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五十七 王珏的敌意
    太安殿中,王岑一如往常,恭敬的进入了太安殿中,对帝上请安,低着头,虽然姿态如常,眼睛里的瞳孔却似乎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 王岑正等着龙骧的开口,内心揣测这是否跟王仪有所关联。

     “王老,近来,太平对你不薄吧。“龙骧道。

     “帝上为何如此开口。“

     龙骧笑了笑说:“寡人新初登基,若是没有王老的照顾,怎能走到现在的地步,这都是王老的功劳啊。“

     “帝上客气了,这是身为臣子应该做的。“王岑惶恐的再鞠躬。

     龙骧看着王岑的模样,似乎没有进入主题的意思,继续说:“其实,王家也算是家大业大,若是没有之前王阁老意图叛国,推翻太平,也不会有所没落,王老觉得呢?“

     “老臣自当为太平效力,不敢有叛国之心。“

     “哈哈哈,王老,可别担心,寡人,也只是突然有所感叹罢了,并无他意。此时召你过来,是为了那下月初八之事。寡人打算拟一道旨意,让王玉负责后宫的祭祀之事,王老觉得如何?“龙骧笑着说。

     王岑有些诧异道:“王玉?王玉初初入宫,恐怕难以担此重任。“

     龙骧思索了下,道:“王玉天资聪慧,报读诗书,不过王老说的也对,毕竟初入后宫,那寡人还是交给王珏要稳妥些。“

     王岑点头道:“帝上诞辰,有祭天的环节,之前五年王珏仅为妃子,都是由司礼抚组织,虽然这个一般都由皇后所为,为防止出错,老臣还是建议由司礼抚派人协办的好。“

     “王老说的有道理,王珏升为了嫔妃,与皇后虽然有差,好歹也是后宫最高的,由她主持,应该没人有意见了,那就这样吧,剩下的事情,恐怕还要劳烦王老了。“

     “这个,老臣无所推脱。“

     王岑告退后,内心还久久不能安稳,为何此事,龙骧要特意与自己商讨?除了王珏和王玉是王家人外,这整件事情,与自己并无关系啊。

     在临上马车前,那指引着王岑的刘公公开口道:“王老,如今王家女子一个为嫔,一个为妃,都是王岑大人的功劳啊,比起之前的王阁老,还是王岑大人要来的厉害啊。“

     王岑回头看了看那有些面熟的刘公公道:“你是?“

     刘公公谄媚的笑着说:“奴才是之前侍候王矣的小太监,当年王矣叛乱,帝上慈悲,饶了小人的性命,但也只能做做这些粗陋的活了。“

     王岑这才认出来,笑着说:“唉,是啊。王阁老的叛乱,确实对王氏的打击很大,如今王珏为嫔,王玉为妃,再加上王氏子孙的努力,才让王氏重新崛起。不容易啊。“

     “这次的诞辰,后宫历来也有事儿,太平五年无后,珏嫔又抬了尊称,想必,珏嫔娘娘成为皇后的希望很大吧。“

     “这个,难说啊,珏嫔虽然受宠,但还需要有所内敛,方能修成皇后的体统。也罢,老夫还有事,先告辞了。“

     “王老慢走。“

     茗芳宫中

     王喜来了茗芳宫宣了旨意,让珏嫔在司礼抚的协同下,开展后宫的祭祀活动。宣读后,恭喜了王珏几句也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躲在茗芳宫外的刘公公看着王喜离开后,拖着佝偻的身体快速的走进了茗芳宫,唤住了玉春。

     玉春走近了茗芳宫中,里面除了王珏,竟然还有银珠。两个人经过几天的推心置腹,倒也成了能够说话聊天的“朋友了“。玉春有些犹豫的看了看身旁的银珠,王珏看了看,说:“有什么事儿,说吧,银珠妹妹不是外人。“

     那玉春支支吾吾了半天,也没有说出什么,王珏自然知道是什么不好说的事儿,刚想开口,银珠就先开了口道:“妹妹突然觉得身体不适,先回去了,姐姐就请先忙。“

     “好,妹妹保重身子。“王珏笑着点了点头。等到银珠走后,那玉春才对着王珏道:“娘娘,刘公公求见。“

     “刘公公?哪个刘公公?“王珏道。

     “就是之前,王矣的小太监,还送过点东西的那个刘公公。“玉春提醒过后,王珏才想了起来,让玉春请了进来。

     那刘公公一进了宫,先拍了拍马屁,接着才说:“珏嫔娘娘,那帝上优先的人选,并不是娘娘,而是。“

     “而是谁?“王珏听后,眉头皱了起来,放眼后宫之中,谁还有资格与她争这个祭祀的主持之位:“难不成,是那个齐颜?“

     “不,是。“刘公公忐忑的看了下王珏,道:“是玉妃娘娘。“

     “什么。“那王珏的怒吼让刘公公下了一跳,急忙说:“是奴才在太安殿外听到的,服侍王老上马车的时候,他也说了,珏嫔虽然受宠,但还需要有所内敛,方能修成皇后的体统。之类的话。“刘公公快速的说完了这一大段话,说完还呼呼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 “什么。王玉,叔父也是这样说的?“王珏心愤不平,胸膛上下起伏着。

     “娘娘,息怒啊。“玉春在旁边担心的说。

     息怒?如何息怒?王珏的内心其实也明了的很。后宫之中,齐鲁而来的齐颜就算再受宠,也不可能成为皇后,那裘圆圆也没有了竞争的能力,能够竞争皇后的,无非就只剩下了一个人,那个人就是,王玉!

     王珏缓缓的闭上眼睛,一点都没有发现,身旁的影子,似乎动了动,快速的跑出了宫殿内,穿过层层宫女的脚边,到达了宫殿外,银珠的脚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