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九十七 王仪的危机(三)
    龙骧穿着上衣,正在桌边书写着什么,今日的气色已经大好。乌玉送走了那长衫男人后,走进了密室中,对着龙骧说:“帝上,巫使大人,似乎,精神并不好,要不要回去看看?“

     龙骧停住了手中的笔,脸上闪过了浅浅的担忧,还有思虑。他放下了手中的笔,站起了身子,踱了几步,道:“不了,让白犀好好照顾她,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情,我定拿他是问。“

     “帝上。“乌玉看了看龙骧的背影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但还是没说:“是,帝上。“

     “查出来了嘛?“龙骧问道。

     “这,还没有。西玄的梭子还没有来报。“

     “颜徐究竟是不是徐家家主,这个事情,定要给我查清楚。“龙骧道。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

     说完乌玉便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 龙骧看着墙面,拳头紧紧的拽着,过了许久,才松开,缓缓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龙骧何尝不想,可如今,自己该如何面对颜徐?

     镇府司衙内,王仪正看着手中的卷宗,上面正是最近的失踪人口名单,刚浏览到杨西强的名字,此时门外传来了浅浅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 “进来。“王仪本以为是王亮,没有想到,进来的却是近日那新收留的大姐,东儿的娘。

     “王大人。“东儿的娘刚出声,那王仪便放下了手中的笔,急忙起身,笑着说:“大姐,有事吗?“

     “没,没。“东儿的娘急忙挥动着手,面色因为不好意思而显得发红。东儿的娘满手粗糙,一看,便是贫苦的劳动百姓,她不好意思的来回搓着手,道:“我只是来谢谢王大人的。对我们母子的救命之恩,若不是王大人,可能我们已经。“

     “大姐,不用多谢。你也是受我们的牵连。我冒昧的问句,东儿的爹。“王仪思索了下,说。

     “他爹,他爹。“东儿的娘,面色突然显得很难看,更多的是恐惧,道:“他爹,死得早,只剩下我们两个了。“

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大姐,就安心地留在这里吧。东儿是个好孩子,也是个聪明的孩子,若是大姐不介意,可以让东儿过来跟着我学学字。“王仪温和的笑着说。

     东儿的娘听到此话,脸上更加诧异,甚至带着内疚。道:“王大人,对我们真是太好了,这实在无以为报啊。“

     “大姐别客气了,举手之劳,大姐若是内疚,就多帮着审婆婆吧。“

     “那就多谢大人了。“

     王仪抬了抬手,示意东儿的娘起身,东儿的娘双手依旧搓着,转身离开,还未走出几步,也许是觉得良心不安,便转过了头,对着王仪说:“大人,其实,我的相公,名字,叫杨西强。就是,之前,被王大人抓的那个,怪物。“

     此话一出,王仪倒是愣了几秒,手指抚摸上那卷宗上的名字,抬头,道:“那么东儿的爹,便是抚州失踪人口中的其中一个?“

     东儿的娘,点了点头,说:“他,不是失踪,而是被害,他被害的时候,我便在旁边。“

     听到此话,王仪的心中不由得一跳,他知道,他已经快要接近真相。他努力的平缓着气息,问道:“不知道,大姐,愿不愿意,跟我详细说说?“

     东儿的娘低下了头,脸上写满了恐惧,没有过一会儿,抬起了头,坚定地点了点头,道:“愿意,王大人,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可好。“

     “说。“

     “若是我出了什么事情,能帮我好生的照顾东儿,护住东儿周全吗?“东儿的娘眼中含着悲伤,道。

     “我答应你。“王仪点了点头,自然知道,东儿的娘说出的这些秘密,该是,最见不得人,最危险的秘密了。

     王仪扶着东儿的娘坐在了凳子上,耐心的等了一会,东儿的娘才缓缓的开口,道:“我的相公,到处打着长工,赚着微薄的工资,但也够养活我们一家老小了。我们虽然贫穷,但是胜在一家人健健康康。直到一天晚上,那天,我还记得,我们正讨论着明天要把围墙脱落的洞给补上,相公还说着最近尸体失踪的事情,他也是打工的时候听到的,说最近总有人的坟墓被挖了,尸体不见之类的。我们还讨论着是不是做了什么缺德事。但没想到,我们家,竟然也会遭受这种灾难,我们。“东儿的娘越说越激动,王仪不由得递过了一杯茶水,安抚道:“大姐,喝口水吧。“

     东儿的娘颤抖着双手,接过了那茶水,喝了一小口,才缓缓的平静了下来:“那天晚上,我出门,东儿在隔壁的邻居家睡着了,我抱着东儿往着家中走着。才刚到门口,就听见里面传来了碗筷砸碎的声音,我想要冲进去,但是看到怀里的东儿,我便躲在了外面。我能听见里面,相公的惨叫声,他大喊着快跑,快跑。我知道那是说给我听的,我躲在围墙外面,朝着那个脱落的洞看着里面,看见,那个女人。正将一个东西,往相公的嘴巴里伸进去,然后,相公的骨头,身子,就非常,非常痛苦,他全身,都有着红色的线,一块块,还流着脓水,还。“许是说不下去了,东儿的娘不自觉的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,浑身止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 王仪伸手拍了拍东儿娘的肩膀,道:“大姐,别说了。你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。“

     东儿的娘手捂着自己的脸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在东儿爹遇到这个事情前,失踪的,都是尸体吗?“

     东儿娘平稳了下,点了点头,颤抖的说:“对,都是尸体,都在郊区。“

 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东儿的爹应该是第一个,失踪的人口。“

     东儿娘颤抖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大姐,你刚才说,你看到,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的样貌,你还记得吗?“王仪问。

     东儿娘点了点头,道:“记得,不光记得,我还知道,她是谁。“东儿娘抬起头,对上了王仪的眼神,那眼神中满是愤怒。

     王仪愣了愣,东儿娘竟然知道,那个女人是谁,这个可算是一个重大的线索。但是既然知道,为何东儿的娘迟迟不肯报案呢?看来,这个女人,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 “那个女人,还在抚州?“王仪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是。“东儿娘点了点头,头便低下,看着地板。

     “不知道,大姐,愿不愿意,说出她,是谁?“王仪试探性的问道,他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,毕竟,这不是一件小事,尤其是对于没有任何背景,艰难活着的小百姓。

     东儿娘并不出声,她的手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衣角,她在犹豫。犹豫了很久,很久,久到王仪几乎就要放弃的时候,东儿娘才开了口。

     “王大人,我可以告诉你,她是谁。“东儿的娘抬起头,她的眼中有着坚定,“但是请王大人,记住,刚才的誓言,定要护得东儿的安全。“

     “我答应的,自然会做到。“王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东儿娘深深吸了口气,用力的说:“那个女人,就是寻芳楼的头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