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二百五十一
    太平

     天空乌云滚滚,明明安阳城外的天空是如此蔚蓝,但城内的天空却乌云密布,黑压压的压得整座安阳城都显得异常诡异。

     城内的百姓也似乎有所发现,干脆都躲进了家门之中,不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顿时,安阳城人去楼空,像是个鬼城一样,毫无人声,能听到的也就是天空中滚滚的乌云。还是皇城之上那沙沙的旗帜挥舞的声音,还有那沉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 徐达缓缓的在某个小巷中抬头,摇了摇头,道:“你们,都没有见过,徐福,真正的力量啊。“

     是的,那皇城之上列队整齐的万马军队,他们将要面对的,是以一敌百,能够调动万里阴兵的,阴将大将军,徐福!

     你见过绝望吗?你见过万里的阴兵所带来的地狱吗?徐福体内藏着如此摧枯拉朽的力量,因为,她的血脉里,蕴藏着地狱的记忆!还有那百年的仇恨!

     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“太平皇城,或者说安阳城内回荡着空无的笑声,一声声的来回回荡,在空气中层层又叠叠,如同魔音贯耳一样,听得所有的士兵都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 他们用力的吞咽着口水,他们也害怕,也惶恐,他们惶恐的更多是,这个未知,从未见过的,阴兵!

     未知加上恐惧,他们的心里都打着惊恐的鼓点,等待着不知道何时到来的“阴兵“。

     就算太平殿,里里外外都围满了铁甲精戈的精兵强将,却没有人愿意向前一步,走进那两个人的战斗之中,因为他们也抵不过自己内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 头顶黑压压的一片,只见一抹红色的披风,那披风裹着一个人影,缓缓的,一步一步的靠近。

     那女子缓缓的抬头,她的眼角飞扬跋扈,她的嘴角邪魅的拉起,她看着面前百人士兵,她微微一笑,她笑着看着面前的颜徐,她血红的眼眸之中,全是颜徐的身影。也许是内心的执念,在徐福的眼里,颜徐与那个人的身影越发的重合。

     “汝,注定会输的。“

     “就算如此,不试试看,怎么知道。“于是颜徐动了,颜徐知道自己不会是徐福的对手,却不愿意停下,她知道,她的背后,便是龙骧的期望还有龙骧的未来。城门外的阴兵,有长明灯的限制,应该不会是海大人的对手,但是这个徐福,却不一样。

     徐福的力量很强大,强大到自己一个人,便可以毁灭整个安阳城,所以,她不能输!

     颜徐已经忘记了自己是第几次倒下了。

     “汝,凭什么认为,太平的帝王,那个汝寄托了所有希望的男人,一定会成功!“徐福不解地看着面前仍旧挣扎的颜徐:“他,不可能赢的。就像汝不可能赢过吾一样。永远,不可能。“

     颜徐笑着,伸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迹,她笑着,她努力的笑着,手撑着那从影子中拔出,如今却万分残破的剑。也许是太过于用力,那剑竟然断了一半,才刚撑起来的颜徐又无力的跪了下来。生生的跪在了地板之上。

     “你,根本不懂,他,会赢,的。因为,他就是我信仰!“颜徐忍着身上的剧痛,笑着说,倔强的说。

     “信仰?哈哈哈哈。“徐福仰天大笑,脸上的面具,都在颤抖着。“汝就是吾,身上流着一样的血液,最珍贵的血液。身为徐家身份最高贵的返祖。却卑微的,将那下等人当做你的信仰,真是太可笑了。那倒不如,让吾来帮你打醒这个梦!让汝知道,太平的帝王,永远都不可能赢,因为这个就是宿命!“说完,那徐福带着红色的外衣,如同风一样的冲了过来,手中黑色的大刀突然散去,露出了闪闪发光的银枪,那是她曾经用过的银枪,那一把封在了玄冰密室的银枪。徐福一跃而起,从上到下,高举着银枪,用力的砸下来。

     那是多么大的自负啊,才用银枪做成了棍棒。这最简单,最直接的攻击。因为她知道,颜徐已经没有任何的气力躲避了。

     周围的土地,尘土飞杨,地下的砖块都露出了淡淡的裂痕。

     这场战斗,只属于两个人,两代人之间的战斗,没有人能阻止的了。

     当周围的所有尘土渐渐的散去。徐福还有手中的银枪如同雕像一样,颜徐,死了吗?

     不,没有,颜徐艰难的跪坐在了地面上,她的膝盖已经被打入了砖头之中。她嘴角的血液没有停止过溢出。她的双手高高的举着,手中残破的长剑,竟然挡住了这大力的攻击。

     “有意思,有意思。“徐福大笑着说:“这样,才有趣呀。皇宫之中,已经没有人,能够救得了汝,就如同那年的康玄王朝一样。皇朝易主,一朝一夕,根本,没有人在意,也没有人在乎,百姓在乎的,只是结果。从来没有人,在乎过程。就算太平再好,过段时间,待到王朝更替,这个世界上,也没有人会记得住这曾经的辉煌。“

     颜徐颤抖的抬起了头,倔强的微笑,努力的开口:“你怎么知道,最后的结局是什么?你一点,都不在乎过程,你又如何知道,什么,才是最正确的结果!“

     “正确?吾所效忠都是正确的!“徐福微笑着说:“就算不是正确的,吾,也会将它变成正确的!“

     “就如同康玄王朝那样吗?“颜徐艰难的道,她知道,自己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 但是自己答应了龙骧,自己必定要守好太平的皇城,自己必定要守好这太平的王座。

     自己不能倒。自己还要等着龙骧回来。

     颜徐用力的咬破了自己的嘴唇,更加鲜红的血液,顺着颜徐的下巴,滴下了地面,有几滴,似乎淘气的,流过了颜徐胸口的石头上。

     那石头,瞬间发出了淡淡的蓝色光芒。

     颜徐的口中念念有词,血液融入了地上塌陷而下,所形成的黑影中。黑影一瞬间扩大,延伸,朝着前头的徐福飞去,迅速的缠绕着徐福的身体,由下而上。

     徐福脸上生了几番震惊,却没有任何动作,任着那黑影由下而上的缠绕了自己。颜徐抓住了机会,向后一跃,跳出了刚才被定住的窘境。刚一落地,身子却不由得瘫痪得半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 她笑着说:“你是在害怕吧徐福,你是不甘心吧。徐福。从小到大,你的血脉在我体内。我能感觉到你的恐惧。你拥有世间最大的力量又如何,你害怕的还是他,不在你的身边。你害怕你等候了百年,千年,这个世间没有了太平,没有了西玄,没有他!“

     “汝在胡言乱语些什么。“徐福明显被她的话激怒了,语气中带着愤怒,身子一抖。那黑影如同锁链一样崩断,徐福重新获得了肢体上的自由。

     “我没说错,你在害怕。就像你在这里,迟迟不想杀我,就是因为,你根本知道,知道当年康玄王朝的真相!“

     西玄

     过年,不仅仅是太平才有的,通为康玄王朝一脉的西玄也是有的。如今的西玄,同样是载歌载舞,一片祥乐之声。

     西玄帝君左拥右抱,今天将会是个难忘的日子,对于西玄如此,对于整个五洲大地来说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 帝君看着外头渐渐变化的日头,此时的太平,此时的安阳城,此时的太平殿内,想必,正是关键时候,只是可惜了,自己不能够亲眼看见那个情景。一定是让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 帝君突然,眼神变得阴狠,也许是想到了之前与那徐福的对话。

     那天

     徐福拒绝了帝君发兵的请求,她看着那西玄的帝君,道:“吾在等。“

     “等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冬天。“

     “为何?“

     “吾要在太平建国的那一天,将失去的一切,全部拿回来。“

     “不行,孤命令你。“那西玄的帝君才开了口,那徐福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,道:“汝,真的认为,可以命令吾?吾捏死尔等,就如同蝼蚁一样简单。吾名徐福,效忠的是康玄王朝的帝王,尔等,在吾眼里,什么都不是!“

     什么都不是?帝君不由得将手里的酒杯捏紧,心中的愤怒渐渐地升起。不过,他等得了,等到徐福杀死了太平的帝上,等到太平回归,等到康玄重新建立,那个时候的徐福,便什么都不是,待到那个时候,徐福还不是自己身下的奴隶,任凭自己想怎么样,就怎么样。哈哈哈,想到此处,帝君不由得呵呵大笑,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。他在等着,那前头的士兵前来禀告,亲口呈上那个锦上添花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 坐在帝君座位之下的默王爷的脸色,却是十分复杂,一直独饮着手中的苦酒。

     座位之下的薄利还有黄冬生则面面相觑,不自主的朝着殿外望去,对他们来说,外头实在是太安静了,不仅仅是皇宫外头,更是皇城外头,都显得太过于安静了。

     他们在害怕,若是此时有一队万人的军队来到皇城,要想进入,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。因为所有的军队,都集结在了抚州,如今的抚州呢?

     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,帝君心中一喜,凑着身子看去,果真是一个士兵的模样,难不成,要来了吗?帝君急忙整理了衣摆,正坐在皇位之上。

     “帝君,不好了不好了。“一道急声,冲进了西玄的宫殿之中。那宫殿中,原本载歌载舞,正在大肆的庆祝,即将到来的胜利的时候,一道焦急的声音从大殿的门口,一直喊到了帝君的面前。穿过那一个个美妙的舞者,跪倒在了帝君的面前,脸上都是苍白的,颤抖的大喊:“帝君。“

     西玄的帝君却没有看到那个士兵苍白的神色,微笑的说:“慢点说。“

     “帝君,启禀帝君,太平军,正在攻击西玄都城的城门了,用不了一刻钟,不,是半刻,那太平军就会突破都城城门,朝着西玄皇宫进军。“

     “哐当。“什么昂贵的酒杯跌入了地面上,发出了支离破碎的声音,那帝君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,身体向后瘫软了一下,反而是前头的默王爷,一个激灵的站起来,道:“确定是太平军吗?外面举的是什么旗号?“

     “是,是诸葛军的旗号。“那名士兵颤抖的说。

 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。太平军,也要从阴山过来,阴山可是集结了我西玄的万名军马,要来到西玄皇城,必定经过阴山,他们是如何从我军眼皮底下过来的,不可能,根本不可能!“

     “帝君,太平军来的方向,是荒夷的方向。“薄礼一声哀叹,他最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。除去了阴山,诸葛军要前来,只有一个方向,那就是荒夷的方向,不过因为荒夷之国历来蛮横,根本没有任何的人可以从他们的国家身旁走过。但是帝君却忘记了,那一场与荒夷的战争,那荒夷对于西玄的仇恨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