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四十七 实在想不出名字了
    当龙骧的撵车缓缓的到达了鸾凤宫的面前,龙骧在王喜的牵引下下了马车,身后的骏马拉着撵车缓缓的离开了,龙骧负手而立,微风轻轻的吹过,那扬起的青丝如同初春的柳条,随着清风而过,带起的清香幽幽的闯进了龙骧的鼻子。

     龙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王喜也识趣的离开了老远。鸾凤宫的门前,只剩下了龙骧,还有那仰着头,偏着脸,发着呆的少女。两条小腿正在随心的晃悠着。

     龙骧的嘴角拉着笑容,这个场景,让龙骧不由得想到第一次见面的情景。那个时候也是春天,不同的是,那个时候的龙骧还只是刚登基,什么都不懂的帝王,那个时候的她,也只是八九岁的小皇后而已。

     龙骧大步上前,他努力提着自己的脚步,慢慢的靠近了那个石桌子。

     颜徐正看着天空发着呆,只觉得自己的侧面,似乎有着什么高大的投影笼罩着自己,她一个转头,便对上了龙骧的眯着的,啜着温暖的笑容。

     颜徐脸不自觉的微微红着,她也露着微笑,这次的笑容,终于能够敞开着,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他的面前。是的,以前戴着面具的颜徐已经不在了,现在,在他面前的,是齐颜。

     “颜妃,在这里做什么?“龙骧微微笑着。

     “颜妃?“

     “是的,颜妃,你要记住,太平的皇后已经死了,这个世界上,再没有颜徐了。“龙骧笑着。

     是的,齐颜,从今天往后,自己的名字,叫做齐颜,而不是颜徐了。齐颜微微的笑着说:“帝上,臣妾在想,帝上的愿望,是什么?“

     龙骧的眼神一凝,侧身,坐在了齐颜的身旁,仰头,看着齐颜的头顶,还有那片更高的苍穹。

     龙骧道:“寡人的愿望,一直没有变。那就是太平,永远的昌盛太平,如此,重要的人才会永远呆在自己的身边。“

     “帝上,果真,是个明君。“

     “明君?哈哈,寡人也不想,若是有了旁的兄弟,寡人断不会想要坐在这个龙椅之上。“

     “也许,先帝也是如此想的。“齐颜道。

     “也许吧。不过,颜妃是想一个晚上都坐在这里石凳上看星星?“龙骧扬了扬眉头道。

     “难不成帝上又想脱光衣服睡觉?“齐颜歪着脑袋问。“那臣妾能早点生孩子吗?“

     “额,这个。“龙骧有些无奈的笑着,道:“这个,还是待到你成年了生,好点吧。“

     “那还要两年呢。那帝上就去别的妃子那里,两年后才来臣妾这里吧。“齐颜摆过了头,继续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 龙骧在一旁无奈的看着。

     唉,第一次见到有人,把自己往外推。两年,自己已经等了五年,如何还会等待两年?就算等了,也恨不得天天见到。

     龙骧一把将面前仅仅到了自己下巴的齐颜给抱了起来,麻利的往着宫殿走去。颜徐,不,是齐颜,她的嘴角拉着得逞的笑容,小手勾着龙骧的脖颈,看着龙骧。

     大步的向前,让宫殿里正在整理的宫女们,各个惶恐的低着头,快步走出了宫殿。

     龙骧看着怀里的得逞的笑容,道:“你为何不告诉寡人,宫殿海没有整理好?“

     “帝上没问呀。“齐颜歪着脑袋,一脸无辜的说。

     “那至少,床铺整理好了。“龙骧嘴角拉起了罕见,邪魅的笑容,一步跨进了内帐之中。一个挥手,身后的帘帐被拉了下来,齐颜也被温柔的放在了床铺之上。

     齐颜微笑的看着面前的龙骧。

     “害怕吗?“龙翔温柔的问着。

     “害怕?不是要等两年后?“

     “哈哈哈,听到你如此平静,寡人倒真的要害怕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帝上可以忍的。“

 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“

     龙骧挑了挑眉头,他可以忍,却也可以吻。想到这里,头毫不客气的凑了下去,他的鼻息在齐颜的鼻子前环绕着。他吸入的气味也都是齐颜的味道,他迷恋的保持着这样的距离,听着近在迟尺,因为紧张而加剧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 鬼知道,他等了这一刻,等了多久!

     芳华宫。

     王珏正不得劲的躺在榻上,她问着身旁的玉春。

     “现在的时辰,帝上应该也离开了太安殿了。你可知道,帝上今日去了哪个妃子那里?“

     玉春想了想,道:“听说,是去了颜妃娘娘那里。“

     “颜妃?就是那个从齐鲁来的那个妃子?“王珏的眼神流转了下。

     似乎今日才突然想起了还有这个人的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 “是的,娘娘,昨日,同玉妃娘娘,一起封了妃子。“玉春道。

     “是吗?昨天,本宫都没有注意,那个颜妃名字叫做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因为认了齐鲁国主为干哥哥,所以也跟着姓齐,单名一个颜。“

     玉春说完,那王珏的心中,竟然也有了奇怪的感觉,颜?“什么颜?“

     “颜?嗯,就是颜色的颜。“玉春倒没有想得太多。

     “跟那颜氏一个名字?“

     “是同一个字。“

     王珏越想越不得劲,这颜徐皇后,才刚死了五年,如今有多了什么颜妃。还不算上那王玉来掺乎。

     王珏深深吸了口气,缓缓地吐了出来,道:“对了那齐鲁不是还跟了一个人?叫什么来着?“

     “娘娘是说银珠姑娘吧。“玉春伸手换了杯热茶,道:“昨日圣旨上,帝上一起封了,不过为下妃。“

     “你说帝上也真是奇怪,那银珠怎么看都比那齐颜好看,为何选了一个十四来岁的相貌平凡的女人?“王珏忍不住嘀咕着。

     那玉春笑着说:“娘娘,这银珠再好看,能有娘娘好看吗?也许帝上只是想让别的朝臣安心罢了。这皇后啊,终归是娘娘的。“

     “本宫,怕的是子嗣。“

     “娘娘,这历来的皇后,也有没有子嗣,北康时期,都有王氏的皇后,抚养了别的妃子的孩子,最后登基的事情。娘娘怕什么呢?“

     “也是,这叔父也跟我提过,说北康也有帝上特意不让皇后有子嗣,怕的,就是紊乱朝纲。那明成太君,就是北康的开国帝王的皇后,王氏,便是如此。王氏贤良,也终生未有生孕。“

     “这不就是了吗?说不定,娘娘还能比得上那王氏呢。“

     “就你嘴甜。“

     王珏被玉春如此一说,心情倒是好了大半。

     “对了娘娘,王老递了拜帖。“

     “哦,什么时候?“

     “不久前。娘娘是见不见?“

     “叔父?定是为了王玉的事情来的。见吧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