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七十四集 男人都喜欢这样?
    颜徐看了看自己身上红色的薄纱,又看了看摆在桌子上的胭脂粉扑,回想起自己在皇宫中,那王珏每每见到龙骧,脸上都是一层厚厚的脂粉,也许,男人也喜欢呢。想到这里,颜徐就脱下自己脸上的面具,伸手取了桌上的粉扑,抹了厚厚的粉底,朝着脸上,毫不客气的打去。

     “好了没有,老子来这里可不是要在里面嗑瓜子,浪费时间的。“门外传来了常少爷嚣张跋扈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哎呀,常少爷,我们可不是这个意思,这姑娘再小也是要打扮好才见人的不是。“门外嬷嬷的声音从远及近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颜徐急忙放下了手中的粉扑,随便的带上了旁边准备的面纱,钻进了床榻上,等待着外面那个人的进来。

     “你滚开。“常少爷一声怒斥,可以听的出来,常少爷正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 也许是底下人的喧闹声,那个纹丝不动的黑色影子,在攻击白犀没有成功后,便开始往后退缩,沿着那两层建筑的墙壁,快速的回缩。白犀可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这个影子,隐藏着身体,快速的跟随着那个影子,从屋檐跳落,沿着侧面的墙壁快速的奔跑着,用这不输影子的速度,追击着影子。

     白犀的身上,在快速的跑动中,如同隐身一样,自如地穿梭着人群中,明明经过了身边,却没有人察觉出白犀。

     白犀的身上,擅发着半透明的光芒,如同,变色龙一样。

     常少爷用力的推开了那嬷嬷,挥了挥手,那身旁的三五个随从,将那寻芳楼的嬷嬷赶到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 常少爷搓着手,对着那随从说:“你们给我看好了,任何人都不允许打扰我。知道了吗?“

     “是,大少爷。“那几个随从生的还算是壮实,缩起了衣袖,对着常少爷,表示着自己的决心。

     “还有,不管听见什么声音,都不要进来。“常少爷笑的猥琐,弯着身子,推开了那木门,嘴里还止不住地念叨着:“小可爱,我来了。“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合上了门。

     确认门关严实后,常少爷搓着双手,边走,边猥琐的笑着说:“哦,哦,小美人,你在哪里呢?“说完还四处看了看,刚沐浴后,还来不及收走的水盆,桌面上明显动过的粉底,还有褪在椅子上之前的衣物,都让面前的常少爷,越来越兴奋。

     “小美人,你在哪里呢?“常少爷,边脱下了自己的外衣,眼睛猥琐的四处转动着。

     此时,床铺上传来的声响让常少爷的视线最终固定在了那里。边朝着床铺走去,边迅速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,直到露出了白色的内衣。

     床帐内的颜徐此时正闭着眼睛,她知道,此时,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 她蜷缩着身体,脸缩进自己膝盖里面。此时,她的背部突然有了浅浅的灼热感,就如同之前在浴池里面一般。她知道,它,要来了。

     待到她抬头之时,她的眼睛闪着悠悠的红色光芒。望着近在咫尺,投影在床帘外,衣衫不整的那个放大的男性影子,颜徐的嘴角拉开了一抹笑容,一抹邪气的笑容。

     寻芳楼之中,当那影子闯进了杯觥交错,满是人的大厅之时。白犀便迷失了方向。在那亮堂堂的烛火之下,所有人的影子都是相互交叠的,这让白犀一时之间,丧失了判断的能力。

     他四处张望着,前方走过了一个人,那带着的影子都让白犀紧张的跳出了大厅,连续几个跟头翻到了大厅之外的院子中。后来发现,这只是敏感的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 白犀虽然身上流着与旁人不同的血脉,有着不弱的能力,但毕竟只是个十六十七的小孩子,并没有特别强的实战经验。此时才反应到,自己一离开,那颜徐便是自己一个人,更何况常家的大公子还是个有着恋童癖的变态,想到这里,白犀不由得心头一乱,暗自谴责了自己竟然中了这个调虎离山之计。急忙转身,刚想使出轻功跳到屋檐上。

     一个转身的时间,白犀就发现,自己动不了了。自己的脚,自己的下半身仿佛都被钉子钉在地面上一样。白犀努力的回过头,发现自己的脚边,竟然被一个影子牢牢的扣住,那个影子正快速的爬过自己的脚,螺旋上升,缠到了白犀的大腿,接着是腰。白犀的手艰难的动了动,扣出了袖子里的尖刀,他的动作却比不上影子上升的速度。白犀想着,没想到今日竟然栽在了一个影子手里。这个影子的力量,白犀自然知道,这个影子企图夺取自己的身子,控制自己的举止。

     若是真让影子抢夺身体,白犀便会咬舌,这是唯一可以拖延时间的方式。

     白犀隐者身子,在月光之下,院子中,大厅内几对相互看上的姑娘拉着客人朝走去,来来往往的人群虽然没有络绎不绝,但是隔一会儿,总有那么几对经过白犀的身边。

     却没有人发现那地上凭空而出的影子,以为,只是外头什么的倒影罢了。更没有人知道,他们的身旁,正在经历着这生死一刻的挣扎。

     影子用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缠绕上他的脖颈,正直起身子,想要从白犀的耳朵钻入白犀体内之时。

     从对面屋檐上,凌空射来了一只白色银针,那银针伸长手掌长度,却有着小拇指一半的粗细,只在前头拔尖处,锋利异常。

     那凌空而来的白色银针准确的贯穿了那影子,那影子瞬间被力打成了两半,颓废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 白犀顺势向后跃起,逃开了那影子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 那毕竟只是个影子,三秒的时间,便逃窜到大厅,借着人群的掩护,不知道逃脱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 白犀这才松了口气,看向屋檐顶端,救他的人正是乌玉。白犀迅速跃起,跳到了屋檐之上,道:“帝上呢?“

     “放心,帝上已经去找巫使大人了。“只是两个人私密的对话,乌玉和白犀并没有称呼公子,小姐,而是用回了最初的称谓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大意,若是巫使大人出了什么事情,我们便是失职,这点,我在你初入梭子的时候便告诉过你。“乌玉难得严厉的说。

     白犀低下了头,道:“确实是我的责任。“

     乌玉冷眼看了看那满头银发的少年,放低了声音道:“这次就算了,下次不许再犯。“

     白犀点了点头,刚想开口说什么,却看见乌玉抬起了手,阻止了白犀的开口,说: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这里确实太诡异,没有想到,竟然会有西玄的阴兵出没,看来,这里确实有什么东西。“

     白犀点了点头,说:“不过这个的威胁并不大,只是影子。“

     “可不要小看了这个,虽然它没有练出实体,但它跟南临的虫蛊不一样,这个影子,回抢夺人类的身体,控制人类。而南临的虫蛊却不会,除非虫母,那也要进入人的身体,才有这个效果。若是刚才我没有救你,你的身体,啧啧啧,就可惜了那么好的身体咯。“

     白犀满头黑线,他真是想不到,为什么平日看似冷酷的乌玉,每每到了自己这里,都会冒出轻率的语气。

     白犀完全不想跟乌玉继续这个话题,抬脚就要走。

     “诶,你去哪里?“乌玉一把拎住了白犀的领子。

     “去找巫使大人。“

     “你是要去做第三者啊。来来来,我们还是去寻芳楼逛逛,看看有没有什么乐子吧。“说完乌玉抬脚一走,扯着白犀就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请问,你能放开我吗?“白犀手脚僵直的被拖着,完全放弃了反抗。

     “我觉得不能,哈哈哈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