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八十九章 觉醒
    身后火光亮起,数十个人打手举着火炬追到了两个人的身边。龙骧的心中只剩下懊恼,看着自己面前倔强仰起头的颜徐,他为何要将颜徐拉进这个政治的漩涡中。也许,自己那个时候就该让白犀带着她离开,就是因为这个内疚,让龙骧定要护住颜徐。

     可惜,身后追来的人,却不想给龙骧这个机会,待到周围数十个人团团围住了龙骧后,龙骧才伸手将颜徐拉到了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 领头的那个笑着看着如同板上鱼肉的两个人,狰狞的笑道:“对不起了,叶大人吩咐道,要你们的命,所以。哼哼。“说着,就举着刀朝着龙骧靠近。龙骧只觉得身体虚软,提不上力气,却全力的护住了颜徐,

     可没想,面对这刀光剑影,这凶猛大汉,颜徐一点都没有害怕,竟然还上前一步,双手张开,挡在了龙骧的面前。龙骧想要伸手拽回颜徐,却是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 “哟呵,一个大老爷们,竟然要靠着一个小女孩保护,不看你的模样,这毒应该已经深入了骨髓,你也快不行了吧。不过这样也行,我先送小的上路,再送你上路,也一样。“那个领头大汉操着刀,指着倒在地上的龙骧,还有龙骧面前的颜徐,笑道。

     “大哥。“这个时候,从领头的大汉身旁,走出了一个较为瘦小的男子,笑眯眯的说:“这个时候哪需要你动手啊,不如把这个机会,让给兄弟我吧。“

     “哈哈哈,谁来都一样,弟兄们,只要干完这票,叶大人就会有重金相送,大家人人都有份。“领头大汉爽朗地笑着说。

     身后的数十人齐声高呼举着手中的火把。

     “没有人来救你。“只见那个瘦小的人搭起了手中的巨大的锤子,慢慢的走向颜徐的面前,歪着嘴巴说。

     看着逐渐走进的恶人,龙骧也不自主的紧张了起来。此刻的龙骧心中起了巨大的变化。无助,无力,无奈。面对想要保护的人,什么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 就算自己是太平的帝上又如何?就算叶思远知道了,也不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 这个就是政权,他的脑海里不由得想起自己父皇生前总说的话:“人,永远是为着自己活着。除非自己强大,否则,所有的人都能让你生不如死。“

     “政权,就如同战场一般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“

     龙骧在今天之前,都无法理解这句话。因为他是龙贤唯一的子嗣,所以理所当然的便继承了帝位。没有龙贤当时的血雨腥风,更没有你争我夺。

     但就在今天,龙骧知道了。这个帝位是虚伪的,因为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人都是虚伪的,没有一个人是为了他而存在的。

     梭子,忠的是太平的帝王。官员要么是为了自己的私心,要么,为的便是这个政权。谁是为了自己?除了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 “颜徐,让开。“龙骧的声音伴随着那抬起的刀大声的吼道。想要伸手,用尽了全力的手却只能够到颜徐的衣角。

     龙骧感觉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了。不行,还不行,颜徐,颜徐有危险。

     此时的龙骧只能勉强的抬起头,连那颜徐的额身影都变的摇摇晃晃的。

     不够强大,不够强大,不够强大。

     一切的原因,都是不够强大,所以你保护不了任何你想要保护的人。

     “这场上凡人,如同世间蝼蚁。汝,想要拥有力量吗?快,召唤吾,接受吾。“

     是的,力量,一切都是力量。

     都是因为不够强大。

     不仅仅是龙骧,颜徐的心中竟然响起了浅浅的低语,颜徐知道,是它,也知道,能拯救自己,能够拯救龙骧,只有它,这个隐藏在自己体内的怪物。

     “汝,真的,能够给吾力量吗?“

     “可以,吾可以给汝世间最强的力量。“

     “力量。“

     “召唤吾吧,接受吾吧。颜徐!这个是汝的宿命,是汝一辈子无法逃避的宿命。汝不属于这里,汝该去的地方,叫做西玄。“

 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“颜徐的视线慢慢的模糊,只觉得周围火光通明,那越走越近的莽汉面目狰狞,那越抬越高的锤子银光闪闪。

     颜徐只觉得似乎有什么液体,流进了自己的嘴角,那咸咸的味道,是颜徐从未尝过的滋味。苦涩,心酸,无力。

     颜徐,若是应了它,你这辈子就再也回不去了,你即将离开太平,离开后面的这个男人。你确定要这么做吗?

     “呀,到黄泉路上,你可别怪哥哥我啊。“那个男人正举着锤子,对着颜徐高高的喊着。

     “记住吾,吾名徐福!“

     “徐福。“

     “是的,徐福,那也是汝的名字,记住,一辈子,牢牢的记住!“

     这一瞬间,寒风泠冽的吹来,那山坡上,一个带着斗篷的人在高高的看着,看着这一切的发生。

     “此路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。“那山坡之上,突然冒出了十来个大汉,正是山上的流寇。

     “果真是个娘们。“这流寇看着戴着斗篷,缓缓转过身子的人,猥琐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我们赚到啦,小娘们,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“说完那几个流寇就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,只见那戴着斗篷的人冷冷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一个扭身,躲过了伸来的虎爪。

     “哎哟,还有一手,兄弟们,出网。“那领头的流寇眼色一变,这群流寇能够称霸到今天,并非全无能耐。

     只见这十来个流寇,从腰间丢出了无数的绳子,相互借住,相互旋转,变换着方向,朝着那戴着斗篷的人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只见她身形一闪,想要高高的跃起,不想却被脚上不知道何时缠上的绳子给拉了住,她眉头皱了皱,硬是被拉下了地面,那几个大汉往前冲了几步,她硬生生的被往前拉了几步。

     她没有想到,这群看似好对付的流寇竟然这么棘手。

     她一转头,那原本在地上的黑影,如今已经消失不见了。耳边还传来了隐约的话:“徐清若,我先走啦。“

     徐清若不屑的拉了拉嘴角,本来,自己对他也没有多少奢望。

     “小娘们,就别看别人家的热闹了,跟我回家,我们自己热闹热闹呗?“流寇的头领猥琐的笑着,周围数十个人的腰间正绑着麻绳,相互围绕成了一个网,将戴着斗篷的徐清若生生的围困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 徐清若的眼睛中开始凝聚起了凶光,是他们逼着自己,大开杀戒的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徐清若的手慢慢的抬起,嘴巴里念念有词,不一会儿,从脚边升起了团团的黑气,黑气笼罩着徐清若的周边。

     那流寇看见此番情景,个个皆有所惧怕,那领头的流寇更是目瞪口呆:“你是,你是西玄徐家的人。“

     徐清若面对那领头的质疑,不开口,不回答,只是静静地微笑着,只见她嘴巴里仍旧念念有词,瞬间,那团黑气越聚越盛,直逼着那群流寇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 “记住,吾名,徐福!“那颜徐抬起了头,那面具下的眼睛,透出阴异的红光,她的周围燃起淡淡的红色,红色中带着黑色的阴气,那阴气似乎从颜徐的身体里冒出,源源不断的冒出,笼罩着颜徐的周身。

     那举起的锤子久久未曾落下,那举着锤子的男人,面色红涨着,接着变成了青紫色,嘴巴咿咿呀呀的,想说什么做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他的脖子如同被人紧紧勒住一样,明显的紧缩着。

     颜徐的嘴角,拉起了一抹笑容,一抹满足,而又诡异的笑容,她的手慢慢地伸了起来,隔着空气,半握着,对准了领头的大汉,口中念叨着:“嘣。“手掌慢慢的合拢。

     周围的人都惊恐的后退着,面前这个人,这个仅仅八九岁的小孩,在黑夜中,在月光下,此时,就如同鬼神一样。

     蔑视众生,阴寒戚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