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六十章 南临阿朵
    王仪看了看那些个一动不动的人,他朗声道:“多谢姑娘相救。“

     站在一旁的王亮有些个摸不着头脑,直到身后蓦然响起了叮叮叮的声音,王亮循着声音看去,才发现竹林的某个地方,站着一个少女,少女的手边还跟着一只毛驴。

     这个场景,似乎有些熟悉,王亮摸着脑袋,想了半天,直到王仪开了口,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 王仪道:“姑娘,安阳城一别,今日,却要多谢姑娘相救了。“

     王亮虽然想起来了那个少女是之前安阳城见到的少女,却仍旧没有太懂,王仪为什么要谢她,毕竟,那个少女离这还有二十来步的距离呢。

     王亮抵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又顾虑自己的自尊心,于是决定,悄声问道:“先生,为什么要感谢那个姑娘?难不成是那个姑娘把这些个杀手定住的?“

     “当然,难不成是你的弹指神功?“王仪轻视的看了看王亮,王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呵呵道:“可是那姑娘离我们贼远,她难不成会弹指神功不成?“

     王仪指了指底下的影子,春天的午后,日头晒得正好,王仪和王亮的影子斜斜的挂在了自己的脚边。

     王亮来回看了看,没发现什么不同,突然,王亮的眼睛睁得老大,因为,他看见那些黑衣人杀手的影子,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连成了一片,一条细细的黑线,一直连接到了那个姑娘的脚下。

     王亮忍不住朝着自己张大的嘴巴里面塞进了自己的拳头,指了指那个黑影,王仪却不慌不忙的说:“这个,并不是操控影子,若是我没猜错的话,这个黑色的影子,应该是虫,蛊虫。“说完,王仪伸手捡起了一个石头,朝着那个黑影里面砸去。

     只见那个小石子,并没有预期的那般,落在地面上,而是掉落在黑影上,又接着滚动了起来,直到滚出了黑影的范围。

     这种违反常理的场景,让王亮终于相信了,里面的黑影,并不是影子。

     “这种操纵蛊虫的能力,该是南临,留侯世家的阴阳谋士,阴术士才会的吧。“王仪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 “叮叮叮。“铃铛声不自觉的再十来步的距离外响起,等到王亮抬起头,发现那名少女,已经在不远的地方,五步的距离内。那少女歪着脑袋,天真的说:“你看得见它们?“

     王仪面对如此近距离女性,似乎有些不太适应,结巴了下,还未说什么,王亮倒是皱着眉头说:“我也看得见,为什么看不见,不就是黑影吗?“

     “我是说,虫子。“那个少女摇着脑袋,看着王仪。

     王仪低头仔细的看了看黑影,确实,在他的眼里,是能够看见,那一只只,密密麻麻的虫子,所以他在遇袭的时候,并没有王亮如此恐慌。

     王亮听了这话,有些奇怪,努力仔细的看了看黑影,他只能看到影子,其余的额什么都看不到,于是,他试着将手指伸进了黑影中,拨开了一道口子,你见过影子中,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痕吗?

     的确,手感上,如同沙子一般,能够感觉到,是可以移动的,但是移动的代价是,那被定住的大汉突然向前走了一大步,手中的大刀也硬生生的停在了王亮的脑门上。这个举动把王亮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 王仪摇了摇头,对着面前的少女说:“王某多谢姑娘,来日必当相报,不知道,姑娘的名字是。“

     那个少女歪着脑袋,笑着说:“我叫阿朵。“

     “阿朵姑娘,很好听的名字,如果来日有事情,就拿着这个玉佩,到镇府司衙来找我,我必定会全力相帮。“王仪取下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那半块玉佩,放在了阿朵的手中。阿朵身旁的小毛驴似乎兴奋的叫了几声。阿朵小心翼翼的捧着着玉佩,小心翼翼的偷偷看了上了马车的王仪,小心翼翼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一切都很美好,王仪招呼了地板上的王亮上了马车,还对着阿朵笑了笑,没错,在阿朵的眼里,一切都很美好,完全是恋爱的场景,只可惜的身为配角的那些个大汉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朵还有一头小毛驴,慢悠悠的离开了竹林。阿朵还十分开心的在跟这小毛驴说话,而小毛驴竟然也扯着嗓子应者。就这样,这群黑衣大汉目睹这奇怪的场景,却只能继续当个木头人。

     虽然他们被割了舌头,但是他们也是人见人怕的杀手好吗!

     王仪的马车重新驶回了大街上,王亮才松了口气,对着里面正看着书,眉毛皱起的王仪道:“先生,我们安全了,那群人,该不会追到街上的。先生你就放心吧,别板着脸,皱着眉头啦。“

     王仪缓缓的抬起头,道:“我板着脸,皱着眉头,是因为你把我的书本弄皱了,我心情不太好,跟那些黑衣人没有什么关系。“

     王亮缩了缩脑袋,他忘记了自己家的先生,最心疼的就是书本了。

     “如果你读书也能像刚才那般勇猛就好了。“王仪在身后怨念十足地说。

     王亮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,什么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 “叮叮叮。“无意中入耳的王亮发现不远处的那个阿朵姑娘,他对马车里的王仪说道:“先生,那个阿朵姑娘走在我们身后,该不会是跟着我们吧。“

     “她救过我们,是我们的救命恩人,你不会连别人走同一条路,都有意见吧。“王仪再次幽怨地说。

     王亮低声说:“没有,没有。“

     这个时候的王亮觉得,还是不要说话的好,免得王仪又念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王亮轻车熟路的走回了镇府司衙的侧门,那里早已有个马夫模样的人。王亮待王仪下了马车后,便将马车还给了那马车夫。王亮笑眯眯地拍着马车夫的额肩膀说:“这个马车质量不错,下次再找你们租。“

     “好嘞。“

     刚进了侧门,王亮确实又看到了那阿朵姑娘,而且那阿朵姑娘正牵着小毛驴,站在了侧门口。

     这下王仪不得不开口了:“阿朵姑娘,可是,还有事?“

     阿朵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王仪道:“那,阿朵姑娘为何跟着我们?“

     “我想跟你们住一起。“阿朵倒也是不婉转,直接的说了出来。但这话倒是把王亮,小月儿,还有那审婆婆吃惊了。

     看着那阿朵纯净的模样,才认为,这句话,并不是另有深意,而是,单纯的。王亮忍不住露出了八卦的模样,亮晶晶的看着王仪。难不成自家先生的桃花运要来了。

     “为何?“王仪这话一出,让周围看八卦的人不禁倒地,同时摇着头,连连叹息。

     “因为,你答应过我,一个愿望的。“阿朵伸出了刚才那个玉佩,可怜兮兮的道:“而且,这里,人生地不熟的,我和小毛,无家可归,特别可怜。“说完,那小毛驴还应景的特别凄凉的嘶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王仪只觉得头顶黑线连连,王亮拍了拍先生的肩膀,特别同情地说:“先生,好歹,人家救过我们,是我们的救命恩人,你不会想要拒绝吧,太残忍了。“

     小月儿倒显得机智,说了一句:“我去整理房间。“就跑开了。

     审婆婆也点了点头说:“姑娘太不容易了,既然人家救过你,王大人呢,就要好好感谢人家,来姑娘,我带你进来。“说完审婆婆牵起了阿朵的小手,走进了院子,那小毛驴自觉的跟了进来,经过了王仪身边,又再次应景的凄凉的,再次叫了一声,似乎强调着自己真的很可怜。

     最后只剩下王仪还有王亮两个人面面相觑,王亮似乎从王仪那目光中感受到了杀气,只能放下了手,无奈的边说边后退:“先生,毕竟是救命恩人嘛。“说完赶紧儿抬脚跑了开。

     王仪只得仰头看了看清风还有和煦的太阳,女人,真麻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