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二十一 国宴(三)
    第二天的清晨,阳光才刚洒在地面上,太平皇宫中却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,在太平殿的后殿中,摆起了桌子,打上了红色的地垫,不仅仅是宴会的场地,就连那乾天殿的帝上,还有那流芳宫的圆妃都早早的起身,开始着起了那繁重而华丽的衣袍。

     珍珠镶嵌着衣襟,金丝边整齐的绕在了珍珠的周围,显得异常的华丽,裘圆圆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些不敢相信,就连着旁边的琴音都忍不住感叹着。

     等到万事具备后,琴音打开那王珏送来的耳坠,为裘圆圆挂上了耳朵。小声的嘀咕着:“这珍珠怎么摸起来,这般的冰气。“不过此时的裘圆圆心中满是激动,没有听见,心中只是想着,若是自己真的有一日能够成为那高高在上的后宫之主,也许就是这般的待遇了吧。

     “圆妃娘娘,宴会已经准备妥当,请娘娘移步太平殿。“门外响起了小太监催促的声音,那裘圆圆也才缓缓地吸了口气,微笑着,将手搭上了琴音,朝着太平殿中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国宴即将开始,那布置华丽的后殿,连着花园,都放置上了琉璃的灯笼,点缀着白日的春意。每个桌子上,都放满了果盘,还有酒水,满朝的文武几乎都已经到达了各自的桌椅前,有几个正相互私语,有的,干脆就坐在了位置前面。

     七级台阶之上,摆放着帝上的龙椅,龙椅身旁,还放着微微小了一圈的椅子,但同样是金光闪闪。在后面,才放上了几张桌椅,用来代表后宫的嫔妃。那三级台阶之上,放着一个用来招待使臣的桌椅,桌面上放着金光闪闪,精致无比的盘碗。

     不一会儿,远处的王喜公公朗声道:“帝上到,圆妃娘娘到。“两列的朝臣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前,低着头,恭敬的迎接着帝上的到来。

     那身着着黄色衣袍的龙骧,还有镶嵌着珍珠的圆妃一前一后,在宫女还有太监的相互簇拥之下,走进了宴会,走向了自己的位子。

     “平身。“龙骧坐在了椅子上,抬手示意后,众位朝臣才抬起了身子。站在帝上身后的王喜,上前一步,朗声道:“请齐鲁使臣。“

     那地垫的尽头,齐鲁为首三十来岁的使臣,便带着四个随从,走进了会场,对着龙骧鞠躬行礼。

     龙骧率先开口:“使臣不用多礼,为了两国的第一次相交,这个宴会上,寡人可要与使臣好好畅饮一番,请使臣千万不要推脱。“

     那使臣爽朗的笑道:“帝上客气了。帝上的心意,使臣一定转达给国主大人,使臣还要多谢帝上身旁的皇后娘娘,昨日傍晚,皇后娘娘还特意送上了对于齐鲁的礼物。“

     此话一出,周围的朝臣都哗然了,尤其是那裘大人,帝上的脸色也都变了色。

     圆妃娘娘则更是满脸苍白,她一点都不明白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道是下头的使臣,仍旧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:“哈哈哈,齐鲁之国虽小,却是知恩图报的,皇后娘娘热情好客,虽然昨日傍晚,蒙着脸,若不是这个珍珠耳坠,臣恐怕是认不得的。臣感激皇后的礼物,一定要在这宴会中说上一说。“那使臣取出了那一颗红色的珍珠,笑哈哈的说。

     这下裘圆圆不自主地摸着自己耳朵上的耳坠,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也只剩下了一个珍珠,剩下的一个珍珠,竟然只剩下了镶金的花纹。裘圆圆心中一惊,眼睛瞄向了王珏的空位,眼皮一跳急忙将耳环取了下来。也顾不得失礼,努力的微笑着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 倒是龙骧对着王喜点了点头,王喜走到了使臣的身边,将那珍贵的珍珠取了过来,递给了龙骧。

     龙骧的嘴角仍旧挂着微笑,只不过这个微笑冷了许多。那裘大人,更是浑身颤抖,眼睛恨恨的看向了王岑,那王岑却是面无表情,似乎与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 有几个坐的近的朝臣窃窃私语,看模样,这个圆妃在后位上,已经没有了希望。

     龙骧缓缓地道:“那就多些使臣大人了,不过太平的皇后最近已经出丧,这位是圆妃娘娘,并非使臣口中的皇后娘娘。“说完转向了裘圆圆,将手中的珍珠放到了裘圆圆的手中,道:“以后的东西,记得收好,免得让人认出来了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臣妾,以后,以后一定注意。“裘圆圆煞白的脸,颤抖的说。

     那使臣也许也听出了,那龙骧哈哈笑着说:“使臣不必客气,寡人的娘娘素来好客得很,不用介意,来,给使臣赐座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

     “多谢帝上。“

     “各位朝臣赐座。“

     朝臣们齐声道:“多谢帝上。“

     “来,倒酒,向齐鲁使臣敬酒。“在龙骧的号召下,在场的朝臣们共同举杯,杯酒交错。

     但是敬酒的朝臣中,却各怀心思。

     乐器奏起,歌舞升平,国宴正式开始了,但是今日之后,这后宫的局势似乎更加的扑所迷离了。

     抚州事件,王岑虽说没事,但在帝上的心中,已然有了阴影。而此次的国宴,原本最有可能的圆妃,只怕在帝上心中也有了介怀。不论是真是假,只怕这裘圆圆已经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 反观西边,那西玄的帝君正悠闲的修剪着面前的枯木,听着身旁的大臣正报告这太平今日的宴会。

     “哦,太平今日国宴,他倒是小心,看得起那齐鲁小国。“帝君笑眯眯的说,手中的剪刀却一下子,卡擦将那枯木的树枝剪断。

     “帝君,我们是不是也要做些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是要做些什么,这样,你下去,对外宣布,西玄八日之后,重启正春祭坛,不管真假,孤要让所有人知道,徐家返祖之人出现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可是帝君,若是。“

     “没有若是,若是不成,那孤也会捧出一个,孤要的不是人,而是理由!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君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