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七十三集 寻芳楼的阴谋(二)
    颜徐歪着脑袋看着面前洒满了玫瑰花瓣,散发着醉人香味,带着丝丝白气,温热的洗澡水。心中不由得有小猫瘙痒一样,串掇着自己。不然,把自己洗得香香的,再回去?也许龙骧就喜欢这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 颜徐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全褪去,那屋顶上的白犀急忙撇开了眼睛,他没有想到颜徐会如此豪放,如此突然的将身上的衣服都扯了干净。他的脸蛋微红着,怎么说,白犀也是个心智成熟的少年了,虽然对方是一个九岁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 颜徐可没有想那么多,她赤裸着身体踏入了那放着玫瑰花瓣的池水,温热的池水裹住了颜徐白皙的身体。

     颜徐蜷缩着身体,她舒服的叹了口气,刚收获的金首饰,让她的嘴角都镀上了笑容。

     她缓缓的闭上眼睛,想要享受这难得舒爽的心情。突然,她嘴角的笑容突然僵住,她的眼睛紧紧闭着,放在浴盆周围的手,绷的紧紧的,她的背不由得坐得挺直。

     她似乎看到了什么,又似乎在挣扎着什么。

     一幕幕的莫名的场景在她的脑海中穿梭而过。她痛苦的表情显然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场景。

     黑色的地洞,着火的房子,孤单的背影,地面的鬼影,转角而过,那空无一人的庭院,地面的中心,却有两个鬼影对话的声音,紧接着画面转到了一个黑暗的森林中,龙骧带着自己正在前方奔跑着,身后追逐着许多的人,他们手中的火炬晃着颜徐的眼睛。画面一变,龙骧倒在了地上,在人群的后面,一个女人惊恐的后退着,当那女人快要露出自己的脸之时,画面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 寒冷刺骨,炙热灼心,颜徐突然猛烈地睁开眼睛,她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脑海里涌出来的压迫感,胸口的沉闷之意,似乎这里有不明的一丝东西,在牵引着自己体内深处,想要拉出点什么。那从心底传递上来的刺骨之意,虽不是来自外部的寒冷或者炙热,却让颜徐全身上下都觉得疼痛,尤其自己的背部,如同针扎一样的疼痛着。

     身体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颜徐觉得全身上下都不舒服,不由得用手环绕住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 她咬着牙,她讨厌这样的感觉,但是她知道,这一幅幅的腾空而出的画面,便是体内血脉对于来世的预知。

     也就是说,这里,这个寻芳楼里,有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这点就让原本,打算洗得香香就回去的颜徐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 她也带着犹豫,害怕,以及自责。

     她自责,都说颜氏的子孙可以预知未来,偏偏自己却什么都看看不见,若是自己能够争气点,或许龙骧便不用如此幸苦。刚才,也许自己坚持下,就能看见那个人的脸。

     她犹豫,虽然明明知道,寻芳楼有着什么不好的东西,凭借着自己的力量,真的能帮上什么吗?

     她害怕,她从那一个个画面知道,她体内的东西正在逐渐的觉醒,当觉醒之后,也许,zi自己就不再是颜徐,也许自己会忘记龙骧,也许,自己会离开龙骧。

     若是自己此时离开后,距离离开龙骧的日子,便晚上几天。颜徐犹豫着,自己该如何选择。

     颜徐不由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“汝的愿望,是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大概,就是太平,真的太平吧。“

     这个是他的国家,这个,是他的愿望,颜徐,你为什么来到太平,不就是为了他,为了你梦中的那个他,那个天下太平的帝王吗?

     颜徐用力的呼了口气,她决定了,为了,他,也为了她,她决定留在寻芳楼,一探这究竟。

     也许是颜徐太过于专心,也许是白犀红着脸瞥过了头,没有人发现那扮成男装的常子君偷偷的推开了那木门的一角。外面的铁锁仍旧锁着门,木门尽力也只能看到一个小缝,不过这对于常子君也就足够了,她想要确认的,也只是颜徐,是否还在这里。

     从木门开合的角度中,能看见的,也只是颜徐的背影,她正蜷缩着身子,泡在了木盆中,她的背后,正若隐若现的,从骨子里,印出着类似图腾的纹青。

     常子君皱了皱眉头,回忆了下,这个图案,在那日,似乎也曾经见到过。为何这个徐家姑娘背上会有这个奇特的图案?常子君的第六感告诉她,这个图案,不一般。于是常子君多看上了几眼,将这个图案记在了心中。

     “小姐,大少爷来了。“身旁的翠儿,从楼上看到了楼下正带着三五个随从,大摇大摆走进内院的常少爷。

     常子君又朝着里面看了眼,缓缓的合上了木门,对着翠儿小声的说道:“我们走。“

     说完便离开了颜徐的房间,走向了另外一侧。

     常子君的离开是恰到好处的,因为她才刚离开不久,另外一边的拐角,就见到嬷嬷带着几个暴露的女人,还有个仆人,急冲冲的走到了颜徐的门口。

     嬷嬷用力地拍了下跟在自己身后的仆人,道:“好不快开门,还在干嘛。“

     身后的仆人被打了,急忙点着头,从怀中掏出了钥匙,打开了门上粗重的锁链。

     “你,你,去跟旁边的姑娘说下,就说常少爷包下了这层,让她们都换个地方。“嬷嬷对着身后的两个女人道。

     “是,嬷嬷。“

     “快点,动作怎么这么慢,晚上没吃药?“嬷嬷看着还未打开的锁链,不由得用用力的用手中的扇子拍打了仆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 待到锁链打开,嬷嬷快步的走进了房间,看着刚从浴盆中出来,穿上了白色亵衣的颜徐,急忙快步走了过去,嘴里还焦急的唤道:“哎哟,使不得啊使不得啊,你可不能穿这身衣服。“

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“颜徐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 嬷嬷一下子语塞,只得到:“男人都不喜欢穿的多的女人。“

     说完瞪了身后的女人一眼道:“天杀的,你还不过来帮忙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嬷嬷。“身后的两个女人涌到了颜徐身边,围住了颜徐,手脚麻利,没一会儿,颜徐身上的亵衣就被脱了下来,换上了一件性感的小薄裙,这个小薄裙,只能算是衣服,真正能遮挡的也就是前面的小肚兜,其他的地方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,让人一眼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 “男人喜欢这样的衣服吗?“颜徐左右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薄纱裙子。

     “妥妥的。“嬷嬷拍了拍颜徐的小脑袋,刚想让颜徐脱下面具,就见到外面的一个姑娘冲了进来,说:“嬷嬷,你快去看看吧,常少爷等不及了。“

     “男人都这样。你们把她头发弄弄,打扮下。“说完嬷嬷一下子忘记了刚才想要说的话,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 屋顶上的白犀听见了下面的声音,想着颜徐该起来了吧,说完眼睛又朝下面看了看,竟然看见了穿着跟没穿没两样,全身裹着薄纱的颜徐,急忙撇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 白犀的脸红的更深了。

     这衣服穿的跟没穿,有什么两样!

     就在白犀海红着脸,低着头看着身旁的屋顶瓦片,他的眼角瞧见了一个正在快速,朝着自己飞奔而来的影子,白犀敏锐的神经,控制着白犀往后轻盈的跃起,避开了那个影子的第一次攻击。

     那个是什么东西,是个影子,没错,就是个影子。

     白犀蹲在另外一头的屋檐上,头顶上的月光洋洋洒洒的落在他的身上,还有,那个黑色的影子身上。

     白犀知道,这个影子,不一般,但是这个影子为何突然攻击自己,还在这个寻芳楼中。难道,这个寻芳楼,不简单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