下,看了看审婆婆,从审婆婆的目光中,王仪瞬间感觉到,审婆婆想的可能跟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 王亮则瑟瑟地躲在门后面,看着两个人蓦然对视,却是相对无言的模样,不由得焦急开口:“倒是说呀,你们在想什么。“

     审婆婆慢悠悠的将目光转到了王亮的身上,道:“我在想,今天的厨房的鱼要清蒸还是红烧的好。“说完,审婆婆自言自语道:“我该去做饭了,大人,我先告辞了。“

     王亮的头上只差没有黑线出现了。看着审婆婆走出了房间后,王亮才走到了王仪的身边,不敢看那躺着的尸体,道:“先生,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?“

     王仪点了点头,说:“你去准备几件衣服,我要出趟门。“

     “先生,你要去哪里?我跟你去。“

     “我要去趟前川。“

     “先生,为何你要去那里?就算要调查叶思远大人的贪污也要去常州呀,去前川干嘛?“王亮摸了摸脑袋,完全搞不懂王仪的想法。

     王仪大步地踏出了停尸房,对王亮吩咐道:“这个你就别管了,帮我看着叶思远的动向,我去趟前川,应该五日之内就会回来,若是我没有回来,你就离开这里。记住了吗?“

     王亮看着王仪凝重的神情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王仪看着王亮脸上满脸忧愁的模样,笑了笑说:“不用担心,这次回前川,我就是找个故人,若是有人问起,你就这样说。他们不会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的。“

     “好的,先生,但是先生,就你一个人去,我不放心。抚州到前川还有段山路,万一遇到土匪了怎么办。“

     “你去了,打得过土匪?“王仪挑了挑眉头问,这问的王亮只能摸着头呵呵地笑着。

     王仪突然想到什么,问:“阿朵姑娘呢?“

     “一大早就出去了,可能去遛毛驴了吧。先生找她?“

     王仪还特意多说了一句:“没,若是阿朵姑娘问了,你就说我出去几天,别多说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先生,是怕阿朵姑娘跟过去?孤男寡女吗?“王亮笑呵呵的说。

 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“

     “先生放心,阿朵姑娘不会对你做什么的。“

 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“

     王亮突然想起了什么,说:“不过先生,你可能得晚点走,因为昨日那捕房送来了拜帖。“

     “捕房?张猛?“王仪倒是没想到,那张猛说了择日拜访,这择日来的还挺快。

     “那先生,见吗?“

     “见。当然见,我顺道可以看看,随园有没有什么秘密。“王仪笑了笑。

     可是让王仪没想到的是,今日,他的司衙不仅来了张猛,还迎来了常州首富,常员外的一家,只不过,这一家里面并没有常子君。

     此时的常子君,却独自一人,出现在了东街的一个小巷里,神色急匆匆的,似乎,在赶着什么似的。她寻找的,是一个人,一个传闻知道西玄,太平所有事情的百事通。

     走到一个小巷的门口,对着那木门,敲了几下,那木门内传来了声音:“这里问个问题需要一锭金子,不知道,客官可是知道?“

     常子君低低地说:“知道。“说完,将一锭金子,丢入了那门框之下,此时的木门内,才传来了声音:“不知道客官,问的是什么?“

     常子君从自己的袖口中,取出了一小幅折叠好的纸张,上面画着一个复杂的图形,塞入了门框下,说:“我想知道,这个图案,是从哪里来?又是什么意思?“

     门内的人将那画接了进去,却沉默了许久,道:“客官,你的这个问题,会让我惹祸上身啊,我可不能多说,不过我既然收了你的钱,我只能给你一句话。“

     “什么话。“常子君问。

     当那个人慢悠悠的吐出了几个字后,常子君的脸色大变。她没有想到,这个图案,竟然来自那个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