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九十六 盛宴(五)
    此时换上了真实面容,戴着面具的颜徐,淡淡的刚说出了徐鬼二字。只见花园之中阴风大作,带着寒气还有地上的尘土,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 颜徐一动未动,站在宫墙之上,冷眼看着那阴风的方向。身旁的宫墙之上,徐甲带着那真正的小乐姬也飞上了宫墙,颜徐的身侧。

     齐颜正缩着身子趴在了徐甲的背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徐甲道:“家主大人。“

     徐乙道:“徐甲,这个东西,是跟着你来的吗?“

     月光下,徐甲点了点头,道:“是。这个东西在宫殿上,就袭击了她,似乎,想要她的身体。“徐甲眼睛瞄了瞄身后的小乐姬,仔细一看,原来那小乐姬双眼紧闭,似乎已经昏迷了。“这样,比较方便。“徐甲解释道。

     解释后,他戒备的看着面前逐渐逼近的阴风,道:“家主,怎么办。“

     颜徐说:“你带着她先走。这里交给我们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徐甲看了看徐乙,抬脚一跺,就朝着宫墙后头掠去。可是阴风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人。徐甲的动作顿时感觉到僵硬,低头,发现,从阴风之中,一道黑影,如同锁链一样,爬上了宫墙,绑住了徐甲的左脚。

     颜徐仍旧未动,徐乙从不知道哪里抽出了一柄闪着寒光的长剑,朝着呐阴风凝聚之处飞了过去。而徐甲也单手抽出了一把短刀,沿着影子切了过去,刀尖划过了呐宫墙的石头,发出了滋滋刺耳的声音,划过的位置竟然闪出了点点的火花星子。而那个铁链一般的黑色影子,竟然被整齐地切断了。

     徐甲趁着这个空档,快速的后退掠了几步,就在一瞬之间,那个铁链继续朝着徐甲的方向飞去,眼看就要追上突然在一寸之间,停住!

     徐甲脚尖再次点地,一弹,一点之间,人朝着屋顶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 原来那锁链被一道黑影,拉扯住了,而那道黑影,便是从颜徐的脚边而出。

     再说飞向黑影的徐乙,那剑花几下,就将面前的阴风砍散。从阴风之中,似乎有几道黑影化成了刀剑的模样,凌空而起,四面八方的朝着徐乙攻击去,徐乙一个后退,宝剑一立,一个抖腕之间,徐乙的周围冒起了无数的黑气,将徐乙护住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盾牌。

     两方的冲击让盾牌护身的徐乙也忍不住后退了几步,地面上的石头震裂了几块。尘土飞扬,一时之间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 颜徐在屋顶之上,缓缓的开口,道:“徐鬼,你到底,想要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。老夫想要的,你不是刚放走了吗?“从阴风之中,传来了阴冷的笑声。待到阴风逐渐地散去,那阴风之中的人也现出了模样,那是一个戴着黑色斗篷的人,黑色的斗篷下,似乎是空空的一片,但那斗篷却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 “哼,徐鬼,你认为,我会相信吗?“颜徐冷冷地说,那徐乙也跳到了颜徐的身后,警备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 “哈哈哈,徐颜,你本是徐家的人,身体中流淌的是徐家珍贵的返祖之血。西玄皇帝让你潜入太平皇宫,你却到处维护着太平的帝上。老夫,真要怀疑,你,到底站在哪一边?“

     “那么你呢?你又何尝是为了西玄?想来,你为的,只是你自己的私心罢了。“

     “老夫的私心?哈哈哈哈。“徐鬼笑着说:“老夫的私心,也是为了西玄,为了早日实现的康玄盛世。徐颜,若是你不想要,干脆给了老夫吧。这样,你还可以继续做你的妃子,西玄的大业,老夫,会替你完成的!“

     “那,你就来拿。若是你拿的走,我绝对拱手相让。可惜。“颜徐摸着自己的胸口,冷笑着说:“可惜,这里的东西,跟你想的,不一样!“

     徐鬼哈哈大笑,此时,远处的宫墙之上,似乎闪过了几道幽幽的光点,光点正在快速地行走。这样的亮光,似乎与宫墙的灯火,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 颜徐看到,徐鬼自然也发现了,他突然扬起了斗篷,大声说:“这可是你说的,徐颜,有本事,你就来抓老夫,若是抓不到,可别怪老夫把太平搅乱得天翻地覆。“

     说完,化成了一道黑影,快速的跑开了。

     颜徐足尖点地,快速地追了上去,宫墙之上,已然看不见了人影。徐乙却能听到残留在耳边,还未散去的三个字:“长明灯。“

     徐乙听后,化成了一道黑影,朝着那灯火亮起的宫墙,疾驰而过。

     穿过了繁华的宫殿,掠过了端着珍馐美食太监的脚边,飞过了那乘着美酒佳肴宫女的身边,从人流汇聚的宫殿略过,经过那清亮凄清的冷宫。两道黑影中的颜徐时而幻成黑影,时而从一缕黑烟化成人影从宫墙上跑过。

     看着周围变换的景色,颜徐心中隐隐的有些不对劲。这个徐鬼,看来并不是盲目的逃跑,更像在把自己引到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 但是颜徐却不能停下,她知道徐鬼的存在是一根刺,若是不早日拔出,自己定不能安心,龙骧,也必定不会安全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颜徐更是加快的速度,朝着前头的黑影疾驰而过。

     太平殿的盛宴,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 王仪看着欢快的歌舞,刚添上了一杯茶水。那南临的使臣,突然站了起来,走到了台阶的面前,恭敬的对龙骧道:“尊敬的太平帝上,请容小女子,代表南临,祝贺太平帝上身体安康,国家康顺。“

     龙骧抬起面前的酒杯,客气地道:“南临使臣,客气了。请。“

     一饮而尽后,龙骧客气的说:“南临使臣,可是第一次来到安阳城吗?“

     “算是的。“南临使臣道:“早就听闻,太平安阳城,热闹非凡,早就想来看看了。“

     “那使臣,就多留几日,好好看看。“龙骧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可惜,安阳城太大了,若是没有人带,恐怕,小女子,也领略不到安阳城的文化。“

     “那简单,寡人,让人带使臣逛上几天。“

     “那,小女子,就多谢帝上。“南临使臣道,行了个礼后,接着道:“我看,王仪王大人,就挺好的。“这话一说,王仪刚抬起的酒杯一下子,洒去了半杯的茶水。

     怎么到了自己头上,身旁的海大人幸灾乐祸的看着王仪。王仪急忙起身,拱手朝向了帝上。

     龙骧看了看两人,道:“行,那寡人,就让王大人陪你好好走走逛逛。王仪,听到了吗?这可是南临的使臣,若是出了什么差错,王仪,你自己掂量掂量。“

     王仪惶恐的点了头,道:“臣遵旨!“

     王仪不能拒绝,却压根不知道,究竟是什么起的头,才绕到了额自己的身上。刚一抬首,就对上了南临使臣的眼睛。那南临使臣微微笑着说:“那就麻烦王仪大人了。“

     “不,不麻烦。“王仪边坐下,边闪避着那眼神。

     身旁的海大人,头凑了过来,轻轻的说:“可别,陪到了床上。“

     “哎哟。“海大人话还没说完,就觉得自己的大腿一阵生疼。

     不过能调侃到王仪,自己也值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