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二十三 徐主诞生(一)
    西玄的大地上,承载着厚重的色彩。每年一次的正春中,每个人都在自家的土地燃起了稻草的小堆,旁边的土地上,都插上了香火,只等到祭祀那七声大鼓一层层的传递,直到传遍西玄的大地上,然后大家便开始在稻谷上焚烧稻草,祈祷今年的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

     在充满了黑色还有红色色调,庄严的皇家祭祀台旁。除了重兵把守外,周围也围满了百姓,这算是唯一一次,皇家祭祀台旁允许百姓的进入。

     祭祀台上有着一个方形,有一个成年男性大小的巨鼎,这个巨鼎里面,除了有烧红的炭火外,上头铺满了西玄黑红色的土壤,若是能在第一时间,将自身的香火插进这巨鼎中,便会飞黄腾达,得到上天的眷顾,至少这些百姓都是这样认为的,而这个认知,也已经流传了上百年。

     此次让这些百姓更加好奇的,该是重启的祭祀仪式吧。

     在很久以前,那个时候的西玄还是康玄王朝的朝都。那个时候的祭祀活动,都是由徐家的返祖之人举行,用来祈祷风调雨顺,最重头也是属于在祭祀活动上,恭迎那徐家返祖之人的仪式,残酷点,便说是检测,你是否具备返祖血脉之力。

     毕竟,这个祭祀活动,用的祭品,便是你的生命!

     “咚咚咚,咚咚咚,咚。“当七声巨鼓之声在祭祀台上响起。那敲打巨鼓的壮汉鼓着贲起的肌肉,每一下都是用尽全力。那巨鼓发出了巨大响亮的声音,那巨鼎上的土壤也在声音中微微的跳跃着。

     那声音厚重的传向远方,四面八方,如同回声一般,一声一声的由强到弱,由弱到强,如同波浪一样,将这份感情还有力量传递到了远方。

     这七声鼓声一响起,就意味着这祭祀活动,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 失去了徐家返祖的祭祀活动,之前都是由人扮作了巫女,跳几个祭祀的舞蹈,如今,徐家又再次出现了返祖之人,当然又将出现很久未见的祭祀。不仅仅是百姓,就连西玄的达官贵族,皇室宗亲,都翘首以盼,看着这祭祀,看着这徐家重新出现的返祖之人,究竟是何方人物。

     “帝君驾到到。“那拖长的尾音显示着西玄特有的腔调。

     帝君身穿着黑色红色的华服,隆重的坐在了祭祀台上的最高位。底下的朝臣,还有受到邀请的达官贵族纷纷低头鞠躬,那帝君的眼色在周围巡视了一圈后,才开了口道:“平身。“

     “谢帝上。“

     周围的人纷纷入座,祭祀仪式也算是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 随着祭祀乐声的响起,祭祀台的旁边,迎来了一列身穿着白衣的少女,少女依次停留在了祭坛之上,整齐的排着,从两列白衣少女的中间,走出了一名戴着斗篷,身上穿着红色和白色相印的祭祀服装,约莫九岁左右的女孩,女孩,头顶上斗篷流着大大的丝穗对称的垂在了少女的两边。少女的脸上戴着一张空白的面具,面具没有任何的色彩,就是单纯的白色,没有五官,唯有在眼睛是镂空着。

     女孩缓缓地走到了祭祀台的中间,底下传来了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 “怎么是个孩子呀。“

     “不会是祭祀品吧?这才八九来岁的孩子,会是返祖?“

 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可能是假的吧。只可惜一个孩子要白白牺牲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唉。“

     不仅仅是周围围着的百姓,就连坐在祭祀台前的看台上,那些个皇亲国戚也在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帝君慵懒的抬了抬眼,对着身侧的徐家大长老道:“大长老,礼部说,大长老这次的祭祀可是严格按照之前的来,这九岁的孩子能够承受得住?“

     大长老凝着脸,帝君左右的徐清若叶在等着大长老的发言,大长老道:“返祖本身就是万里挑一的,若是拥有血脉之力,自然能够安然的度过这个祭祀仪式,若不是返祖,那就算牺牲了,也不可惜,就算是祭天的祭品罢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大长老想得也挺开的,既然大长老都不介意,那便开始吧。“帝君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祭祀典礼正式开始。“帝君身旁的小太监朗声的喊道,那声音一落,周围拖着地的号角声嗡嗡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只见那祭祀台上,两列的宫女往下走起在祭祀台台阶之下,生生地围绕了一圈,她们的手上拉起了红色丝线,在祭祀台的四方长柱上绕了起来,将这个祭祀台封了个严实,之后退了一步,周围的士兵,手执长枪,身穿的铁甲,齐声上前一步,挡在了祭坛的周围。

     如今的祭坛周围绕起了红线,台阶之下也有重兵把守,祭坛之上,只剩下了一个身穿着白衣的九岁女孩,孤零零的站在上面。

     如今,场上所有的人都静止了话语,底下密密麻麻的百姓中,定是藏进了其余几国的探子。毕竟西玄返祖若是重现于世上,这西玄的地位,在四国之中,恐怕都要动一动了。

     “火焰起。“只听见那太监朗声道。

     周围的士兵抬起了手中的弓箭,箭头上都系着火焰,弯弓,弦拉的满满,几乎同时射出,那漫天的箭雨朝着那祭坛中间飞去。底下的百姓一个个惊呼,还有的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 换成平常人,必定都是惧怕不已,但那祭坛中间的女孩仍旧闭着眼睛,无视着周围这朝着自己飞来,带着火的箭。

     而这些箭,有的准确的落在了中间的巨鼎之中,有的落入了四个柱头的顶端,瞬间,这柱子燃起了熊熊的火焰,这火焰顺着柱子上的花纹迅速的蔓延,蔓延到最底端。甚至快速的延伸到整个祭坛,顺着那花纹,延伸到了巨鼎的底端。一个,两个,三个,一个个的火柱在祭坛扩散。

     那女孩依旧不动的站在原地,泰然自若,一点都不惧怕那底部突然亮起的火焰。

     “啊啊。“底下的百姓突然一阵尖叫,空中,一把箭在空中竟然打歪了,朝着那站定的女孩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 所有的人都提起了心,突然,空中不知道何处刮起了一阵风气,这风带着些许的煞气,准确地将那箭头换了个方向,打进了那唯一没有亮起的柱子。箭头上的火光点燃了柱子花纹里的油光,一瞬间,火焰沿着柱子快速朝着巨鼎冲去。

     也是那一阵的风,将祭坛上女孩的头罩吹去,那及腰的秀发在阳光中散发着淡淡的光亮。

     帝君的头微微的抬离了那手,眼睛眯了眯,闪出几缕精光。

     在场的人都在为这一转变而感到庆幸。然后台上仅有几个人,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 徐家的大长老眼睛睁大了点,露出少许的兴奋还有期待。倒是一旁的徐清若,皱起了眉头,虽然一切都不能确定,却能证明,这个女孩,不简单。

     加上最后一根的柱子,整个祭坛都充满了火光。

 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神奇的事情,让周围的人不由得感叹着神奇,拧着眉头,看向了那祭坛中间的女孩!

     “咚咚咚咚。“随着祭祀的鼓声越打越响,那女孩的手缓缓的抬起,那宽大的袖子随风飘荡着。

     祭祀开始了!

     熊熊的火焰覆盖了整个祭坛,只见那个女孩抬起了双手,青丝代替了流苏,贴合的在她面具的两侧起舞着。

     她抬起了脚,上头的铃铛声晃动了几声,这才发现,她的脚是赤裸着。

     她踏上了那炙热的地板,面前那巨鼎上头的火焰正熊熊的燃烧着。一步,两步,三步。白色的面具里看不清女孩的表情,所有的人都秉着呼吸,女孩最后,她走到了巨鼎旁,一步两步地踏上了那台阶,站在了巨鼎之上,一个纵身,毫不犹豫的踏了那巨鼎之内。

     一瞬间,火光四射,巨大的火焰如同一匹猛兽一般,一下子吞没了那女孩。

     看台上也有些心善的人,见不得这残忍的事情,发出了几声的惊呼。

     但几乎所有的人,眼睛都盯着那巨鼎之中,希望能够透过火焰,看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,那个女孩,是否还活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