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四十六 过去的故事
    “祀天殿?“王玉看着面前那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,配上那微风轻拂之下,细微的铃铛声,周围静默,甚至连人都鲜少到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 “奇怪,我刚刚明明看到那个人跑到这里的?怎么不见了?“王玉抹去了脸上已经干涸的泪水,自言自语,张望了下,发现祀天殿的大门,虽然没有上锁,但都是紧闭的。

     “玉妃娘娘,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“身后寻找着自己的玉娇带着两三个宫女好不容易,才找到了王玉,急忙拉着王玉远离了那祀天殿,道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玉娇?你怎么一副如此害怕的表情。“王玉问道。

     那玉娇拉过了王玉,小声的说:“娘娘啊,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祀天殿,说是占卜和预知未来的地方,私底下,没有一个宫人愿意来这里,都说这里,闹鬼!之前那小皇后,不也是被克死了?“

     “克死?“王玉有些茫然,虽然祀天殿,也是多少听过一点的,可是说祀天殿克死人,这个确实很奇怪。

     “娘娘,你没听过颜氏?那颜氏不都掌管着祀天殿,可是没有一个活得长久的。所以大家都传,这个祀天殿是不详的地方,娘娘以后你少来。“玉娇说着,边带着王玉,离开了祀天殿的周围。

     玉娇边走,还边挥着手,挥舞着空气,似乎想要挥去一些不详的运气一般。

     “娘娘,你这才刚当上娘娘,可别就坏了运气,让你姐姐看了笑话。“

     “玉娇,姐姐说的只是气话。“

     “是是是,娘娘说的都对,早点回去吧。“

     “嗯。“

     王玉一行人渐行渐远,祀天殿的转角转出了一个人影,那个人影赫然就是银珠,那银珠看着王玉的背影,还有那威严却荒废了许久的祀天殿,眼睛眯了眯。

     她身后原本宁静的影子却突然动了动,银珠的身体未动,眼神却露出了惊讶和防备。从影子中传来了一声陌生的声音:“别忘了,帝君交待的事情。“

     “放心,我记得的。就是没想到,帝君竟然找了你来。“银珠低低地说。

     “哼,你们这群后辈,一个比一个靠不住,帝君自然就请来了吾。“

     “鬼叔,请你禀告帝上,帝上的吩咐,清若自然会记在心里。不会耽误帝上的期望。“

     “哼,但愿如此?不过徐家留下的美貌,竟然还勾引不到那太平的帝上,果真一代不如了一代,怪不得那返祖血脉之力,选择的不是你。“说完,那影子突然动了移动,又归于了宁静。

     银珠这才活动了自己的身子,眼睛恶狠狠的瞪了瞪那祀天殿,咬牙切齿的说:“属于我的东西,我一定会拿回来。“说完转身离开了祀天殿。

     太安殿中,龙骧正坐在龙椅上,他的面前摆放的是各个司府所递上来的折子。

     空气中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,不过那龙骧却突然挑动了下眉毛,身后的王喜走下了台阶,对着伺候的小太监们挥了手。那些小太监们弯着腰,后退的退到了太安殿的大门口,太安殿的大门缓缓的关了起来。太安殿中,只剩下了王喜还有龙骧两人。

     王喜小心的回到了龙骧的身后,才走到了位置上,原本空寂的太安殿,莫名的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“乌玉,调查得如何?“龙骧头也没有抬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回帝上,那个人,确实是在不久前才到的齐鲁,至于从何而来,都没有任何的线索。“

     “那西玄那边呢?“

     “听说西玄的帝君,派人,也去了中幽。白犀正在齐鲁监视着。不过最近中幽海市,进入的人口数量实在不少,梭子有限,所以。“

     “中幽?“龙骧听到了这两个字,才缓缓的抬起了头。龙骧身体往后靠去,靠在了背椅上,淡定的说“看来,帝君要不是想找什么,就是想请来些什么人。“

     “帝上,我们该不该。“

     “不用,西玄要等的契机,永远是太平这里的纰漏。最近,给寡人多调派些人手,放到太平和抚州,寡人要知道所有朝臣的动向,包括他们去了哪里,娶了几房小妾。“

     “是帝上。“说完,那乌玉再次消失在了太安殿中,就如同从未出现过一样。龙骧的动作依旧保持着,靠在了椅背上。头轻轻的仰着头。

     “帝上,还是休息吧。“身旁的王喜在一阵静谧之后,轻轻的走到了龙骧的身后,小心的说。

     “寡人倒也想休息啊,不过,西玄的脚步渐渐的靠近了,寡人,怎能休息。“龙骧的目光,不小心的触及到了天花板上鲜艳的图画。不自觉的说道:“王喜,你说,为何太安殿头顶的图案每一个帝上登记,都要重刷一次?“

     王喜斜着头,看着屋顶,思考了下,小声的说:“也许是想让太平的新帝,不能忘记历史吧。“

     龙骧歪着头,仔细的看着那屋顶上的图案,道:“你说这图案上画的,到底是什么?是从康玄王朝脱离,建立的北康王朝的故事,还是北康王朝改号太平的故事?“

     “这个,应该是太平的故事吧,记得太平的时候,颜氏已经为女子传承。“

     “那北康的时候呢?“

     “北康的时候,颜氏的家主,听说,是个男子,原本是徐家的返祖之一,而后,才改名为颜徐。“王喜道。

     “也许,那画上的颜氏家主,是个男子呢?“

     “这,小的不知了。“王喜有些尴尬的说。

     “也许,这个图案,是让帝王,永远不要忘记,北康王朝,是如何建立的历史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说的是。“

     王喜过了一会儿,接着问:“那么帝上,今日,要让哪位娘娘侍寝?“

     “去,颜妃娘娘那儿吧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