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九十三 盛宴(二)
    “咻。“只听见几声巨大得如同落雷般的声音,从远处响起。

     耀眼的礼花直冲云霄,接着在空中绽放。在黑夜的衬托之下,显得十分的夺目。绿色和黄色的火花,围成了一圈圈的圆圈,在黑暗之中不断的发出光芒,逐渐的扩大。陆陆续续的,从下往上绽开,如同美丽的流星雨一样,在绽放后的光点,绕着那烟花的突然,一颗颗的坠落了土地之中。

     “实在是美不胜收啊。“

     “是啊,今日这般距离的观看,实在是知道了什么事火树银花合,星桥铁锁开啊。“

     “可不是嘛。“席位上,朝臣们三五成群,互相感叹着,连座上的王仪也忍不住赞赏。

     海大人碰了碰王仪的胳膊,说:“王兄,这花灯,我是知道了,为何要如此久了。这简直就是巧夺天工啊。王兄觉得呢?“

     “天花无数月中来,五彩祥云绕绛台,坠地忽惊星采散,飞空旋作雨声来。“王仪并没有开口,而是感叹的吟诵了一首诗句,借此表达了自己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看来王兄也算是风雅之人。“海大人笑呵呵地说。手中执起酒杯,低低的道:“我不得不说,王兄这个办法,实在是高。城郊外的丘陵,人烟稀少,却也离着安阳城不算远。欣赏烟花这个借口,确实不容易引起别人的不妥。“

     王仪斜斜的睨了下海大人道:“这个主意也不完全算是我想出来的。“

     “哦,那还有谁?“

     王仪有意无意的朝着龙骧的方向看了一眼,又转回了那刚落下,又扬起的烟花上道:“海兄只要知道,功劳不是我一个人的就好。“

     “这功劳当然也不是你一个人的,在烟火上做了手脚的人,也不止你一个。“海大人,又饮尽了一壶美酒,摇了摇酒壶,身后的宫女恭敬的斟满了一壶。海大人才努了努正与旁人干杯的冯抚司那儿。

     王仪接收到了这个信息后,道:“海大人怎么知道的?“

     “这个,当然是刚才亲眼看到的。“海大人挑着眉头说:“这些宫廷乐趣呀,王兄自然是不会感兴趣的。不知道,等伙是谁哭谁笑咯。“

     王仪听闻后,抬眼悄悄地看向了那锦绣华服下的王珏,她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客气的微笑。她紧紧的盯着外面放着的烟花。她确实生的美丽,生的精致,自己还天真的误会,他就是自己未过门的未婚妻。现在想想,也许宫廷之中,这样的生活,才是真正适合她的吧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王仪又饮上一杯酒水。很早以前,她就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,也许这种的距离,才让王仪看得更加的清楚。

     海大人笑呵呵的看着王仪的表情,虽说海大人也是饱读诗书,也算是行事聪明之人,但是有一天两个人是不同的,那个就是海大人的爱好之一,就是这种八卦听闻。王仪和珏嫔的,他自己多少也有过耳闻。

     海大人继续说:“王兄,不然,我们来说点轻松的话题。你有什么觉得,场上,有一道充满了嫉妒的眼光正牢牢地盯着我们。“

     “嫉妒,的眼光?“

     “是的,王兄,你没有觉得,那南临的使臣可是一直盯着你这儿的。王兄莫不是上次见到了一面,人家就对你芳心暗许了吧。“

     王仪抬眼,转向身旁海大人的时候,眼睛不小心碰上了那蒙着面纱南临使臣的眼光,本想反驳点什么的,王仪心中确实咯噔了一下,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能无力的红着耳根说:“别乱说。“也许是想到了之前南临使臣调戏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 海大人兴奋的挑了挑眉头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 也许是被海大人说中了,在这样轻松的氛围里,暗地里却洋溢着竞争的味道。

     天边的烟花放完了一个,又接着放完了一个,各有大小,却是同样的惊艳。可是王珏的脸色确实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 因为她所挑选的烟花竟然不如王玉的大小。

     素来,这些烟火的外形,除了帝上的,其他的都是差不多的大小,但是里面的份量还有造型却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原本是为了后宫的情趣,才让妃子选择一个烟花,随机大小。之后的嫔妃为了竞争,便买通了匠人,得知里面哪个份量大,哪个小。

     之前的每次,毫无疑问,都是王珏。虽然每次帝上也都是把酒话天,至少有着能够炫耀的虚荣。

     可是今年,竟然给了王玉。

     王珏虽然表面客气,内心却是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 借故离开的王珏,走出了太平殿外,等了一会儿,那王岑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 王岑自然预料到了,自己的选择,定会让王珏有所不满。

     “叔父,为何。“两个人在太平殿后的小花园的一角对话道。

     “珏儿,你也不要想了太多,叔父这样做,不为其他,也是为了让你们姐妹两可以共同掌管后宫啊。“王岑道。

     “叔父,是真的这样想?还是叔父觉得,王玉,更听话些。“

     “珏儿,你看,你又想多了不是?“王岑细心的安慰道,否认到,就算,王珏说的话,也是王岑所想的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叔父,珏儿知道,自己一时之间多想了,请叔父不要介意。“王珏低着头,黑夜中,她的表情被低低的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 王岑点了点头,道:“珏儿能想明白就好,叔父这样做,无非是想让王玉的地位有所提高,这样,皇后位置,王玉不抢,那就是你的了。“

     “若是王玉想要抢呢?“王珏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不会的,你还不了解她吗?凡事你想要的,她都避之不及呢。“王岑微微一笑,露出了自信的模样。

     这句话,确实是真的。太平殿上,王玉看着外头绚丽的烟火,又看了看离开座位的王珏,心中却一点都畅快不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进去吧。“王岑道。

     “是,叔父。“

     待到小花园中,两个人的离开,那借着月光,宫殿的围墙之上,似乎多出了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 注:“火树银花喝,星桥铁锁开“是唐人苏味道《正月十五日》

     “天花无数月中来,五彩祥云绕绛台,坠地忽惊星采散,飞空旋作雨声来。“则是明人瞿佑的《烟火戏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