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零四章 围捕王仪
    人的生命,永远只有一次,要如何活着?你的选择,只能有一个。

     徐清若是最懂得这样的道理,她看着没有任何动静的颜徐,心里这样想着,所以,她总是习惯,为自己选择一条更好的路。

     她的手缓缓地从颜徐的面具上移开,再缓缓地站起了身子,转身,离开了这个房间。当这门在陌生的环境中合上,颜徐的耳边隐隐约约能够听到,从这郊外的某个破房子中,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:“徐清若,你不是说要回西玄,为何你还不动身?“

     “我还有一件事情,没做。“

     “你不会是想,你现在做了岂不是为太平给了方便?“

     “我,是为了我,因为我想做,不是为任何人,记住了吗?“

     “额,嗯,行,行。“

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当阳光洒下地面,这一夜,又有多少人未曾合眼,也许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那街角挑货的壮丁惊奇的发现,今日的街道上,自己并非第一个。那在朝着街道涌来的数十名大汉让那壮丁望而却步,急忙抬脚,绕了一条较远的路。

     约莫二三十人队伍穿着常州官兵的服装,从那训练有素的模样,也能猜得到大概这些人应该就是官兵。就是不知,这些不像是抚州城内的官兵,到底是从何而来,又是去往何方。

     那些个训练有素的壮汉整齐快速的朝着抚州城内跑去,那去往的方向,正是镇府司衙。

     其中前头带领的人,正是叶思远的亲信。

     常州的官兵如何管到了抚州的地界?

     那些官兵围起了镇府司衙,那亲信上前敲起了大门,扣扣直响,那逐渐围绕上前,看热闹的百姓也不知道是被这阵势吸引了,还是被发出的响声惊动了,纷纷上前一步,自觉的群聚而围。

     那镇府司衙的门口,被敲得空气之中都能看见从门上弹起细小的尘埃。

     没一会儿,那大门才缓缓被打开。门后站着便是王仪,王大人。

     王仪导师显得平静,身旁的王亮打开了门后,王仪上前迈上一步,跨出了门槛,硬生生的将那敲门的亲信压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 王仪环顾四周,这周围二三十人的士兵正带着器械怒目而视,唯独不见今日的主角之一,叶思远。周围的百姓远远地议论着,抚州的巡捕也到了六七人,不过确实二话不说,什么也不做,远远的隔离着百姓和这士兵的距离。

     这局势一眼明了。

     王仪镇定自若的负手而立,道:“原来,常州的官兵也能管到抚州的地界。这倒显得我这个抚州的镇府,有些无用了。“

     那亲信做出一副凶狠的模样,举着手中的信件,朗声道:“王仪,你身为抚州的镇府,却私通南临的间谍,已经上书到了帝上的眼前,你还有什么话说。“

     王仪面对这个指证倒是微笑,说:“就单凭着这个信件王仪肯定是不服的,若是叶大人能够拿出更有力的证据,那么王仪倒也心服口服。“

     “王大人,不要激动。“官兵之外,竟然出现了叶大人的声音。声音到后,叶大人,才缓缓的走出了官兵的队列,道:“王仪大人,可是当朝的状元,敢问,在太平,若是怀疑与他国私通者,该当如何?“叶思远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。

     “若是怀疑与他国私通者,证据确凿,当斩。若是证据不足,羁押,上报朝堂,五日内若无证据,则放之。“王仪朗声念道。

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王仪大人就请吧。“叶大人微微一笑。身旁的两个士兵上前一步,竟然就要捉拿王仪,那王亮见到此情景,上前一步挡在了王仪的面前,一副拼命的模样。

     “王大人,这样你就不配合了,若是你是无辜的,自然会把你放了,你放心。“

     “叶大人,王某没有不放心,只不过王某是想要提醒叶大人,免得,坏了太平的规矩。这太平,不论什么时候,抓人,不是羁押官员之前,这都得由品级高的官员执行,我想不用我来提醒,这叶大人的品级,还有王某这帝上亲赐巡使的品级了吧。“王仪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王大人,若是你非要这般说,恐怕这抚州内饰没有人敢动你了吧。你这样,岂不是,让我枉对了太平的恩情?“叶思远笑容瞬间变得阴霾了许多:“这周围的百姓,该如何看待我呀,你说对吗,王仪,王大人。“

     叶思远的开口,让王仪皱了皱眉头。且不看这个场景,动武起来,王仪是跑不掉的。这周围的百姓看着,这话一出,倒显得王仪的不是了,就理上,虽然叶思远没有资格批捕自己,话若是说绝了,对太平的法制也不是一件好事。这样想来,叶思远不愧是老谋深算的狐狸了。

     王仪内心自然知道,若是进了叶思远的牢狱,不要说能不能洗脱冤屈,怎么死的都不一定。

     若是不去,这个情景,要如何圆过来呢?

     “不如我来,各位看如何呢?“一阵洪亮的声音从百姓群中响起,这个陌生的声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。转头一看,人群之中也不由得留出了一个空位,那个空位的中间,竟然站着一个身材健壮的中年人,中年人留着短小的胡须,负手而立,那浓眉大眼中透露着少有的精神,身子挺拔的如同一棵松树一样,站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 他对于叶思远,还有王仪来说,都不会陌生,那就是诸葛亓。

     “诸葛,诸葛大人。“这一见,叶思远没有想到,真的会在抚州看见真人。他礼貌的行了个礼,眼角却瞄向了身旁的亲信。

     那亲信尴尬而焦虑,在叶思远的耳边说:“大人,诸葛军明明驻扎在前川。“

     叶思远听到此话,眼神一凛,恶狠狠的瞪了那亲信一眼,那诸葛军在前川,却不代表诸葛亓也在。

     “叶大人,别来无恙呀,记得之前,在常州的时候远远的见过叶大人一面。“诸葛亓带着身旁三四个亲兵,面无惧色的走进了那二三十人的包围圈内,对着叶思远回了个礼道。

     “诸葛大人,别折了下官。“叶思远谦卑地说。

     “我偶然经过了这里,听到了叶大人的话。双方所说,自然都有道理,不如就将王仪大人,押到我处,再调查如何?我这个官阶,该是够了吧。“诸葛亓微笑的看着叶思远说。

     “这是自然的。“叶思远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将王仪大人还有那封信都带走。“诸葛亓对着身旁的亲兵道。那两个亲兵上前,走到了王仪面前,而叶思远那常州的士兵则退后了几步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 “叶大人,还有何话要说?“诸葛亓礼貌地看着叶思远。

     叶思远现在算是有苦难言。之前本来的计划,谁知道中途冒出个程咬金,诸葛亓来,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打乱。自己已然没有了理由扣押那王仪。

     所幸那账本的木盒,里面布满了尸虫的毒性,一般人碰触不到。如今想来,自己也仅仅剩下了一条路可以走。

     叶思远为官多年,自然有自己的分寸,知道什么该做,什么该做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 于是叶思远后退一步,对着诸葛亓说:“既然如今,就劳烦诸葛将军了。“

     看模样叶思远是打算撤了官兵,既然这次逼不到王仪,那自己留着就没有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 看着叶思远带的官兵离开后,那巡捕房的人,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现场。百姓也都各自散去,毕竟,已然没有什么好戏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