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五十二 识破
    刚过了花园,那玉春凑到了坐在撵车上王珏,小声的说:“娘娘,您真的要去颜妃那里吗?“

     王珏朝着旁边的玉春看了一眼,道:“那还有假?本宫怎么也算是后宫中最大品级的妃嫔,去看望下刚来到太平的妃子,顺便教教她什么是太平的规矩,有什么不妥的吗?“

     “这个,会不会太。“玉春的心中还是有所顾虑。

     “会什么?难道不应该吗?你就静静呆着就好了。“王珏道。

     “是的,娘娘。“

     王珏对玉春的回答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却丝毫没有注意到,在撵车之下,那阳光的阴影处,似乎有着一块黑影,跟随着王珏的撵车,慢慢地前进着。

     鸾凤宫内,齐颜正趴在软榻上,小花走进来,对着齐颜道:“娘娘,你可别再躺了,你的身上都快要长青苔了。“

     齐颜嘟着嘴巴,这个时候不由得露出了之前没有的小随性,道:“长青苔多好,难得清净,若是能一直这般,什么都不想,该多好。“

     “娘娘,你说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“齐颜疲惫的摇了摇头,道。

     “娘娘,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“

     “我只是在难过?“

     “难过什么?“小花满脸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 “小花。“齐颜突然抬起了头,坐了起来,严肃而认真的问道:“不是说脱光了衣服在一起睡觉,就能生孩子吗?最近,我一有时间,就跑了茅房,为何还没有孩子出来呢?“

     小花一脸错愕,结结巴巴的说:“娘娘,怀孕,怎么,也要个十月怀胎,哪能上次茅房就出来呢?“

     齐颜一脸不可置信地说:“那么久?那要如何怀?肚子会大吗?会痛吗?会?“

     齐颜话还没有问完,小花的脸越来越红,越来越红,到最后,似乎忍不住了,大叫了一声:“娘娘,奴婢也不知道。“喊完,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齐颜歪着脑袋看着小花跑出去的背影,喃喃自语:“她是在害羞吗?“

     可惜,那小花也没有开心太久,因为还没有跑出宫殿,就听见外头传来的声音:“珏嫔娘娘到。“

     “参见珏嫔娘娘。“齐颜和小花一点都没有想到王珏会突然到来。

     “颜妃妹妹,可别如此客气。“王珏看见了齐颜,顿时又露出了另外一副面孔。脸上堆满了笑容,可是这个笑容却是充满了虚假。王珏伸手虚扶了齐颜一下,道:“颜妃妹妹被帝上册立了妃子,也算是正式的进入了后宫。今后啊,这太平后宫的规矩,妹妹,可不能松懈了。“

     齐颜微微笑着,看着王珏,道:“珏嫔说的是,今后太平的规矩,颜妃,自然要学习。“

 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“王珏微微一笑,便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,四处打量了下,道:“妹妹,刚分到这鸾凤宫,是否有何不妥?瞧这宫殿也是无人已久,多少有些积尘,若是有何需要,便跟姐姐说。“

     小花年龄并不大,又是第一次成为这随行女官,面对嫔妃的威严,自然有些胆怯。手端着茶杯,正小心翼翼地前进着,朝着王珏座位边上走去。

     齐颜低头,却发现了正从门外走进来的小花有些怪异,低头一看,发现她的影子竟然是黑色的一团。齐颜皱了皱眉头,自然发现了异样,那小花就如同被控制一般,身子颤抖地向前走去,不同往日,手似乎也总不能很好的端着茶杯。

     只见她正合在腹前的双手微微一动,食指轻轻一扬,从自己脚底的黑影如同一根细线一样,伸到了小花的影子中。

     只见小花一顿,双手努力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杯子。那黑影受到了突如其来的袭击,没有想到,竟然一下子窜了出去。也许是身子突然轻了下,小花竟然觉得无法掌控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 那茶杯竟然端着就往前头才刚说完话的王珏身上洒去。

     齐颜手指再一挥,自己的黑线拉住了影子小花的动作,那小花的动作竟然也不受控制的,跟着影子作出了同样的动作,快速地接住了那差点打翻的茶杯,虽然洒出了几点,所幸没有洒到王珏的身上。

     “大胆。“王珏不悦地喊道。

     小花自然也知道闯祸了,放下了杯子,急忙扑通一声跪下,道:“珏嫔娘娘,奴婢,奴婢一时大意,请珏嫔娘娘恕罪。“

     小花这一跪,这句话似乎含有请罪之意,听在了王珏的耳朵里,好像就变成了反抗。王珏的脸色变了一变,刚想开口,那齐颜就抢先了一步,斥责道:“如何能跟珏嫔娘娘如此讲话,太无理了。请珏嫔娘娘恕罪,颜妃管教不严。“齐颜低了低头,对着王珏道。

 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抢话,倒是让王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 只能停顿了下,继续道:“身为随行女官,连端茶送水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颜妃妹妹还是要好好管教一番的。“

     “姐姐的话,颜妃记得了。“齐颜微微的点头,

     “其实今日本宫过来,也没有什么事情。下月初八乃是帝上的诞辰,也是太平的庆典之日,更是举国同庆,身为帝上的嫔妃,每个人都要参加,颜妃毕竟不熟太平的规矩,姐姐特意让人取来了太平后宫的规矩,让妹妹熟悉熟悉。“

     “那就多谢珏嫔娘娘。“齐颜微微的抬起了头,手又微微的勾了勾,那黑影以肉眼不及的速度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 没多久,王珏便无趣的回了宫,原本是想给齐颜一个下马威,但后来发生的事情,似乎也让整件事情蒙上了一点污点。

     倒是鸾凤宫不远处的一个大树身后,一个黑影在大树的阴影之下,慢慢的凝结成了一个人影,那个人影披着黑色的斗篷,背微微的拱着,如同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一样。只见他目光凝视着那鸾凤宫,自言自语道:“怪不得。哼。“

     正巧王珏的撵车缓缓地朝着这个方向走来,在经过那个大树的同时,那个黑影就如同灰尘一般,随着微风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 “玉春,你在看什么呢?“

     “珏嫔娘娘,刚才奴婢好想看到了一个人,许是看错了。“

     “那便继续走吧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玉春点了点头,身后的撵车继续跟着玉春的步伐,缓缓地动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