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章 客栈起火
    一百

     “公子,为何不去看看小姐?“白犀也许是看不过龙骧,从屋顶上跳落,冲出了客栈的后院,追过了一条街,跑到了人没有太过繁闹的地方,然后跑到了龙骧的面前。

     龙骧身后的乌玉拉住了白犀。

     龙骧看了看白犀,并不说话。白犀继续问道:“小姐病了,不吃不喝,就等着帝,公子,公子还是去看看小姐吧。“

     乌玉拉着白犀走到了一边,小声的道:“在帝上面前,怎么如此多话,帝上如此做,自己有他的道理。“

     白犀皱着眉头,有着犹豫还有纠结,转向了龙骧,希望从龙骧的眼中看到什么。可是龙骧,只是静静地看着天空,不闻不语。

     客栈内,常子君看着身后的白犀冲出去,待到走廊没人后。她脸上的微笑,才缓缓地褪去。她的手指甲嵌入了掌心。看起来,也许自己是赢了,那颜徐若是还醒着,必定能够听见自己的对话。她一定伤心欲绝。但常子君也能看出来,龙骧那不自觉瞄向房间的眼光,还有偶尔心不在焉的神态,他想的都是颜徐。他此次来找常子君,也是只是问问,那幅画的细节。

     如何看到?如何画下来,这一切真实的原因,自己当然不会跟龙骧说。

     翠儿之前说的,徐家妹妹可能不是徐公子亲妹妹的话,如今就如同针一样刺进了她的自尊的肉里。

     颜徐的眼光瞄向了那此时没有旁人在的,颜徐的房间。她知道,她永远都赢不了,那个徐家妹妹?除非。

     常子君从小到大,都是名门贵家,家境殷实,自己也报读诗书,人也聪慧异常,那从小的自尊心,自然是强的。可以说,常州所有的男人,都喜欢着自己,唯独这个,从安阳城来的徐公子,吸引了自己,但徐公子的心中,却有着徐家妹妹。

     得到的,越觉得渴望,越有想要征服的欲望,此时的常子君心中的邪恶的一面,正缓缓的主宰她所有的神智。

     正巧翠儿手中正提着一盏煤油灯走到了常子君的身旁,道:“小姐,该回去了,天色暗了。“

     常子君点了点头,刚想提步离开,却看到了身旁的草堆。

     她的手指紧紧地拽着,心中,似乎有一个声音,在对自己说:若是现在点了,没有人可以找得出原因。放吧,放吧。

     不行,你不能这样做,这样做会出人命的。

     常子君心中另外一个声音响起,就在常子君犹豫不决,突然自己的身体,不受了控制,她伸手,打落了那翠儿手里的煤油灯,煤油灯就这样,倒在了草堆旁,没一会儿,大火照亮了常子君的脸庞更照亮了常子君脚边硕大的影子。

     “小姐,快走,快走。“翠儿跟着常子君愣了一会,神智恢复后,赶忙拉着自己的小姐,想要从旁边的后门离开。

     但下一刻,常子君,竟然甩掉了翠儿的手,道:“快去捕房,找人。“

     “可是,小姐。“翠儿被往后推了一步,带着哭腔叫道。

     “你走,快,我去找徐家妹妹。“说完常子君转身,朝着小楼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 翠儿看见这个情形,咬了咬牙,大声的呐喊,唤来了小二,人便冲进了外面,朝着捕房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 刚上了二楼,底下的火势显然,已经不受了控制,小楼里,都能闻到浓浓的烟味。

     常子君拍打着房门,大声道:“徐家妹妹,徐家妹妹,着火了快走啊。“

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颜徐缓缓地打开了门,常子君赶忙拉到颜徐的手,道:“徐家妹妹,快走,着火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可是,火,是汝放的。“颜徐在房间内,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 这一开口,让常子君愣了下,手也不自觉地放开了。

     “你,你说什么。“

     “火,是汝放的。“

     常子君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,道:“你,你都看到了?“常子君皱着眉头,她的心中忐忑不安。她,都看到了?万一之后说出去了,不要说徐公子不会感激我,其他人会怎么看我,那我的名誉不就。

     不,她不能救,她,必须死!

     若是说之前的常子君还想着救出颜徐,龙骧会感激自己之类的。那么此时的常子君,便是对颜徐起了杀心。

     尤其是她知道是自己放火之后,不管她会不会说出去,不管她说的话,有没有人相信。她都必须死!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常子君不由得将门口的颜徐一个用力,推进了房间内,拉起了房门,对着里面喊道:“徐家妹妹,我知道你不喜欢我,我何曾喜欢过你,我们都喜欢徐公子,但是徐公子只能喜欢一个。你还记得,我和你之前说的话吗?我们来打个赌,看徐公子,究竟是会先救敌国间谍的你,还是我。你给不了徐公子想要的东西,我都能给,我都能。“

     颜徐在房间内静静的听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她的手不由得摸向自己的背后。是的,她身上流淌着西玄徐家的血脉,这个是自己永远逃脱不了的宿命。

     作为龙骧来说,也许最难以接受的,便是这个吧。

     他是太平的帝王,他永远都是。

     而自己。她拿起了一直随身携带的小龟壳,里面写着自己的命运。终将,还是要走了啊。颜徐坐在了墙角,蹲下,蜷缩着身子。不再说话,也不逃,也不叫,只是静静地等待着,这离去的一刻。

     “着火了着火了。“小巷旁边的街道,起了阵阵的喧闹,人们相互逃窜着,终究引起了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 “什么起火了。“白犀伸手抓住了其中一个逃跑的人,询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就是前面,前面客栈,突然起了大火。“那个人着急的说完,匆忙的逃走了。

     客栈起火。

     白犀还没有作出反应,龙骧却是第一个冲了过去,满心的焦虑,还有所谓帝王的思虑,太平西玄,徐家,种种的事情他已经无心考虑,如今满脑子浮现的都只是颜徐,颜徐还在那个客栈里。

     她一定很害怕,她一定,很无助。

     之前不愿意过多的接触颜徐,是害怕颜徐的安危,他不愿意再发生那次的事情。本想要等到所有的一切结束之后,但现在,似乎已经等不到了。

     乌玉还有白犀也毫不畏惧的朝着那起着熊熊大火的客栈跑去,来得及吗?所有的一切,来得及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