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二十二 改变
    当月亮换出了太阳,之前的国宴也落下了帷幕,芳华宫中,那王珏也多在花坛中,看着院子中珍贵的牡丹。这个时候,玉春走了过来,取了一件单薄的纱衣,道:“娘娘,夜降了,披件衣服吧。“

     那王珏直起了身子,道:“那国宴上发生了什么没有?“

     玉春想了想,道:“没有,和乐得很,那使臣很是尽兴,听说还邀请帝上去齐鲁之国做客一番呢。娘娘,为什么你不去国宴呢?若是去了那国宴必定光彩照人,把圆妃娘娘给压下去呢。“

     那王珏笑了笑说:“不去才好。不过你说的合乐只是表面的,暗地里,可就不一定了。“

     那玉春摸了摸鼻子,却没有听懂王珏的话。对于王珏来说,进了宫,让自己成长了不少,少了之前的浮躁,但那骨子里的自负却是一点都没有少的。她坚信着,有些东西,只是自己不想拿,若是拿了,那个东西,必定是自己的!谁,也抢不走!

     国宴上的美食珍馐虽然满目琳琅,却总有人吃得不甚安稳,就如那裘大人,还有那圆妃娘娘。

     虽然国宴过后,那帝上并没有多说什么。圆妃忐忑地跟在了帝上,同坐撵车回到流芳宫,但在撵车上,帝上却是淡淡地说:“圆妃。“

     “帝上。“裘圆圆也在等,因为通常这个时候,帝上会夜宿流芳宫。但是帝上并没有下车的意思,反而开口道:“按照太平的惯例,若是皇后出丧,后宫应当如何?“

     “守丧五年。“裘圆圆低着头说,她额间却冒出了点点的冷汗。

     “既然知道,圆妃还是不要太过心急的好。“龙骧看了看面前低着头,身着华丽得不如平时的裘圆圆。

     “帝上,我。“裘圆圆有些心慌,如同被堵住了一样,迫不及待的开口解释道。裘圆圆终究太过于心急,竟然在这个仅有帏帐遮盖的撵车中,失了仪态。

     那龙骧在裘圆圆刚开了口,伸出了手。宽大的绣袍随着动作,煽起了淡淡的风,风中带着香气,道:“寡人,知道。“龙骧淡淡地看了眼裘圆圆,眼神虽然不锐利,却把裘圆圆看的心慌意乱,龙骧继续道:“寡人只是提醒你,最好,连这个心思都别动,安分守己的好。五年后,寡人自然会有所决断。圆妃今日也了累了,回去休息吧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裘圆圆原本是跪坐着,如今听了龙骧的话,身子不由得软了软。

     在琴音的搀扶下,走出了撵车,才刚下了撵车,人就不由得瘫软在琴音的身上。

     今日之事,自己是百口莫辩,倒不是因为无人听,而是帝上看起来不甚在意,但帝上今日所说之话,却是在提醒着自己。若说不惦记帝后的位置,是不可能的,既然惦记,又如何辩解呢?

     倒是那王珏,真是下了一步看似无害,却是杀人于无形的棋。如今的裘圆圆只怕在帝上心中有了阴影。只能安分守己的度过这五年,但是若是安分守己,又如何在五年后,夺得帝后之位呢?

     难不成自己没有了希望?

     裘圆圆叹了口气,如今的帝上,似乎跟之前有些了变化。今日之事,想必他也是有所考量的,虽然今日并没有多说,但是谁都知道,有些事情,迟早要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 果然,第二天的早朝过后,太平殿上,龙骧在送走了齐鲁之国的使臣后,就开了口,不过这口,却是借着王岑开的。

     龙骧靠在龙椅上,在听过了冯大人在给帝上汇报回赠齐鲁之国礼物的事项后,手中随意的翻阅了礼物的清单,看似清淡的转向了王岑,道:“听说,珏妃的身体不适?“

     那王岑轻微的停顿了下,就拱手道,合理的消化了这次问题的转化,知道了帝上所说的,该是国宴上没有出现的原因:“好多了,也许是久在深宫,也并没有人陪伴的原因。娘娘从小就好动,一下子静下来,还真是静不下来。“

     王岑是个很懂得把握时机的人,就如这次说话。帝上只不过放出了一根细线,那王岑就能抓着,向上爬。

     不过今日,龙骧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他道:“是啊,珏妃确实热情如火。听说,她还有个妹妹?不如,请进了宫中,也好有个伴。“

     “这。“王岑故作沉吟了一番。

     那龙骧接着道:“王老不用客气,若是真介意了,那寡人就下个旨意,将王珏的妹妹召进宫中,如何?“

     “那臣就替珏妃,多些帝上关心了。“那王岑低着头,行了礼。

     “王老不必客气,王老可是朝廷的重臣,对太平功不可没的。就这样定了,今日寡人拟派个奏折,明日便进宫吧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

     走出了太平殿后,那冯大人笑吟吟地跟着王岑,走在了青石板的道上。那冯大人笑着说:“王大人,我是不是要恭喜你呀。“

     王岑摸了摸胡子,笑着说:“恭喜我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自然是愿望达成。皇后出丧,五年内是不会立皇后的,但是五年后,姐妹二人共同侍奉帝上,那王大人前途可是不可限量啊。“

     王岑笑着说:“什么前途,都是半老的人了,要那东西做甚,我还不都是为了王家?“

     “是是是。看来帝上对于王老还是上心的。虽说抚州事件,但也安然的过去了不是?“冯大人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抚州事件,确实是司吏抚出了老鼠屎,若是帝上责罚了,我肯定不推脱。“王岑义愤的说。

     “是啊,谁能想到那叶思远,唉。不说了不说了,王老,改日经过了,别忘了来我家坐坐。“那冯大人走到了自家的撵车前,对着王岑拱了拱手道。

 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“王岑也回了礼,笑着道。

     看着冯大人缓缓行走的撵车。王岑跨步上了自家的撵车,却是满腹心思,他知道,此次的帝上不过是安抚了自己,给了些脸面。却不代表他的心中没有介怀,看来,今后的事情,自己要更加小心才好。

     王岑的想法并没有错,但有一点没有想到,便是龙骧让那王玉进宫,着实不是为了给王岑面子,相反,而是为了克制住王珏。

     因为,他看到了,那日,那时,那个亭子中。当王玉露出羞涩模样,那王珏的眼神,还有紧紧拽住的衣角,都告诉着龙骧。王珏,并不喜欢她的这个妹妹!

     太平殿中,当只剩下龙骧一个人的时候,他才无力的靠在了龙椅上,仰头看着头顶依旧清晰光亮的图腾。

     耳边传来了王喜的声音:“帝上,这是刚泡的参茶。“

     龙骧没有动作,他有些厌烦这样的费尽心机,可是却又偏偏不得这样,每当这个时候,他脑海中都有闪过这样的念头,若是她,还在,便好了。

     可惜了,可惜她走了。

     那么她,会对自己死心吗?会憎恨自己一时之间的犹豫吗?会回到西玄吗?

     龙骧不知道,只知道,若是时间再重来一次,也许。

     “西玄那里有什么消息。“龙骧无力的问。

     “西玄,最近到处放出了消息,说,他们要重启正春祭坛。“王喜低着头禀告着。

     “正春祭坛。“龙骧冷笑了几声,叹了口气,再次闭上了眼睛,嘴里喃喃自语:“你果然,还是回去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帝上?“王喜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 “你让梭子盯着紧王家,昨日送礼之事,不要再发生了。还有让西玄的人也给我盯紧了徐家。寡人要知道徐家动向,开春祭坛,素来都是徐家用来检测返祖之人所开,寡人要知道,八天后的祭祀台上,站的人,究竟是谁!“

     “徐家?“王喜有些疑惑,为何要盯着徐家?虽然徐家对于西玄举足轻重,但徐家逐渐没落,再加上能人不少。所以帝上从来不会要求要盯紧着徐家,如今帝上突然紧盯着徐家,还想知道祭祀台上的人,这着实,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 龙骧淡淡的说:“因为,一切要开始变了!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

     是啊,一切要开始变了,所有的一切都将会不同,会如何走?这个问题,也许,只有她知道了!

     这一切,又将是一个新的开始,新的轮回,不过这次的结局会是什么呢?谁也不知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