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六十四 追杀令
    “老板娘,现在又没有什么客人,还做什么卫生啊。“那伙计嘀咕抱怨着。对于安阳城郊外的小茶馆来说,到了下午,也不管着天空是否还阳光明媚,人流也多少是减少很多。

     这房间内的走出来一个看起来岁数不大的女人,约莫三十来岁,双手举着菜刀,彪悍的说:“你是不是不想干了?这虽然我们是一个小茶馆,但是理想和追求还是要有的。你是不是不想做了?“

     “没,没有啊,老板娘,我可是上有老,下有小的,你可不能辞退我啊。“那伙计看着那两把菜刀,不由得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 就在此时,那原本没有多少生意的小茶馆,竟然迎来了一位客人。

     “老板,给我一壶浓茶。“原本追着伙计到处跑,那茶馆彪悍的老板娘听到了这茶馆外面传来的声音,一个转头,看见进来的是一个长相俊朗,长发简单挽起的男人,急忙送上一副温柔的模样,接引着着俊朗的男人。

     “看什么看,看完了就去打茶。“那彪悍的茶馆老板娘催促着身旁的伙计,自己却不由自主的又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 那个男人很奇怪。若你能多看了两眼,就会发现,那个男人的头发,在阳光下,似乎像是蓝色一般,散发着不一样的光泽。

     他正文静的喝着茶,似乎周围发生的一切都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。

     他眯着眼睛,微微笑着,似乎他的眼睛,就一直是这样的模样,显得小小的。但那微微弯着的眼睛,不自觉渗透出来的笑意,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他。

     就连那徘徊在附近的蝴蝶,也停靠在他的身上,周围哭泣的小孩走到了他的身边,也不自觉的抽着鼻头,多看了两眼这个长相可亲的大哥哥。

     这个男人地上的影子,似乎不太正常的晃动了几下,可惜i,没有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 “客官,这个是本店送的丸子。“茶馆里面,彪悍的老板娘,也都忍不住多送给了几个丸子给了这个长相俊俏,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人。

     “谢谢。“那个男人礼貌地说:“可先帮我占个位置?我去去就来。“那个长相俊俏的男人,依旧眯着眼睛,微笑的对那老板娘道。

     “好的,没问题。“那个老板娘,点头,娇羞的说。

     看着那个男人起身动作都如此潇洒的模样,整个人神魂颠倒,直到旁边的伙计过来道:“老板娘,这个人看起来不像太平的人,听口音,像是南临那儿的。“

     “你管,只要帅就行了。“那老板娘说完又露出了一副花痴的模样。

     那旁边的伙计明显像看花痴一样的眼神看着那老板娘,摇了摇头走开了。

     “你确定是这里吗?“只见那个眯着眼睛的男子站在一处林子中,开口,像是跟谁说话一般,但周围明明没有任何人。

     他影子里的黑影动了动,竟然有声音从影子中传来:“是这里,他马上就要从从这里经过。王仪是太平帝王的得力助手,又主管抚州司衙,只要杀掉王仪,便能有助于西玄一统太平。重现康玄王朝。“

     那眯着眼睛的男人微微的叹了口气,低低的说:“真的能够回到从前吗?“

     “摩先生请不要担心。因为在安阳城内,有长明灯,力量发挥不出来。在郊外长明灯力量微弱,想必凭借我们的人就可以杀死王仪,只要摩先生在一旁以防万一。“

     那被唤成摩先生的人,后退了几步,也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 ''

     周围飒飒作响,不知道是风声还是人声。

     不远处,传来了几声温润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王亮,你确定路是往这里走的嘛?“

     “应该是啊,先生,我上次就偷偷跟到了这儿附近。“

     “唉,这么多年了,怎么觉得你脑子还是不在。“

     “嘿嘿,先生。“

     那眯着眼睛的男人想道,也许,就是这个人了吧,只可惜了,如此温和的声音,想必,也是一个温柔的人吧。

     刷刷。

     只听见几声声音,王仪只来得及拉着王亮后退了一步,就看见自己面前不知道为何多出了数十道的人影,个个穿着黑色的紧身衣,完全辨认不出是哪里的人。

     王仪警备的看着四周,团团围了一圈,王仪知道,此时,自己逃脱的可能性并不高,也想到了,也许是有谁想要杀自己。

     “你们是何人。“王仪警惕地问。

     “王仪,不用你管我们是何人,你只要知道,你活不久的原因是因为,你想管得太多了。“说完那几个看似杀手的人,也不多废话,拔刀就想上前。

     那在暗处眯眼的男人道:“原来你还带了人来。“

     那影子开口道:“不,不可能,西玄只派了我来,要杀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只要我一个人的阴兵就够了。没想到,竟然另外有人想要杀王仪。“

     “这样不是也挺好的,不用自己动手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若没有他人来救,王仪应该活不了了。“就怕梭子的出现。那影子咽下了另外一句话。看着在刀剑中躲避得慌乱的王仪还有勉强能够扛上一阵的王亮。

     王亮虽然武功不高,力气却不小,挥舞着从地上捡起的大而粗的木棍,用力的挥舞,竟然也形成了一道力墙,护住了自己还有身后的王仪,周围的杀手,一时之间也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 毕竟王亮只有莽力,这样的情形不久后,就会被打破。

     只见杀手手中飞入一个弹珠,弹珠准确无误的打到了王亮的手中,王亮负痛,虽然倔强的没有放手,但那木棍挥舞的速度慢了许多,面对杀手的逼近,也只能后退了。

     杀手得了空隙,自然快速地向前。

     叮玲玲,叮玲玲。

     空气中传来了铃声,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 那眯眼男人抬起头,笑意缓缓的掩去,那流露出来的表情,竟然显得震惊,还有意外,剩下了多是说不出的情感。

     叮玲玲,叮玲玲。

     这铃声越来越接近,那正围绕着王仪的杀手,竟然也愣了一下,相互对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 王亮看见了空隙,轮起了手中的木棍,朝着那几个杀手的方向用力的砸去,拉起王仪的手,就想往后面跑去。

     王仪的衣服也脏乱了,却只是皱着眉头,并无受惊之意。

     那木棍气势万钧的朝着正相互对看的杀手飞去,杀手及时躲开,那木棍用力的飞向了后头的大树,从那眯眼眼睛的男人脸颊旁飞去,众人才赫然发现,那里何时竟然站了一个男人!

     王仪的手臂被王亮拉住,转身之时,与那个男人互相对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 一双深邃有神的眼睛,碰上了一双幽深无底的眼睛。

     明明是陌生之人,却在此时,生了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 那几个黑衣人再次互相对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 “如何?“

     “先别管他,追上王仪,杀了再说。“

     “好。“

     几个黑衣人相互对看几眼,点了点头,便快速的朝着前头逃跑的王仪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 叮玲玲,叮玲玲。

     黑衣人还没有追上,那铃声的源头,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 那是一个戴着斗笠纱布围住面庞的少女,她穿着长衣长袖,看似与太平并无差别,却可以清晰的在脚踝上,看见两串铃铛脚环。

     明明少女已经站定了黑衣人的面前,那铃铛却自顾自的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 叮玲玲,叮玲玲。

     那几个黑衣杀手,十分确定,这个女人,不一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