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三十一 西玄任务
    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大街上传来孩童嬉闹的声音,鞭炮噼里啪啦的在耳边炸开,都城的两道都布满了朝臣还有帝王,夹道欢迎,十里红毯,这可是西玄最大的国礼,放在了康玄王朝,这个礼节也是隆重的,这样隆重的礼节,是为了谁?

     自然是为了那徐家的家主,那徐家的返祖之人。

     那白色裹衣,围着腰甲,百余名的徐家兵精神抖擞地坐在高马之上,走进了都城。

     底下围绕着的百姓都在窃窃私语,“这徐家算是扬眉吐气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可不是嘛!“

     “看,连帝君都来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可不就是嘛,这徐家的返祖,已经将近百年没有出一个,如今出了一个,看来西玄要出头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哼,肤浅。“身后一个穷酸的书生嗤之以鼻道。

     “什么肤浅?“前头几个议论着人回头不服气的道。

     “徐家的返祖,乃是阴将,这阴将本就是打仗见血的将军,阴将一出,必出战争。当年的康玄王朝的事情忘记了?这西玄要打仗了,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,你说你们不是肤浅,是什么?“那穷酸书生道,说完还哼了一声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 “你看看,这书生在胡说什么。别理他。“

     “我看是读书读傻了吧。哼。“

     徐家

     清浅的水在池子中摇摇曳曳,温热的雾气附着在白皙的肌肤之上,及腰的黑发散落在水中,如同铺展开的锦缎。透过丝丝点点的青丝,你能看见,白皙的背上,那一个如同火焰般的图腾,赫然就是徐家旗帜上的图腾,令人惊奇的是,这个图腾,透过娇嫩的肌肤,更像是,镶嵌在肌肤之上一般。

     “家主大人,帝君有请。“水池之外,传来了徐清若的通报之声。

     少女没有回话,过了许久,才缓缓的从水池中,走了出来。伸手一揽,身旁奴婢递上来的外外袍顺势挡住了姣好的身材。

     这少女看似十四五岁,该有的,都有了。待到少女回头之时,她额间的那点朱砂如同宝石一般,闪闪发光一切都如此美好,直到,她的脸上,戴着没有任何表情的白色面具,破坏了这一切,包括看似美好的身姿。

     她知道,该来的总会来的!

     西玄的皇宫中,华丽的装饰,贵重的珠宝,随意的点缀在一些随处可见的瓶子,或者是帘子上。

     在华丽的宫殿之中,一个穿着重色,绣满了金丝拖地长袍的男人,正负手而立,似乎在等着谁一般。

     “徐家家主到。“宫殿外传来了太监的通报声,这个男人转身,脸上露出急切的目光,这个人,赫然就是西玄的帝君。

     看,殿外,那穿着红黑色披肩的豆蔻少女,在宫女们的簇拥之下,徐徐而来。

     “徐颜,朕等了你很久了。“西玄的帝君急切的走上了前,伸手托起正要行礼的颜徐。

     “参见帝君。“颜徐浅浅的点了点身子,帝君的手还没有碰触到颜徐,颜徐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那帝君倒是没有说什么,收回了手,仍旧保持着皇室的微笑,道:“如何,朝臣夹道欢迎,十里红毯,这个礼节徐家家主还满意吗?“

     “帝君言重了。“颜徐淡淡地说,她脸上的面具,便是出现在巴夷族白色空白的面具。没想到,那个红色披风的少年,竟然是一个女子,还是徐家的家主,颜徐,或者该说,徐颜。

     帝君微微一笑,走回了太安殿的椅子上,由上往下,俯视着台阶之下的颜徐,道:“徐颜,此次断灭了巴夷族,你可是功劳不小啊,你可想要什么赏赐。“

     “臣不敢。“颜徐生分的道。

     “孤,的皇后之位还是空的,若是孤。“帝君还没有说完,就被颜徐打断了。

     “帝君忘了吗?臣的容貌。“戴着面具的颜徐冷冷的打断了帝君的话,提醒着,五六年前,闹的那个笑话。

     “孤没忘,若是你,孤可以忽视你的容貌。况且,徐家皇后,对于西玄乃是康玄王朝来说,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孤想让你当孤的皇后,你也逃不了,你迟早都是孤的人,徐颜。“西玄帝君向前靠了靠,一脸邪媚的笑着,眼睛还不忘上下打量着颜徐的身体,似乎想要透过那披风,看到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 “帝君召唤臣入宫,便是因为此事吗?“颜徐道。

     “那倒不是,孤唤你来,为的是太平的事情。“帝君收起了邪媚的笑容,刚想一本正经的说,旁边一个小太监却匆匆的走进了宫殿,对着帝君道:“启禀帝君,薄礼薄大人求见。“

     帝君有些意外,毕竟如今的时间也算接近了傍晚。道:“薄礼薄大人还真会挑时间,让他进来吧。“

     “参见帝君,见过徐家家主。“薄礼对着宫殿的两人,恭敬的行礼,似乎也有些意外,在这里见到了徐家的家主。

     “薄礼薄大人,你昨日才来过,今日又为何何来?“帝君扬了扬头,道。

     “臣,还是为了齐鲁而来。“薄礼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 “薄大人还真是倔强性子啊,你来了也算是时候,一起来听听吧。清若。“帝君话音一落,从身旁的屏风之后,走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徐清若低着头,偷偷看了眼颜徐,装作恭敬的说:“清若参见帝君,见过徐家家主。“

     “清若,你来说说,你查到了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是。帝君。奴婢得到消息,齐鲁之国,想要邀请太平帝王来访齐鲁。“徐清若道。

     “这齐鲁之国不敢擅自再去太平,也是意料之中,但齐鲁之国邀请太平来访,也要理由,这用的是什么理由?“薄礼有些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 “薄大人,操心太平操心的太多,一点都不关注民生啊。“帝君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“海市,中幽海市。“身旁的颜徐道。

     “没错。“帝君赞许的点了点头,对着薄礼道:“就是海市,这海市,可是所有商人的节日啊,没有人会愿意错过的。齐鲁之国,恰好,就是通往中幽海市的重要港口之一。“

     “帝君,是想让臣,也去齐鲁?“颜徐倒是没有别的废话,当着帝君,薄礼,还有徐清若的面,径直道。

     “没错,孤,确实如此想。“帝君笑着说,那薄礼似乎也低沉的思索了一番,而身后的徐清若,则是用着愤恨的眼光,看着颜徐。

     那眼光中,有着怨恨,还有不甘,的确,若是没有颜徐,也许,这个位子,这个任务,就是她的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