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二十四 徐主诞生(二)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“那越发剧烈的擂鼓之声,伴随着祭祀的乐器之声,祭坛周围的白衣宫女开始围着祭坛跳起了祈福的舞蹈。

     这个舞蹈吸引了许多目光,一时之间,似乎忘了刚才的恐惧,津津有味的欣赏起了这舞蹈。

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那巨鼎的火焰染得更加的旺盛了,可是里面却丝毫没有人影的模样。

     也许那个女孩是已经被烧成了灰烬,但一切也都要等到这些火焰都自然熄灭了也才能断定。

     那帝君接过了身旁太监送上的茶水,问这身旁的徐家大长老道:“大长老,这徐家的返祖之人,都是这般残忍的仪式选出来的?“

     那徐家长老微微点了点头,道:“帝君说的是,相传这徐家的血脉之力,是能够控制阴兵阴将,也就是阴间的将领。若是要控制阴间之力,自然要能够亲下阴间一次。这血脉之力自然能够护得你的肉身的周全,若是有去无回者,自然没有资格承担这返祖之力,那也就会被这熊熊烈火焚烧得一干二净。“

     “这还真是残忍的很呀。好好的一个人,如何能够承担的了这烈火焚烧?“那帝君慵懒的说,似乎并不相信这样的传言,只是可惜了。若是不送入这祭祀,也许,还能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 “帝君有所不知。这徐家的返祖之力,自然是可以。这烈火焚烧之苦,只是能够让那个人,更接近另外一个世界,接受那个力量的来源。若是今日无法承担,那将来,接触了徐家历代家主流传卷宗,也会走火入魔。“徐家大长老解释道。

     “徐家已经上百年没有返祖之人出现了,孤倒是十分期待,这徐家的返祖,究竟是什么模样。“那帝君微笑的靠在了凳子上,不再说话,目光看向了那大火焚烧的巨鼎之中。

     烈火焚烧之苦,是让你死而复生,让你亲自走进那个世界,真真切切的看到,你力量的来源,看到,那个,真正的你!

     颜徐能够听到,耳边传来卡擦卡擦,那火焰燃起,接着跳跃,爆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 她的皮肤能够感觉到,从火焰深处传递过来的炙热之感。

     她也能感觉到,自己的身体,似乎已经逐渐变得僵硬,接着麻木。

     “颜徐,颜徐“她的耳边,似乎传来了叫唤之声,似男似女,似乎是孩童,又似乎是老人,似乎熟悉,又似乎陌生,似乎是一个人,又仿佛有很多人。

     颜徐,是谁?那不是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 颜徐缓缓的睁开眼睛,这里,并不是巨鼎之内,周围也没有自己所想的火焰。

     反而是在一座森林里,一座阴森的森林,这个森林十分的熟悉,仿佛自己曾经来到一番。她踏上前,脚上的铃铛响了响,她才发现自己的脚是赤裸着,甚至微微泛着凉意。

     颜徐踏出了一步,那森林之中的草木微微的颤抖着。借着微弱的光芒,颜徐往前走去。这种感觉很神奇,明明不知道的道路,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牵引着自己。

     前方的草丛中,突然立了一个墓碑,一个孤零零的墓碑,上面紧紧的绕着几条的锁链,,似乎在锁着什么。颜徐走了上前。那个墓碑上写着什么,颜徐却看不清。

     身后传来了一阵声音:“触摸它吧。“

     颜徐猛的回头,身后出现了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,她也戴着面具,她也穿着白色的衣服u,不同的,却是她的周身,散发着淡淡的红色。

     “将这个身体送给吾,这样,汝将没有痛苦,没有悲伤,更不会有人伤害汝。汝将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,如何。“

     “你,是谁?“

     “吾,看,那后面,不是写着吗?“那个散发着红色气息的女孩指了指颜徐的身后。颜徐转头,那个墓碑上的字,逐渐的清晰,上面写着,颜徐之墓。

     “那是我的名字。“颜徐不由得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 “那不是汝的名字,汝的名字,叫做徐福,记住。“

     “徐福。“

     “汝是为了这康玄王朝而诞生的,汝的使命是要收回那丢失的太平。所以汝的身子给吾吧,吾将给汝所有的力量。“徐福看着面前的颜徐,手缓缓地伸了出来,伸向了颜徐的脸庞,碰触了那冰凉的面具。

     颜徐没有后退,更没有退缩,她的目光直视这近在咫尺的红色眼眸,她的手微微的抚摸上了胸前正散发着幽蓝光芒的珠子。

     听着从耳边传来,那摄人心魄,让人无法动弹的话语。

     “给吾吧,吾将给汝力量,如此,汝才能重新回到那个世界,重新。“

     是呀,颜徐知道,自己是需要力量的。唯有力量,才能让她成为真正的颜徐,才有资格,才有能力,走到他的身边,站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 唯有力量!

     颜徐黑色的眼眸中印上了那红色的眼眸,那徐福身后不知道何时站着一只巨大的恶鬼,那恶鬼的周身紧紧锁着锁链,它正在狰狞的笑着,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徐福的手抚上了颜徐的面具之上,缓缓的取开,待到面具拉开的那一瞬间。

     巨鼎的火焰慢慢的熄灭,火焰的吞噬之下,原本填满巨鼎的炭火还有稻谷也都变成了灰烬,随风飘荡,原本盈满的巨鼎,如今空荡荡的了。

     随着周围祭祀舞蹈的结束,那些白衣的宫女拉起了白色的锦缎,盖住了那巨鼎。

     巨鼎足足有一个半个男人的高度。

     周围的宫女齐身抬起,齐身放下,那白色的锦缎缓缓的从上方,落在了巨鼎之上。

     周围的人无不发出了私语议论。

     “那个女孩,该是死了吧。“

     “哎呀,真是可怜呀。“

 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“

     那最高座上的帝君也正了身子,可惜地道:“看来,祭祀结束了。“目光转向了大长老。

     身后一言不发的徐清若,也微微的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 那大长老却是目光凝重的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帝君点了点头,那身旁的太监,上前一步,刚开了口,话音未出。

     只听见祭祀台周围传来了几声尖叫,引起了骚动。

     看台之上的人指着那四根柱子大喊着:“蓝色的火焰,蓝色的火焰。“

     这声音一出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祭祀台的四根柱子。那柱子上头,竟然泛起了幽深的蓝色。

     那巨鼎之上的锦缎突然,动了动。

     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从巨鼎中出来,一下一下的。

     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,看向了那巨鼎。

     周围白衣的宫女也都后退了几步,一脸惊恐的看向了那巨鼎。

     只见那锦缎突然蹭的抬起。锦缎之中出现了一个人影,竟然是那个女孩。

     那个女孩赤裸着身体包裹着白色的锦缎,完好无损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这下子,不要说百姓,那帝君也都不可思议的看向了那戴着面具的女孩。那女孩的眼眸泛着淡淡的红光,也许是火焰,也许,不是。

     难不成。徐家大长老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女孩,那个眼眸,那个颜色,那幽然的火焰,一切的一切,都跟当年的徐福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没错,肯定是了,徐家有希望了!

     “徐家返祖,徐家家主。“不知道谁带头喊了句。

     只见周围的徐家弟子同时跪地,高呼着:“徐家家主,徐家家主。“

     这个声音瞬间也传到了百姓之中,那些百姓也都忍不住附和着。

     那帝君的嘴角微微一笑,从今天开始,西玄的一切又将重写一切!

     “请帝君恩准,臣将家主带回。“那徐长老对着帝君拱手而道。

     “孤,准了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