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三十 两国鼎力(二)
    太安殿中,龙骧看着久未曾见到,更加成熟稳重的王仪,他知道,这个人,将会是未来太平的栋梁之才。

     虽然龙骧并不知道,为何王仪愿意留在抚州,而不愿意回到安阳。但龙骧并不反对,毕竟如今西玄对太平的野心昭然若揭,抚州又是太平和西玄最近的接壤之地,有王仪坐镇,自己倒也是觉得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 如今王仪突然从抚州来到了安阳城求见,莫不是,生了什么变化?

     王仪道:“帝上,可是接到了那西玄徐家端灭了巴夷之事?“

     “探子,已经来报了。“

     “那帝上可是想到了什么?“

     龙骧点了点头,道:“五年前,西玄的正春祭祀,似乎出现了徐家的返祖之人。但是五年却又没了消息,如今端灭了巴夷族,想必,西玄是想向这四国宣告,西玄徐家又了返祖之力了吧。“

     “帝上英明。这西玄可是带着野心而来,明显,这次让徐家兵端灭巴夷,是有目的的。“王仪略微的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 “你说的是齐鲁之国吧。“龙骧微微一笑,笑容印着王仪的眼神,都是充满了相互的赞扬。

     的确,聪明之人聊天,显得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 王仪点了点头道:“臣担忧的便是,西玄,会从齐鲁下手。“

     “你担心的,不是没有道理,但能让如此急切地从抚州赶过来,没有那么简单吧。“龙骧道。

     “帝上英明,这次让臣从抚州赶过来,却是没有那么简单。臣在抚州的这五年,便是为了查清楚西玄是否做了什么,当年叶思远的案子,不可能没有黑手。果不其然,臣发现,叶思远之前,西玄便有了人,潜伏在了抚州,叶思远身上发生的奇门外道,都是来自西玄。“

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西玄是有目的的?掌控z叶思远,杀害抚州的命官,常州是去到抚州唯一顺畅的道路了。若是这般说起,的确是心思缜密,算起来,也是从先帝时候说起了。“龙骧不免觉得心惊,这样长远的计划,也许先帝时期,发生的抚州叛乱那个时候,西玄就有了这个心思了。

     “若是如此,西玄的目的,很是明显了。“说完王仪抬眼看了看龙骧,龙骧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龙骧没有开口,王仪自然也没有开口,他等着。龙骧沉吟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不管怎么样,这五年你给寡人写的密折,寡人也都看到了。抚州清理的不错,西玄应该也发现了,所以把重点放在了齐鲁之国上。王仪,你有什么看法?“

     王仪思考了一会儿说:“齐鲁虽说是小国,却是重要的通商口岸,五年的中幽海市很多都是从齐鲁之国通商,这金钱的流通量可是不得了的。当年康玄王朝的时期,齐鲁之国接壤康玄王朝,自然成为了附属国。如今康玄王朝分裂,齐鲁之国,自然也成为了两边地刺,是成为对方的刺还是自己的刺,这个就是关键了。“

 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西玄也是如此想的,所以才铲除了巴夷。为的就是让齐鲁感到恐慌。不过齐鲁之国已经出使太平,说明,齐鲁之国有意寻求太平的庇佑。“龙骧道。

     “所以,臣认为,帝上,该去趟齐鲁之国,向别国表明,太平与齐鲁之国,是友好的邻邦。“王仪道。

     “可是,用什么理由?“龙骧了然的微笑道。

     王仪也微笑的点了点头,他们知道,对方的意思。有些东西,既然双方都想到了,也就不用挑明了说,毕竟该来的,总是会来的。

     “帝上。“宫殿外的小太监低着头,快步的走进了宫殿中,手高高举过了头顶,上面捧着一封书信,一看便是华贵的信封。

     “齐鲁之国前来的帖子。“

     王喜走到了小太监的身旁,取过了信件,那小太监便起身,一样的姿势,后退出了宫殿。

     王喜恭敬地将信件送到了龙骧的面前,道:“帝上。“

     龙骧伸手接过了这看似价格不菲的信封,打开看那洒了金粉的纸筏,瞄了几眼,抬眼,就见到王仪微笑的拱手道:“恭喜帝上,理由来了。“

     龙骧微微一笑,将信纸放在了王喜的手中,问道:“这邀请寡人前去齐鲁,算的是国礼,依你看,寡人该携带哪位妃子合适呢?“

     王仪思考了下,道:“帝上乃是先帝的独子,皇位继承理所应当,更没有自己的党派加持,做起事情来,难免不顺。但最近中幽海市的开期在近,商人不少。若是依臣之见,自然,只有如此了。“

     龙骧点了点头,丝毫没有不悦之情,对着身旁的王喜道:“帮寡人拟制旨意,就说此次出使齐鲁之国,携伴珏妃娘娘,妍妃娘娘同去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王喜点头,走出了宫殿之中。

     龙骧转头对着王仪说:“待会,让王喜送点东西给你,不是什么稀罕物,却也是宝贵得很。“

     “臣多谢帝上赏赐,但臣着实没有什么需要的。“王仪拱手道。

     “王仪啊王仪,你就是聪明,但是,却不懂人情。这礼物,不是给你的,而是给,你要拜访的人的。“龙骧浅浅一笑,算是信了人无完人。

     “多谢帝上。“王仪这次没有了拒绝,而是干脆的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 西玄

     清浅的水在池子中摇摇曳曳,温热的雾气附着在白皙的肌肤之上,及腰的黑发散落在水中,如同铺展开的锦缎。透过丝丝点点的青丝,你能看见,白皙的背上,那一个如同火焰般的图腾,赫然就是徐家旗帜上的图腾,令人惊奇的是,这个图腾,透过娇嫩的肌肤,更像是,镶嵌在肌肤之上一般。

     “家主大人,帝君有请。“水池之外,传来了徐清若的通报之声。

     少女没有回话,过了许久,才缓缓的从水池中,走了出来。伸手一揽,身旁奴婢递上来的外外袍顺势挡住了姣好的身材。

     这少女看似十四五岁,该有的,都有了。待到少女回头之时,她额间的那点朱砂如同宝石一般,闪闪发光一切都如此美好,直到,她的脸上,戴着没有任何表情的白色面具,破坏了这一切,包括看似美好的身姿。

     她知道,该来的总会来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