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六十七章 颜徐被劫
    “它,就在上面。“阿朵说的这句话让王仪的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 王仪就这样僵硬着一动不动的身体,不敢抬头,生怕一个不自觉地动作,会惊动了那个东西,虽然,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东西的模样。

     阿朵倒是不客气的抬头,引得王仪一惊:“阿朵姑娘,还是小心点,你先退到我身后,我们再慢慢退出这屋子。“

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“阿朵有些疑惑,道:“它不会攻击我们的,因为,它知道,我比它强。“阿朵自信的笑着说。

     这话顿时让王仪不知道该如何接,他只得道:“阿朵姑娘为何如此肯定?“

     “当然肯定,因为我们的蛊虫比我们,更敏感。“阿朵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蛊虫?你是说?“王仪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“是,它,是个尸蛊。“阿朵点了点说。

     “尸蛊?“王仪还想开口问什么,王亮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:“先生我们回来了。“王仪看了看外面王亮推来的一个推车,王亮踏进了茅草屋中,浑身哆嗦了下,但还是忍着恐惧,一把抱起了草席裹着的尸体。因为环顾了四周,一个女孩,一个先生,除了自己多少还算个壮丁。

     王仪的心仍旧提心吊胆的,直到所有的人都出了茅草屋后,王亮推起了那木头推车,走在前面。王仪才回头看了看,那茅草屋上却是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 身旁的阿朵笑着说:“别看了,它早就走了。“

     “阿朵姑娘既然比它厉害,为何不?“王仪有些懊恼,阿朵的确没有任何义务帮助自己。

     “为何不抓住它?那可不行,我还要让他帮我找到那个人呢。“阿朵说。

     “那个人?“

     “是的,我们南临的家族里,尸蛊是最毒的蛊,可是这个蛊虫却被人偷了,所以,我必须要找到偷蛊虫的人。而只有尸蛊才能帮助我找到那个人。“阿朵说。

     原来如此,王仪知道,原来阿朵说的来这里找一个人,找的便是这个人,难怪了。

     既然如此,至少自己和阿朵的目标是相通的,她要找回蛊虫,而自己要找到幕后的凶手。

     王亮好不容易将尸体拖回了镇府司衙后,却遭到了审婆婆和小月儿两个人的艾草焚烧攻击,审婆婆说,在这里,他们都有个习惯,便是接触过死人的人,必须焚烧艾草,如此才能鬼怪进不了身。

     王亮则认命的坐在凳子上,任着身旁的小月儿拿着艾草条在王亮上下熏着,还不忘记将他的手臂抬起,熏熏他的腋下。

     王亮则无奈的说:“先生,你说,我们把尸体搬回来了,可是我们没有仵作呀,带回来也没有用啊。“

     王仪却将目光放在了一旁烧着艾草条的审婆婆身上,道:“就是i 不知道,审婆婆愿不愿意出山了。“

     所有的人都将诧异的目光投向了审婆婆,其实,真正诧异的也就只有王亮而已。

     “先生,你没有看错吧,审婆婆会是仵作?“王亮上写看了看,面前面无表情的审婆婆。

     王仪指了指那审婆婆刚点起的艾草条说:“在抚州,会知道用艾草条的人除了仵作,只怕没有他人了。“

     “王仪大人说的没错,我确实是个仵作,只不过很久很久了。“审婆婆并不打算说谎。

     “但是,为什么,一个仵作,会当了镇府司衙的管家?“王亮吐出了一句,令自己觉得恐惧的事情。

     审婆婆恰到好处的抬起头,看着王亮,嘻嘻的笑着,却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 “因为,婆婆觉得看死人没意思,所以才改行,当了管家的。“身旁的小月儿,清脆的说。

     龙骧打开了门,对于门外站着常子君,算是多少有些意外的。

     常子君道:“徐公子,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要跟徐公子商量,不知道,徐公子,方不方便?“说完常子君还特意视线向下移,移到了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抱住龙骧大腿的颜徐,此时的颜徐正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常子君。

     龙骧也低头看了看抱着大腿的颜徐,道:不知道常小姐有什么事情?“

     “是关于,徐公子心中想的事情。“常子君笑着说:“我有一张帖子,是关于一个拍卖会的,不知道徐公子是否有兴趣?“龙骧眼睛一亮,立马反应过来,该是上次从世佳公子手上所拿的那个帖子了。龙骧有些犹豫,乌玉等人都被自己派了出去,这件事情,虽然自己并不介意让颜徐指导,但常子君又希望能够独处。也许是看到了龙骧心中所担忧的,于是道:“徐公子若是担心徐家妹妹的话,我可以让翠儿看着她,去楼下的包厢用点茶点,徐公子觉得如何?“

     龙骧点了点头,道:“也好。“龙骧看得出来常子君便是想要避开颜徐,若是自己执意带上颜徐,只怕常子君手里的帖子不定会给自己。

     没事,也就是小半伙的事情,龙骧对颜徐说了几句,颜徐则嘟着嘴巴随着那翠儿下了楼。

     颜徐看着常子君得逞一样的关了门,面色自然不开心。

     翠儿则在一旁说:“徐家小姐,其实身为妹妹的,不是该让哥哥娶到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吗?你这般缠着徐公子,徐公子将来要如何娶亲?“

     颜徐瞥过了脸,并没有理面前这个喋喋不休丫鬟的意思。

     常子君似乎早有了准备,两个人才刚下了楼,小二就迎到了提前准备好的包厢中,桌上还有着各式的点心。

     “徐家小姐,你想吃什么随便吃,这个是我家小姐特别准备的。“翠儿眼睛乌溜溜转着,对着小二说:“这个包厢你可别让旁人进来打扰。“

     小二连连点头,笑着说不会。便合上了门,走了出去,这下,包厢中就剩下了颜徐还有翠儿两个人。

     颜徐小巧的腿儿一晃一晃,她看着翠儿刚倒在面前的茶水,她歪着脑袋,看了许久,才一个咕噜的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 翠儿看着颜徐喝下了之后,才舒缓了口气,摆了几个糕点在颜徐的面前,眼睛还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颜徐的状态。

     不一会儿,颜徐身子便摇摇欲坠,哐当一声,头无力的倒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 这一切似乎都在翠儿的预料之中,她伸手动了动那颜徐的身子,颜徐并未动弹,翠儿心中嘀咕着:“这药效也来的太快了点吧。“

     翠儿打开了窗户,这里的窗户正巧对着是一个小巷子,翠儿在上面招了招手,没一会儿,从窗户边上跳进了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矮小猥琐,看了看桌上的小孩儿说:“就,就这个小孩?这个小孩也才八九岁吧。怎么能?“

     “这个你就别管了,你把这个抓去,就算是交差了,常少爷那里必定欢喜,你难道是不相信我们?“翠儿说。

     “那,那不会,常小姐吩咐的一定不会错。“那个猥琐的人看了看颜徐,一把扛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还是老规矩。“

     “常小姐说的算,我定不会吐露半句的,毕竟我还要靠着常老爷的银子过日子呢。“那个矮小猥琐的人笑了笑,一下子跳下了窗户。

     翠儿确认了两个人消失在了转角后,才伸手取过了杯子,一个咕噜喝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