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七十
    王府

     王茂一大清早,就出现在了王府之中,王岑的书房中

     只见王岑摸着自己的胡须,闭着眼睛,思考了一会道:“你确定,派去杀王仪的人,没有一个回来的吗?“

     “是的,王老,一个都没有回来。可能。“王茂说完,就低下了头,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“这个王仪,是老夫小看了他,他,不一般,竟然能让那杀手团,没有一个会来的,应该是头一个。“王岑,淡淡地说,脸上似乎也没有多少惶恐。也许,没有杀成王仪,对于他来说,才是真正的松了口气吧。

     “许是王仪的身边出现了什么高手,又也许是。“王茂停顿了下说:“也许是,帝上派人在暗中保护。“

     “恩,你说有道理。“王岑点了点头,道:“最近,就不要动手了,派个人观察王仪的一举一动即可。听说南临的使臣也到了安阳城,我们行事还是稳妥点好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

     “对了,那个员外呢?安顿好了吗?“

     “安顿好了,已经出了城,那些硝铜也都处理好了,应该不会有人发现。“

     “恩,这个一定要确保安全。若是被发现硝铜的存在,可不是欺君如此简单的事情了。“王岑道。

     “是。“

     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:“老爷,该上朝了。“

     “该上朝了,王茂,若是介意,就跟老夫共乘马车上朝吧。“

     “谢王老。“

     安阳城的大街上,正是早市热闹的景象,人来人往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 王仪却是一脸悠闲的坐在了一个早茶的摊位里面,悠闲的喝着浓烈的早茶。身旁的王亮手撑着自己的脑袋,瘫瘫的看着王仪,大大的打了个哈欠,道:“先生啊,你在这里干什么呢?还得那么早来?难道,你是想追昨天那个人?那个人不也到了城外,我们在这里等有什么用啊。“

     “欣赏下安阳城早市的美景咯。你不是总是嫌弃,抚州不如安阳城的繁华,今日好不容易来了,自然要带你好好欣赏一番。“王仪笑着,修长的手指执起了那陶制作的茶碗。

     “先生,那何必那么早呢,我们天没亮就起来了,倒不如让我再回床上多睡一会儿呢。“说完王亮完全瘫倒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 王仪笑了笑,道是没有多说什么,眼睛在街道上看望去。

     前方街道上面,一个拉着撵车,撵车四周都笼罩着透明的纱布,里面明显坐着一个少女模样的人影。撵车四周走着几个穿着异域服装,露出脚腕的女子。

     四周还有几个士兵,围绕着整个撵车。这个撵车一出现,就引起了大多数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 大街上的人群都避让着,却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“这个衣服,好像是,之前阿朵姑娘的。“王亮脸趴在桌上,目光也被那撵车吸引住了,道。

     “恩,应该是南临的使臣,。“王仪倒是淡定的道。可是眼睛却迟迟离不开那撵车上头的女子,那女子的身影,让王仪总觉得万般熟悉。

     会是阿朵吗?

     可是阿朵也只是个蛊师,如何能够成为南临的使臣呢。

     王仪浅笑着低下了头,继续吹了吹,茶碗中热气。

     在撵车的另外一边,人群之外,一袭青衣的男人正站在人群之后,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经过的撵车。他来到太平的目的,似乎正悄悄的改变了。

     但是他不在乎,毕竟,他觉得,这个事情,更加的重要!

     面前的撵车,就这样慢慢的走远了,远处的空气中,微微的带起了淡淡的铃铛声。这个铃铛声,这空气中虚幻的声音,让王仪不自主的抬起了头,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 王亮仍旧将头靠在桌面上,看着王仪的动作,道:“先生,你怎么了?“

     “没,是我听错了吧。“王仪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 “先生,你不会又在想念阿朵姑娘了吧。“王亮邪恶的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没,才没有。“王仪的耳朵突然红了,却逞强的道。

     “哼,我才不信呢。“王亮小声的嘀咕道。

     随着撵车的离去,人群逐渐地散去,又重新回归到了自己生活的轨迹之中。

     人群对面,那一缕青衣的男子,却仍旧笑眯眯着,眼睛却看着那对面正在喝茶的王仪,过了一会儿,才又重新消失在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 “话说,先生,我们要坐到什么时候。“

     “等,等到线索出来为止。“王仪道,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,也许这个硝铜,与西玄有着说不出来的关系,若是如此,西玄,究竟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 那徐鬼来到了太平,接下来,还有谁?

     西玄的阴谋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 这些都是王仪所担忧的,唯一能够确定的事,西玄的阴谋,很有可能就是冲着下个月初八,太平帝上生辰之日而去。

     若真是这样,自己要抓紧了!

     鸾凤宫中,小花走进了宫殿之中,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面色有些苍白的齐颜。

     “娘娘?您的身体,好些了吗?“

     齐颜笑着说:“好些了。“

     那小花拍着胸前,道:“幸好,幸好,娘娘。“

     “幸好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没,没。“小花才不会跟齐颜,说,她害怕自己的娘娘变丑了。幸好,昨天的一切,都只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小花摸了摸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 “不过,说来也奇怪。帝上昨日来到了宫殿门口,却没有进来。“小花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帝上?“齐颜愣了愣,她只记得,自己昨日一回来,强撑着自己的意识消失之前,倒在了徐乙的面前,徐乙那模模糊糊惊慌失措的样子,还有手上结起的黑印。

     若是昨日自己的意识完全消失,自己根本不知道,会发生什么。可是为什么,明明自己提取过太多徐福的力量,为什么唯独昨日,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徐福的意识不是该在玄冰密室被自己封印?为何突然会自己觉醒,难道,是因为有什么刺激了她吗?会是什么?

     “娘娘,珏嫔娘娘到了。“小花看着齐颜有些呆愣,挥了挥小手道。

     “扶我起来吧。“齐颜有些虚弱的道。

     “娘娘要不,奴婢还是跟珏嫔娘娘说你身体不适吧。“

     “不用了,若是真这样,珏嫔不得气疯了?“

 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“

     小花伸手小心的将齐颜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朝着门外走去,宫外,那珏嫔正带着人,气势汹汹而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