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五十七集 墨客亭
    常子君可是欢喜的很,毕竟今日是第一次跟这个心仪的徐公子单独来到这个墨客亭中。

     常子君欢喜的道:“徐公子,若是也喜好文,待伙我可以为徐公子引荐一些当地的文人。“

     “那就有劳常小姐了。“龙骧收回了打量着墨客亭环境的眼光,对着常子君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 其实龙骧多少还是有些新鲜,毕竟自己二十二岁的年头,都是在皇宫之中,最多也没有出过安阳城,今日,算是第一次见识到抚州这样的地儿。

     常子君将龙骧引到了某个鲜少人的亭子中,龙骧也自得其乐的,坐在湖水之旁,看着不远的对岸的亭子里,人们正在高声阔谈,看着那些人,其中一个人,便有之前经过之处,那吸引自己目光的白衣女子。

     龙骧的视线在四处游走着,感叹这墨客亭的建筑竟然硬生生的笼了半个湖水,沿着湖水四周,偶尔也有墨客亭的船只照着纱布,在湖中轻浮的摇摆着。

     待到赞许的视线回到对岸的时候,龙骧发现,自己竟然与那戴着面具的少女,四目相对。或者说是那白衣少女也发现了龙骧的存在,直至等到他视线相对。

     龙骧略微的惊讶,但依旧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,算是示意。可没想到,那白衣少女,却是径直起身,身后跟着一个丫鬟,两个人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对岸的亭子中。

     龙骧倒也没有在意,可是令龙骧没有想到的是,那个白衣女子,竟然走进了自己的亭子中,龙骧左右环顾,这亭子中,确实只有自己一个人,那女子找的也没有旁人了吧。

     龙骧啜着客气的笑容,起身,拱手,却等着对方的开口。

     “公子,是第一次来此地?“那白衣女子,略带着凉意的声音倒是跟着初雪融化的味道多少有些像,跟颜徐的声音虽然不同,却也是同样清冷的。想到此处,龙骧不由的放柔了点声音道:“是啊,蒙得一朋友的好意,才来到了这地方。今日一看,果然是高雅之地。“

     “是高雅,却不能脱俗。“那女子开口道也直接。

     龙骧笑着说:“脱俗这种事情如同清风明月一样,各自定论也不同。“

     “公子说的是,这种就如同每个人心中所想一般,贫穷之人,只盼望着下一顿温饱而已,这虽没错,在有钱人眼里,多少还是简单了点。“白衣少女笑道。

     龙骧算是听出来了,这少女是在讽刺着墨客亭只是有钱人故作风雅之举。看来这少女能过去也是不堪回首,如今能够随意进出这墨客亭,还有那么多人围绕身边,如今的身份,怕是不同了吧。

     龙骧微笑道:“温饱一顿,也不是什么简单的愿望,我唯愿天下人太平之内,能够所有人都温饱无患。如此想来,我的愿望,只怕,也是不入这墨客亭的法眼了。“

     白衣少女抬起头,看了看面前微笑的龙骧,龙骧长得比起龙贤的阴冷,更偏向于颜氏的面容,尤其是他的微笑,在阳光下,显得更加的温暖,有种春风十里的味道。

     白衣少女不由得多看了一眼,目光中也带着赞赏之意,道:“没想到公子,竟然有报国之情,既有报国之情,为何不当官。“

     “哈哈,姑娘说笑了,当官哪有这么容易,就算参加了科考,也需要层层交递而上,司吏府,再是帝上,没有那么容易。“龙骧大笑几声,对于官来说,自己十岁开始,就已然精通了各个程序。

     那白衣少女倒是没有多说什么,反而轻声问道:“对于公子来说,何为国?何为民?“

     “国?国,就是大家,民,就是你,和我。小家和大家,总是互相依托。国为民所依,民为国所托。“龙骧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那么对于公子来说,哪个更加重要?“

     “记得我爹曾经说过,对于每个帝王来说,总有为之存在的国理,有些帝王为了权,有些帝王为了钱,就如同每个人一样,有些人所求的无非是金钱,有些人,是为权。不同的人,所求之物不同,每日也不同。姑娘这话,我要如何回答呢?我只能说,也许今天我觉得钱重要,明天觉得另外一个东西重要吧。“若是猜到龙骧身份的人突然如此问,龙骧会觉得这个问题,像是旁敲侧击着什么。但这个白衣女子,最多只能算萍水相逢,龙骧不相信这话会含着什么深意。便说出了真心话。

     “看来公子,自己也并不清楚,此时,你要的是什么。“白衣少女倒是直接。

     龙骧不由得微微一愣,随即略带着尴尬的笑道:“也许是吧,我,尚且不清楚,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。“

     此时亭子外常子君竟然带了几个穿着考究的年轻人走了进来,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,一声熟悉的女声响了起来:“徐公子在说什么,什么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?“

     话音刚落,人才出现在了亭子内,一转身,看见了那白衣少女,脸上不由得惊讶了些许,龙骧将那些人惊讶的眼光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 说来也算凑巧,一个下人打扮的人,跑了进来,看见白衣少女,才松了口气道:“徐姑娘,可让奴才好找,叶大人找你呢。“

     白衣少女点了点头,对着下人说:“我马上去。“

     说完起身,对着龙骧点了点头,算是示意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 待到那白衣少女离开后,常子君身后的其中一个年轻男人道:“公子,你竟然认识徐清若?“

     常子君也向龙骧投向了疑惑的目光,龙骧才反应,原来那少女名字是徐清若,这徐清若三个字,龙骧也并不陌生,似乎是抚州一切事情的关联点,没有想到的是,龙骧竟然这么早就接触到了徐清若。

     常子君疑惑的问:“徐公子,认识徐清若?“

     “你们该不会是亲戚吧,都姓徐。“那个年轻人脸上的表情并不友善,但是也有着浅浅的羡慕之情。

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,太平徐也算是大姓了,徐公子是从安阳城来的。“常子君呵斥道。

     也许是常子君的名气,让那年轻人并不开口,倒是身旁较为年长的男人开了口:“徐公子,不要见怪,我家小弟说话鲁莽。“

     “不会。“龙骧感觉到了,徐清若似乎是很重要的人,但这些人,似乎都不怎么瞧得起她。

     “徐公子不要见怪,那徐清若是寻芳阁出来的,虽然与叶大人走的近,也有些才气,但多少都是不太妥当的身世。“常子君意思很明白,在她眼里,徐清若是个出身不好的人。

     龙骧看着常子君眉眼间瞧不上的目光,点了点头道:“我与那徐姑娘今日是第一次见,她也是偶然进入亭子。跟我畅谈了一番。“龙骧倒是不偏不倚地说。

     那较为年长的人笑着说:“我听常小姐说,徐公子,想要当朝为官,却找不到法子,若是徐公子真的想要当官,徐清若,徐姑娘,应该能帮的上忙。其他的我也不甚清楚。“

     “多谢公子。“龙骧心中想道,看来这抚州涉及的果真是买官卖官的事情,不过那些异物,跟抚州的买卖官位又有什么关系?与徐清若,还有那叶大人,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 这抚州买卖官员,那司吏抚又有没有人知道?一切的疑问,在龙骧的脑海里徘徊着。

     那常子君微笑着,坐在了龙骧的身旁,想要跟面前的龙骧说些什么,可这时,外面似乎传来了喧闹之声,外面的人,都诧异的,惊讶的纷纷的围着亭子,指着上面议论纷纷,还有几个看似护院打扮的人也手拿着棍子,一筹莫展的看着上方。

     就这骚动也让龙骧注意道,身旁那年轻人一看也是好事的人,拔腿就跑了出去。见着龙骧站起来,那常子君也只能笑着道:“这里也时不时会有人闹事。徐公子别见外“

     龙骧看了看瞬间无人的亭子,笑着道:“见外倒不会,常小姐若是在意,何不出去看看?“

     刚踏出亭子的龙骧算是最后一个到达的人,周围早就笼了满满的人群,但是谁都不愿意再向前一步,只在亭子的周围,围成了一个似乎商量好的圆。

     龙骧抬眼看去,那微微吹起的风儿环绕在亭子的顶上,带起了一片如同绸缎一般的青丝。

     那背影,正巧微微的侧着的脸,眼睛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 龙骧一个抬头,仅仅一个眼神,就唤起了两个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 只见那飞扬的屋檐之上,那个单薄的女孩,在春风之中,未绑起的青丝随风而动,她就这样微笑的看着龙骧的方向。

     一踏步,龙骧毫不犹豫的踏出了那规整的圆圈之内,双手微微的张开。

     此时的龙骧的眼角能够看见那周围微微落下的叶子,看见这个动作,那屋檐上的女孩,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,纵身而下,双手张开,如同春天的精灵一般,降临进了龙骧的怀里,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龙骧心头闪过了这样的念头,似乎颜徐,总能在任何时候第一眼就找到他,那也许是因为,颜徐的眼神,总在他的身上,追随着他,这样的眼神,会放在自己身上,一辈子吗?

     在周围所有人的惊呼之中,龙骧稳稳的抱住了颜徐那柔软的身躯。一直呆在颜徐身后的白发少年也落在了地上,道:“公子恕罪,小姐一醒来便吵着要找公子。“

     吵?龙骧有些疑惑的看着怀里的颜徐,颜徐瞪着大的眼睛,龙骧在想,颜徐的吵应该就是这般无声的抗议吧,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 身旁的常子君也一脸诧异,嘴巴很久才合了上,最后略带着苦涩道:“徐公子,令妹还好吧。“

     龙骧抱着怀里的颜徐笑容满满的溢出道:“还好,估计是害怕了,才来找我,失礼了,我先告辞了。“

     常子君看着怀里那搂着龙骧,恨恨盯着自己的颜徐道:“不会,徐公子,请吧。“

     看着龙骧毫不犹豫的带着那颜徐还有白发少年离开的背影,心中总觉得,那颜徐和龙骧的关系,似乎不仅仅是兄妹如此简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