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零三章 账本
    “先生,先生。要去客栈吗?“王亮看了看身边的王仪,小心的问道,王仪负手而立,立在了镇府司衙的门口。看着远处偶尔有亮光的客栈,一言不发,沉默了一会儿,王仪才开口,道:“张掌士官都说没事,那应该是控制下来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先生,张掌士说的。“王亮停顿了下,脸色显得有些担忧,明显是听到了张猛的话,心中生了些许的顾虑。

     “害怕了?“王仪转头看了看王亮,又转过了头,笑着说:“这一天,早晚会来的,若是叶大人不做些什么,我倒觉得不妥了。“

     “我不害怕,不论会有怎么样的危险,我都会在先生周围。“

     “哈哈好,那你便帮我去趟客栈,然后回来睡个好觉便可。“王仪笑着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 王亮看着王仪神态自若,心中不由得缩了缩,总觉得先生的仕途命苦了些。之前是不得志,现在却又。王亮跟在了王仪的身后跑进了镇府司衙,边走还不忘喊着:“先生,等等我呀,刚才你让我干啥来着?再说一次成吗?“

     王仪走进了房间中,路过了书房,房中的阿朵仍旧发呆的看着那木盒子。王仪未多说什么,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中,他记得,自己带回来的书中,似乎有提过那南临的尸虫。

     叶大人明日到达,只怕,不会有什么好事,自己当务之急,便是将那账本取出,抄录一份,如此,才能作为扳倒叶大人的呈堂证供。

     这也算是帝上第一次的翻身之仗,唯有解决抚州之事,帝上,才能真正的掌权。

     想必,先帝,也是这般想的吧。

     龙骧回到了密室,一言不发。身旁的乌玉和白犀脸上都带着愧色,尤其是白犀,虽然他知道,这个事情,并不少见,尤其对梭子而言。

     两个面面相觑,长时间的沉默,让两个人都发现了龙骧的异常。的确,客栈着火,颜徐的失踪对于帝上来说,都是不小的打击。

     乌玉上前一步,道:“帝上,叶大人的队伍,如今只怕已经进了城。“从刚开始禀告帝上,在城外后山发现了叶大人亲信,二三十人的队伍正朝着抚州前进的消息。直到过了将近半刻钟,龙骧却迟迟没有反应,仍旧维持着这个姿势,负手而立,看着墙壁,发着呆。

     “帝上。“乌玉看见龙骧仍旧没有反应,再次出声:“请帝上下旨,让臣带队,调动附近的军队。“

     这下龙骧有了反应,道:“王仪,将那账本带来了吗?“

     “王仪大人那里,还没有任何的消息。“乌玉低着头。

     “诸葛大人那儿呢?“

     “诸葛大人的军队,仍旧驻扎在前川。“

 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。调动军队,哼,如今常州只怕被叶思远围得死死的,而常州又是抚州的必经之路,去哪里调动军队?寡人刚登上位置,只怕寡人除了禁卫,其他的人,都调动不了。“龙骧无力的说,口音之中充满了颓废和沮丧。

     乌玉听出了龙骧口中的沮丧,难不成,一次火灾,就让龙骧意志消沉了吗?

     帝上之位,原本就是充满了荆棘和困阻。除了你,所有的人都虎视眈眈,甚至连亲人都不可幸免。尤其是初登帝位的龙骧,看起来,如同龙,还未分晓之前,却不知你是龙腾万里的龙,还是被拔去了鳞片的蛇。

     白犀脚步向前一步,似乎想说什么,却被乌玉一把抓住。乌玉对着龙骧说:“臣等告退。“

     说完,便拉着白犀走出了密室。刚走出密室,白犀便甩开了乌玉的手,皱着眉头道:“你为何不让我说。“

     “你要说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让我再去火场寻一次。“白犀道。

     “寻找巫使大人?“

     “是,你知道的,火场里面根本没有巫使大人的人,也许,巫使大人还活着,也许。“

     “没有也许,不是都找到那巫使大人宝贵的龟壳了吗,如何还有可能?“乌玉打断了白犀的话语:“如今帝上都这般模样,怎么可能让旁的事情分了心。此时,正是帝上能否夺得太平政权的重要时刻。你难道不知道,那些个大臣,哪个不是自私自利,拥兵自重?若是帝上不拥有自己的势力,如何治理太平,别忘了,若是太平忘了国家,或者太平从了旁姓,对于我们来说,都不是好事。你别忘了,梭子唯一的解药,在龙家手里。“乌玉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 “所以,就能放弃一切吗?“

     “不是放弃一切,在自己成为强者之前,你的一切,都是虚假的。记住,白犀。“乌玉说完,径直往前走去,独自留下白犀一个人,发着呆,口中不由得喃喃自语道:“权力,真的有那么重要?“

     是的,很重要,很重要!

     徐清若戴着斗篷,跟在了一个看起来鬼鬼祟祟的人后面,来到了一处山坡,一处似乎不太隐秘的山坡,那个人偷偷摸摸的看了几眼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 徐清若趁着天黑,慢悠悠的走到了那小处的山坡。山坡那头空荡荡的,唯有那一处看似新处的土包微微的隆起了一角。

     上面洒着新土,土壤在夜晚微薄的空气中,染上了露珠。

     徐清若看着这个土壤,嘴角突然泛起了苦涩的笑容。她开口,似乎对着自己说,又似乎对着那土壤说:“何必呢,爱情,只是虚妄,若是你知道,到头来是这个下场,不知道,你还会不会重蹈覆辙,红珠,姐姐。“

     “这不怪你,只怪你为了旁人,轻贱了自己。“

     可惜,这山坡上,除了昆虫偶尔发出的声音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 阿朵看着窗外,不知不觉,天色已经渐浓,浓得化不开。

     之前听闻了红珠的事情,总觉得不应该,不应该得甚至都不会同情,可是如今,不知不觉,自己似乎也陷入了这样的地步。

     若是打开,自己就得回到南临,若是不打开,也许,王仪,活不过了明日。自己该如何选择?

     阿朵叹了口气,这该是十多年第一次叹气声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