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四十一 宗卷
    颜徐所假扮的那个乐姬,一大清早,便被送回了原来的居所,而那徐甲和徐丁也早早的便在那个居所等候。不要问他们如何知道这个居所,因为他们的手上,还带着一个换了一身衣服,仍旧昏迷的真正乐姬。

     颜徐才刚进了屋内,浑身散发着龙涎香的味道。刚合上了门,就听见门外传来急促的步伐,徐甲和徐丁警惕的看着门外的人,倒是那颜徐老神在在的坐在镜子前。

     门外传来了几声叩门的声音,而后想起了说话声道:“姑娘,太平帝上向国主大人要了姑娘,国主大人让姑娘准备下,跟随太平帝上回到太平。小的们就在门外等候着姑娘。“

     说完,那个人又吧嗒吧嗒的跑走了。

     留下房间内的徐甲和徐丁面面相觑,道:“这么简单?“说完还看了看家主脸上的容貌还有那躺在床榻上,正留着口水昏迷的乐姬。只怕两个人心里的感受是一摸一样的吧。

     这也太草率了吧?难不成这太平的帝上,喜好这,平庸的姿色?

     “家主大人,如何?需不需要我们。“徐甲还是上前一步说。颜徐在镜子中,打断了徐甲的话:“不需要,自己一个人即可。你们只需要监视着她即可。“

     徐甲还有徐丁又互相对看了一眼,对方的面具都是空白的面具,看不出任何的表情。

     徐丁说:“家主大人,这太平一路艰险,请家主大人小心为上。“

     “徐甲徐丁,若是徐家有了什么事,传话给吾即可,记住了,千万不要让梭子看到了。还有,这个乐姬保管好了,不要再齐鲁出现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家主大人。“

     颜徐重新打扮好了,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,满意的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 房间中,又重新归于了平静。

     这个时候,床铺上那本该晕倒的乐姬开了口,声音要来的活泼尖细得多,也是十四五岁的年纪。

     “喂喂,两个白脸人,你们家主都走了,可以让我起来了吧。“那乐姬挪了挪僵硬的身体,看着向前一步的徐甲徐丁道,:“你们可别过来了,我的脖子都痛死了,你如果还想过来,我就喊人了啊。“

     那徐甲徐丁知道轻重,对视了眼,又后退了步,那个乐姬才坐起来,叹了口气说:“真不容易,只是进宫演奏一曲,就晕倒了现在。说吧,你们对本姑娘有什么企图,劫财还是劫色?我告诉你们,我可是知道你们的秘密哦,你们家主大人假扮了我要去太平?没想到太平的帝上竟然喜欢我这款。哎呀,真是可惜,可是进了宫,最多做了通房的丫鬟,也没有什么好玩的。对了,你们怎么不说话?你们动作好像,你们不会是双胞胎吧?你们爹娘生了几个?我听到你们名字叫做徐甲徐丁,你们不会几个兄弟的名字是甲乙丙丁吧?那你是老大和老三了?“那乐姬看来也是个活泼的性子,竟然自言自语的讲了许久,那徐甲徐丁对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,两个已经达到了某种默契,只见徐甲的脚下,突然冒出了一道黑影,沿着床沿,绕过了墙壁,绕到了那乐姬的后方,一个手刀。那个乐姬两眼一翻,又晕倒了。

     徐甲上前一步,抬起了那个乐姬,跟着徐丁对看了一眼,一个影子,两个人瞬间消失在了房间之中。

     刚巧,这个房间的下一刻,被人重新推开了门,打扮上像是一个仆人,搔着头,嘀咕着说:“难不成我听错了?我还以为这个房间有人呢?也对,那小悦姑娘已经被太平的帝上选走了,也是好福气,难为了一个孤儿啊。这窗户又没关。“说完那仆人上前,将房间后头不知道何时打开的窗户又重新关了起来,走了出门,边走边说:“不知道下一个进来的乐姬会是谁呢。“

     说完,合好了门,只听见脚步声哒哒哒的离着房间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 这个房间又重新陷入了安静之中。

     “扣扣扣。银朱姑娘,是我,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。“相同的院落之中,另外一个看起来更加华丽的房间外传来了叩门之声。

     房间中,被唤作银朱的女人正靠在窗户旁,看着窗户外蒙蒙的天空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眼光异常敏锐的看着窗户外港掠过的几道黑影。直到门外传来了叩门声音,人才转过了身子,走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 打开了门后,门外的正是当日驾驶着马车的瘦弱男人。

     “银朱姑娘,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。国主大人决定召见你了。“

     “今日?“

     “对,就是今日。“

     “今日难道不宴请太平的帝上吗?“银朱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 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好像今日罗沙大人要陪着太平的帝上去看港口边的海市吧。国主大人也是抽着空,听闻了银珠姑娘想要求见,才特意挤着空同意了。银朱姑娘,你看,这次我可算是帮上你的忙了。“那瘦弱男人来回的搓着手笑着说。

     银朱姑娘瞄了眼,道:“自然少不了你的好。“

     “多谢银珠姑娘。那我这就给你备上马车?“

     “去吧。“银珠看了那瘦弱男人麻溜地走了出去,合上了门。

     才自言自语道:“看来,果真是她们,没有想到,她竟然用了这个法子。哼,我就不信,我什么都比不上你。“

     就在此时,窗外不知道从哪里砸进来了一个石头,银珠定睛一看,那石头上还绑了一个布条。银珠打开了布条,布条上面只记载了一个地址,石东街十八号。

     银珠合上了布条,顺手放进了火堆中,纱布遮住的脸庞有着难以掩饰的微笑。银朱笑着说:“终于找到了,这次,我看你还怎么赢我!“

     说完,银珠,口中念念有词,从脚上突然幻化出了一个黑影,影子快速的膨胀,直到脱离,最后沿着地面,墙壁,窗户,消失在了房间中。

     正巧,门外也响起了那男人的声音:“银珠姑娘,马车备好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好,我来了。“银珠看着镜子里,穿着露出柔软白皙腰肢的衣服,她满意的微微一笑。这样的容貌,这样的微笑,没有男人能够抵挡得住。除了那太平的帝上之外。而自己的目的,便是让那帝上永远的臣服在自己的脚下。

     为什么,这次银珠会对那太平的帝上如此上心。因为在银珠的心中,这不仅仅是尊严,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齐鲁的港口,这个季节,这个时候,一定是最为热闹的。

     几乎所有的商人都聚集在这个地方,来来往往的客船,商船,船夫,商人都在来来往往的穿梭着。

     似乎随时准备着启程出发,去到那神秘的中幽之国,可以寻些宝贝回来。

     “帝上,这里就是齐鲁的港口,这些来自各地的客商都会在出发前,先在前头的市集进行买卖,别说,还是可以淘到许多宝贝的,帝上要不要去看看?“罗沙对着马车内的龙骧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 龙骧转头问道:“不知道珏妃是否有兴趣?“

     “臣妾,一切都听帝上的。“

     “那就去看看吧,寡人跟爱妃也算是便衣,体察齐鲁的民情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好的,帝上。“罗沙点了点头,身旁的士兵也跟着马车超前走去。

     就在这热闹的集市之中,除了帝上外,那颜徐竟然也在,不过,却是在一个摊位前,那个摊位,竟然坐着一个全身白衣的男人,不仅仅白衣,那头发也赫然是银白色的。

     那个银发男人似乎也预料到了颜徐的到来,上下打量了下,对着面前红色眼眸的颜徐道:“没想到,你还能苟延馋喘的活着呀。徐福!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