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三十三 齐鲁前夕
    徐家,祠堂

     此时的颜徐,正一裹红衣,站在了三位长老的面前,脸上的面具也未有脱下的迹象。祠堂内沉静着,等着第一个人的开口,而这个人,便是颜徐,但是她的声音,却是沙哑不堪的:“帝君的旨意,希望吾启程到齐鲁之国。“

     话音一落,三位长老脸上露出了沉思的模样,想必,也是想到了。二长老还有三长老齐齐的看向了大长老,等着大长老开口。

     大长老摸了摸雪白的胡须道:“徐颜,此次若是帝君让你去齐鲁之国,想必也是因为太平,这个旨意,你还是要去的。但是你也别忘了,你是徐家的家主,你该效忠的对象,是西玄,不是太平。“

     “吾,答应过尔等的承诺,吾还是记得的。“颜徐淡淡的说,她的眼珠,如同血染过一般,红得刺眼。

     大长老点了了点头,说:“既然你没忘记,当年的誓言,是最好的。那么该如何做,我们身为长老也没有了资格,对家主多说什么,你就去做吧,顺着你血脉的记忆,去做。我们三位兄弟也要闭关了。百年之后,待到时间一到,那个时候,这个密室,将会重新打开。“

     颜徐点了点头,对着三位长老拱了拱手,大步的走出了宗祠密室。在颜徐的身后,密室的大门缓缓的合上。原本要十来名弟子合力,才能让这玄铁大门动上一动,如今,这个门,却自己合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密室之中,大长老看着同大门一同缩小的颜徐的背影,像,实在太像了。

     那种感觉,那半边的回眸,那倔强的眼神。实在太像了。

     “大哥,你就这么放心,让这个小丫头,折腾吗?“二长老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 “二弟啊,难道,你看不出来?不论这个小丫头存不存在,西玄,毕竟不是康玄王朝,那帝君,已经快要容不下我们了。况且我们三位长老,苦苦地熬了一百多年,为的就是今日,返主之人出现,如今出现了,我们自然也该要陷入沉睡了。我们的生命,也不是无止尽的,只不过长了许多。“大长老叹了口气,道。

     “大哥说的是,只是没想到,这血脉之力,竟然出现得如此晚,几百年的时间啊,也快到了我们的极限。“三长老说。

     “有的时候,我还真是怀念,当年的康玄王朝啊。“大长老感叹的说。

     是啊,那个时候,所有的人,都还年轻。那个时候。。。唉,若是那一天还能到来,该多好。

     可是如今,康玄王朝,也只能在书卷画册上,寻踪闻迹了。

     “康玄盛世,民,各安其居而乐其业,甘其食而美其服,风调雨顺,享年盛平。齐鲁之地,接壤于阴山以北,临万里海域,常年通商,在康玄之后,故归于康玄,为属国之列。“太平宫殿内,王喜正念着书卷之上,记载着的内容。原本,王喜所说的是关于齐鲁的记载,龙骧却对那康玄,有了兴致,打断了王喜的念话,道:“康玄王朝,果真如承平盛世?“

     “这,帝上,书卷多少还是夸张的,但应该差不太远。“王喜道。

     原本半卧着的龙骧,支起了身子。道:“王喜,你觉得如今的太平,如何?“

     王喜合起了手中的书卷,双手放在了肚子前,恭敬的道:“太平如今也是盛世,人人都安居乐业,对帝上的仁德,有所称赞。“

     “安居乐业。寡人的愿望,便是国泰民安,天下太平。不过这阴山之外,却是虎视眈眈。当年的康玄能够承平盛世,是阴山左右能够和睦相处。可是如今。只怕,不只是寡人,那百姓,也会担心,不知道何时而起的战争。“龙骧的这番话,王喜只是低着头没有回答。龙骧的话,无可反驳。只要这西玄,太平对立一天,这两国就不可能真正的安居乐业。

     但曾经的背叛,还有阴谋,也让这两国一代代的国君,不知所因的,仇恨敌对。

     龙骧叹了口气,对王喜道:“齐鲁之国,如何了?“

     王喜上前一步,道:“齐鲁的使臣,今日便可到达安阳城,妍妃娘娘身体抱恙,可能去不了了,珏妃娘娘一切都准备稳妥,帝上,明日,便可启程,前往齐鲁之国。“

     “好,那王仪呢?“

     “王仪那日出宫后,带着帝上的礼物去拜访了王岑王老大人。还去了城郊外,安乐庙的遗址呆了小半天。如今正打算启程回抚州。“王喜禀告着王仪的动向。

     “抚州,王仪那小子,什么都好,就是死心眼。让他多呆几日,别总想着回抚州。“说起了安乐庙,龙骧又不自主的想起了一些往事:“安乐庙之前是王琅琊的居所,想起,那韩栋君,似乎也是因为安乐庙所死。当年父皇杀他,好像跟王岑也有关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

     “也罢,那守着皇后陵墓的宫女,五年也到了,让她们领了财物,当个平凡人吧,从此,是生是死,跟太平皇宫,没有任何的关系了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

     “王喜,你说,当年巫使从下宫内,挑选了她,知道她是韩栋君的遗孀吗?“

     “也许,知道吧。“王喜低头道。

     “也好,这样,太平皇家欠他们的债,也算还了些。“龙骧默默的叹了口气,也许颜徐当年,真的知道吧。

     太平王府中书房内,正跪着一个人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前头书案后,王岑正负手站立,头颅微微的扬起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半天,才说:“这次出使齐鲁,是好事,也是坏事。你回去让珏妃娘娘,多多收敛一点性子。这皇后,母仪天下,大度仪表,她可得做全了,不管乐不乐意。毕竟,所有的人都在看着。“

     “是王老。“

     “告诉她,不要担心,此次的同行,王茂也在身侧,王茂虽然只是个吏部的侍郎,平日跟在老夫身边,也算是有些见识。不要太过于担心。就这些话,你退下吧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小人定当转达。“

     “龙骧。“徐清若仰头看着窗外的明月,又转头,看向了镜子中的自己,手不自主的抚摸上了自己的脸庞,那是一张极其普通的面容,普通得放在了人群中,便会被埋没了一般。这样的面容,并不会吸引任何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 帝君却让徐清若勾引太平的帝上,成为他的帐内妃子。这个任务似乎是一项艰巨的任务,但徐清若印在镜子里的微笑,却是自信的,因为她知道,这个事情,对于她来说,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 她有自信,只要是个男人,就绝对不会,逃离自己真正的容貌。

     她真正的容貌?是的,这个镜子中,无比平凡的样子,并不是徐清若真正的容貌,那么她真正的容貌是如何的呢?

     她的手正缓缓的撕下了那张几近透明的人皮面具。面具之下,,冰肌玉骨,眉若柳叶,唇如桃花。

     真是一个闭月羞花,顾盼生姿的绝色佳人啊。若是那在了地下的叶思远看到了这模样,眼中哪里还会有红珠呢?只可惜呀。

     徐清若在镜子中清浅的笑着,眉眼多了一点生姿,也多了一点心机。

     “龙骧,我一定会得到你的。“徐清若自信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自信的笑着。此时的房间中,没有灯火,月光却毫不吝惜地照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 西玄的土地上,徐清若,也绝对不是唯一一个,念着龙骧的人。

     一个红衣的披风正在城楼上高高地扬起,颜徐眺望着远方。自己终于等来了今天,这五年,度过得并不轻松,因为她的体内,一直有着一股想要吞噬自己记忆的力量,五年来拉拉扯扯,谁都没有得到谁,这个身体,这个灵魂,都不是颜徐自己一个人的,但是龙骧,却是属于颜徐的。

     颜徐摸着胸前泛着光亮的珠子,就是这个珠子,陪伴着自己五年,也让自己做的梦,更加的真切。

     齐鲁之行,帝君的秘密任务,便是让颜徐打入太平的皇宫,颜徐清楚,执行这个任务的,恐怕不只是自己一个人。西玄帝君生性多疑,这也许是承袭当年康玄太子的性子。

     不过,不管是谁,龙骧,只能是自己的!

     因为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