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六十四章 常子君的报复(一)
    抚州的镇府司衙中,王亮和王仪听到了叫声之后,立马跑出了房间,来到了院落之中,只看见四周空荡无人。那王亮松了口气,转头看着屋檐上坐着的少女,道:“阿朵姑娘,你说什么来了,你可别吓我,我王亮承认我胆子小。“

     阿朵抬头看着天空,小腿儿一晃一晃的,说:“它又走了。“

     王亮耸了耸鼻子,凑到了王仪的身边,小声的说:“先生,你说这个阿朵姑娘,不会是有病吧,瞧着坐在屋顶上也快一天了。“

     “说起有病,没有人比得过你,况且当初留下她,你也有份。“王仪道。

     王亮摸了摸鼻子,知道先生是不会偏袒自己,只得往回走,赶着把冰糖葫芦送给小月儿。

     这个时候阿朵在屋檐上又问了句:“你今天,是不是跟它对视了?“

     王亮停住了脚步,他的眼睛瞪得大圆,转过头,吃惊地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“

     “因为那个东西,只有跟你对视,才会过来找你。“阿朵云淡风轻的说。

     “你是说,它,还会过来?找我?“王亮带着恐惧,问。

     阿朵低下了看着天空的头,看着王亮,微笑的说:“对,它还会来的。“

     王仪点了点头:“那就好办。“

     “什么好办?“王亮看着王仪,幽怨的道:“先生,你该不会,是想。“

     “没错,只有这样,才能救你。“王仪点了点头,十分严肃的说。

     “我不要,先生你竟然想把我当做试验品,我才不要。“王亮摇着头,不由得加快了步子,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 “我不会勉强你的,但是如果那个东西,还来找你的话。“王仪的话慢悠悠的在王亮的背后响起,每响起一句话,王亮的步子便放慢了一份。

     “比如,在你独自一个人上茅厕的时候。“

     “比如,你自己一个人洗澡的时候。“

     “比如,你自己一个人睡觉的时候。“

     当王仪说到最后一个,王亮竟然开始往后退,抱着冰糖葫芦,看着王仪,十分严肃的说:“先生,我决定牺牲我一个人,造福整个抚州城,说吧什么时候开始,择日不如撞日,不如就今天晚上吧。“

     “你不是拒绝吗?“

     “我是为了抚州的失踪百姓,也是希望先生能够尽快破案。所以,我决定,从今天开始,跟先生一起上茅厕,一起洗澡,一起睡觉。“

 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。滚。“

     “先生,先生别走啊,赶紧用我的肉体来引出那个东西吧,先生。“

     天已经完全变的暗淡了,啪,天空中忽而绽放了美丽的烟火,阿朵微笑的看着那天空中盛开的花火,听着楼下偶尔传来的斗嘴声,突然,阿朵心中升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,这种感觉,似乎,还不错。

     阿朵不由得拿出了戴在脖颈上,那完整的玉佩,对着天空,喃喃自语:“爹爹,看,我找到他了。“

     天空中蓦然无声,只有那远处花火的绽放之声,还有那微风。

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天还微微亮着,房间内,龙骧早已着装完整,而乌玉则在耳边,悄声汇报着什么。

     龙骧严肃的点了点头道:“你是说,抚州有失踪人口,而这人口就被做成了异物?“

 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,最近一个失踪的,是一个武师,最后出没的地方,就在寻芳楼。这是那个人的画像“乌玉从怀中取出了一小张卷起的图画,龙骧打开一看,就身形面容,多少竟然与那晚的那个异物,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 “你是怎么查到失踪案的?“龙骧合起了画像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帝,公子,让我们的人跟着王仪等人,其中昨日,王仪的书童在贫民区遇到了异物,幸亏我们的人引开了,王仪的书童能够安然回到镇府,所以我们就顺着这个线摸下去,发现,果真有人失踪。“乌玉道。

     “若这件事情,真的如我们所预料的话,应该还会有下一个,你让人给王仪送个信,把这个武师调查的信息都交予王仪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

     “你下去吧,看来,我们得找个时间,也去一趟寻芳楼了。抚州的这潭水,是越来越浑浊了。“龙骧能够感觉到,抚州的这几个事情,都是相互交叉,相互关联,要想解决抚州的事情,只得一一击破。在安阳城还没有人发现的时间内。

 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该唤颜徐起来吃饭了。龙骧放弃了思考,心中只想得到颜徐的事儿,对于自己的转变,龙骧并不排斥,甚至,有些开心。

     龙骧叫醒了双眼放空的颜徐,用过了店家送进来的早点后,龙骧将熬好的药放在了颜徐的面前,微笑的一个伸手,抓住了刚想逃走的颜徐,道:“这个是温补的药,今日,一定要吃了。“

     颜徐嘟着嘴巴看着那熬成黑色,上头还泛着油光的药汁,抬头,睁着无辜的大眼睛,可怜兮兮的看着龙骧,龙骧可不吃这套,微笑的将药汁端到了颜徐的面前。

     正巧这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,并且传来了常子君的声音:“徐公子,是我。“

     颜徐发誓,唯有这一刻,自己对常子君是没有那么反感的。

     龙骧站起了身子,打开了门,常子君礼貌的福了身子,道:“徐公子,昨日之事,实在是对不起徐姑娘,我最怕虫子了,一下子,就失了态。“

     “若常姑娘是为了昨日之事,那不用介怀,常姑娘能帮忙徐某已经感激不尽了。“龙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常子君却一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向里面张望了下,说:“那徐姑娘的病不知道有没有好点。“

     “应该好点了,若是喝了药,在休息下,估计也差不多了。常姑娘还有事儿?“龙骧很明显,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 常姑娘自然听得出来,只得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 龙骧心中挂念着颜徐,便只是合起了门,大步走进了房间,就看见颜徐正从桌上端着那碗药,小心翼翼地朝着那窗边走去。

     龙骧不禁莞尔,两个大步走到了颜徐的身后,伸手一抬,将那颜徐手中的药抬了一起,又一手一捞,将颜徐整个人也捞到了怀里来,朝着桌子走去。

     任凭着颜徐小短腿四处挥舞着,却是一点用都没有。龙骧干脆将颜徐抱进了自己的怀里,环住了颜徐,将药递进了颜徐的嘴巴前。

     那门外的常子君转身刚离开,听见了房间内的动静,回头正巧瞧着龙骧房间门并未合紧,俨然露出了一条缝儿,好奇不已,凑着缝儿,瞧起了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 颜徐正嘟着嘴巴对着门,一个抬眼,看见了门外偷看着的常子君,心中一转,对着龙骧说:“若喝了,是不是可以满足一个愿望?“

     龙骧点了点头,道:“可以。只要你喝了这碗药。“

     听了这话,颜徐伸手一个咕噜,勇敢的将那黑色的药汁喝个精光,五官紧紧拧着。

     龙骧赞许的点了点颜徐的小鼻子道:“真勇敢,说,你想要什么愿望。“

     只见颜徐嘟着嘴巴,小巧的嘴唇上还泛着药汁的油光,道:“要亲亲。“

     龙骧一愣,没想到颜徐的愿望竟然是这个,看着那嘟起的小嘴巴,龙骧不自禁的莞尔,不知道为何脑袋一热,竟然凑了上去,所幸,在即将碰触的那一刻,龙骧停下了,他的拳头撰得紧紧的,他深深的呼吸了口气,他鼻尖都充满了颜徐身上香甜的味道,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。于是他改了方向轻轻的碰触了那个柔软的脸颊。

     颜徐的脸上瞬间扬起了花,示威一样的仰着小脑袋,却让门外偷看的常子君,恨的牙齿咯吱咯吱的发着声音。

     常子君,如此骄傲的人,将一切都看在眼里,她,自然咽不下这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