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八十五 皇城帝上(二)
    乾天殿前,王喜看着面前求见的两个人,心中虽然也有了警备,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,镇定的说:“珏妃娘娘,王老。不知道今日前来,是有紧急的事情禀告?“

     王岑与王珏对看了一眼后,由王珏开了口:“臣妾不知帝上是否好转,臣的叔父又得到了些许珍贵的药材,想要敬献给帝上,特此求见。“王珏道。

     王喜平静的道:“帝上刚用了药,就此歇下了,珏妃娘娘还是隔天再来吧。“

     王喜婉转的说,但越是这般婉转,王岑的心便越是不安。

     王珏看了看王岑,接受到了王岑的眼色,再开口:“这些药材,还是新鲜的好,臣妾求见帝上。“

     王喜面色露出了为难的神色,这个理由牵强了点,但若是自己再推脱,只怕,王岑会更加怀疑,只好说道:“请珏妃娘娘,王老在此等候,奴才这就去通报。“

     “劳烦王喜公公了。“

     王喜对着两人行了礼,便走进了宫殿中。

 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都没有动静,就在王岑有些挂不住心态的时候,王喜公公才姗姗来迟,对着两个人说:“帝上请珏妃娘娘进殿。“

     王珏偷偷的与王岑又对视了一眼,看见王岑暗暗点了点头,才抬起了步子,刚踏出没一会儿,就听见里面传来了无比熟悉的声音:“请王老也一并进来吧,正好寡人也问问,朝中还有没有什么事儿。“

     殿内传来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外面三人的耳朵内,倒是让王岑心中一惊,这声音,该是帝上的没错,难不成。

     “王老,王老,请吧。“王喜在旁边叫唤了两声,王岑才反应了过来,恍然答应了一声,跟在了王珏的身后,进入了殿中。

     心惊胆战的走进了宫殿,乾天殿的内殿中那巨大的卧榻之上,正侧身躺着一个人,那个人穿着明黄色的衣服,衣服上还绣着华丽的无爪之龙。

     王岑跟在了王珏的身后,偷偷抬起的眼角看到了那并不陌生的明黄色。再往上点,那熟悉的容貌印入了王岑的眼里。

     没错,是龙骧。除了面色泛着苍白,其他的都是记忆中的模样。帝上并未出宫,那么去抚州调查的,难道会是帝上调去的吗?

     乾天殿外,王喜在前头领着路,将身后的王珏还有王岑引到了殿外,行着礼恭迎着王珏的离去,倒是王岑停下了脚步,王岑试探的问道:“王喜公公,不知道,帝上最近是否一直呆在殿内?“

     王喜面色有些疑惑,问道:“当然,御医都嘱咐过,帝上的病可不能吹风,所以连出去散步,都要用着帏帐,由殿内的护卫护送着。王老为何突然?“

     “哈哈,老朽这不是担忧帝上的身体吗?“

     “哈哈,王老多虑了,奴才自然会竭尽全力,照顾好帝上。请王老放心。“王喜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那,老朽就放心了。“说完王岑就朝着王喜点了点头,大步的走去,经过那殿前的护卫面前,神色特意的四目相对后,便若无其事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这一眼,没有旁人发现,除了那王岑还有那卫兵之外。

     王府

     王岑的马车才刚停稳,那王岑便踏下了马车,迎面而来的是王府的管家,王岑还未问道,倒是管家先开口:“王老,叶大人突然有事,急匆匆的就走了。“

     “走了?“王岑有些诧异,不过转而思考,这样也好,免得将来发生什么让旁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 “管家,你把叶大人所有寄在这里的东西,都处理掉,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吧。“王岑便走边对着身旁的管家说。

 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“

     “顺便,让人把关于抚州所有官员的资料都给我拿到府中。我要看看,叶思远这个买卖做了到底多大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“

     王岑内心总有点不安,虽然今日进宫,见到了帝上。但不安感却越来越强烈,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?

     王岑暂时不知道,唯一能够确定的是,叶思远,就像是个岌岌可危的墙,自己可不能让这随时要倒的墙,将自己染上灰。

     抚州城外的后山,有一条小路,从那里,会是最快到达前川的捷径。王仪也算是从地图中,无意中发现的,但却没有想到,竟然在这里,遇到了,劫匪。自己一个文弱书生,一匹马,这看起来确实也没有值钱的东西,可是劫匪哪官这么多?

     堵住了,自然伴随着霸气的呐喊:“此路是我开,若要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。“

     王仪看着从草丛里冒出来,这若干个草莽大汉,有些后悔,自己为何带点护卫。自己倒是聪明,贪了小便宜,但是便宜没有贪到,倒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。

     “壮士,我身上也没有多少钱。“王仪叹了口气,现在这样的情形,着实是书生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。

     “叮叮叮。“一阵熟悉的铃铛声,突然从王仪的身后响起,突然,王仪心中竟然有了一丝的暖流。

     似乎,每次自己危险的时候,这个铃铛声,都会响起。

     “谁,是谁?“那领头的那个大汉听到铃铛声后,四处张望着:“又来一个?正好,今个儿,我们兄弟赚到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呀,老大,来了,还是隔骑毛驴的小娘儿。“旁边的一个小啰啰吸了吸口水,说道。

     这后山,不知道,是因为人少而罕至,才有了这群流匪。还是因为有了这群流匪,才少有人来。不过这里的毛竹却是生的茂密,层层隔隔,一棵,隔着一刻,似乎一眼,只能看见个隐约的影子,看到不过全貌。

     王仪却能从毛竹的空隙中,看到,那个轮廓。

     王仪叹了叹气,好心的对那群蠢蠢欲动的流匪说:“我要是你们,就会选择不过去。“

     不过,没有人将这好心的劝告听进去,只有一个大汉从后面抓住了王仪的身子,其他的几个,则迫不及待的朝着那毛竹的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 王仪背过了身子,这个时候,自己该英雄救美,那王仪想了想,算了,毕竟,自己才是被救的那个吧。

     没过一会儿,身后传来了无数声的尖叫,叫声四处逃窜着,消失在了林中。王仪也发现自己身上的麻绳慢慢的松了,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话语:“我只是顺路。“

     “叮叮叮。“这声音伴随着熟悉的铃铛声,王仪不由得拉起了笑容,道:“我知道。“

     这样的感觉,挺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