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七十一 过去的记忆
    “是这里了?“王珏对着身旁的引路的太监道。

     “是的,珏嫔娘娘。“

     “好了,那你退下吧。“王珏看着这古朴,而又封闭的祠堂。

     那祠堂里面供奉的是太平所有的帝王的排位。最中央刻着繁杂花纹的案桌的中间,放着一长条形的木头盒子。

     那盒子通体暗色,是个上号的金丝陈木。上面繁杂的刻着各式老派的花纹样式,若有若无的香味在祠堂内环绕着。那木盒上,有几处颜色来得更深,像是血迹一样。那面前的王珏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,反而是身后的银珠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 凡是知道康玄王朝的人,都能够看得出来,这个花纹,赫然便是康玄王朝时期的花纹。

     若不是,这个盒子便是西玄帝君所寻找的那个盒子?

     王珏看了看四周的几个妃子,道:“大家都是帝上的妃子,既然是妃子,就应该为帝上分忧,太平祈福。颜妃,你刚从太平而来,不懂得太平的规矩,也无事,今日你便在这里抄写佛经,不如抄写个十遍,以供在祠堂祖宗牌前,求的太平盛世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珏嫔娘娘。“齐颜低声应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 此时的银珠有所后悔,若是知道这个东西在祠堂,自己怎么都会借故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 王珏点了点头:“颜妃,你可别小看了这个经书,毕竟,心意也是很重要的。再说了帝上十分宠爱你,你就更应该用心抄写了。“王珏冷冷地看着齐颜。这一卷佛经,正常的抄写也要两天,才能抄写一卷。如今要十卷,哼,看她如何能完成。

     再者说,这件事情,帝上也算是交给了王珏,自然没有干预责备的借口。

 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“齐颜温顺的点了点头。她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心中涌上来的异样感。这个东西,似乎翻起了一些隐藏在深处的记忆,惹得齐颜的脑袋不由得阵阵剧痛。但她知道,她只能忍住。

     “那便好,颜妃你就留在此处,抄袭佛经,在五天后的初八,定是要一页不差的交出来,知道了吗?“

     “知道。“

     此时的银珠心中万分后悔,她只能眼睁睁的看到这个木盒与自己擦肩而过。若是要偷取,也只能等到夜晚。

     但是,银珠可不认为,自己可以完好无损的将这个木盒从齐颜的面前偷取出来。

     只能在心里暗自计划着,跟着王珏的身后走去。

     才刚走出了祠堂,就听见身后发出了重重的闷哼声,接着便是小花的大叫声:“娘娘,娘娘,你怎么了?“

     王珏回头,便看见那齐颜,倒在了地板上,前头那摆放在案桌上的木盒,不知道为何,暗自滚落,发出了清脆的声音,咕噜咕噜的滚到了齐颜苍白的面前。

     齐颜只觉得身体似乎有种力量,正克制不住的在身体里面放肆的搅动。是什么,激起了她的记忆?那赫然在冰封密室中的记忆,又重新回来了。

     “娘娘,娘娘!“

     齐颜正努力的想要夺回自己的意识,可是,眼睛却越来越模糊,越来越模糊。

     自己只能努力的对焦在面前的木盒中,接着,一片漆黑!

     玄冰密室中

     颜徐慢慢的浸入了那泛着浅蓝色的湖水中,洞**,偶尔从不知名的地方,传来水珠滴答的声音。

     颜徐将胸前那同样泛着蓝色光芒的珠子,小心的摘下,放在了湖水的边缘,然后静静地看着它。

     突然,一阵蓝光而过,她的面前,不知何时,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色衣袍的男子,散落着披肩的长发,脸上,戴着,面具,只露出了高挺的鼻子,还有鲜艳的红唇。

     那莞尔的笑容,让颜徐如沐春风一般。

     “汝是谁。“颜徐警惕的问道,那个男人却不发一言,缓缓的走进,颜徐的身边,蹲下,那黝黑而清澈的目光中,颜徐能够很清楚的看到自己。

     那个男人缓缓的伸出了手,抚上了颜徐的面颊,然后微微一笑,道:“真好。你还在。“

     “汝,是谁。“

     “你忘了呀。“那个男人眼神中掩盖不住的失望,他收回了冰凉的手,缓缓的额站起来,看了看周围道:“你看,这里一点没变,变得,只是,我和你而已。“

     “你,是谁。“颜徐换了一个语气,这是颜徐的疑问:“我,是谁,而她。“颜徐,指着自己的胸口,认真的问:“又是谁。“

     “你都忘了,只有我记得?对了,也许是因为,我藏了一个重要的东西在这里。“

     那个长袍而立的男人,俯视着,看着颜徐,一会儿,他又转回了头,仰头看着头顶,闪着蓝色光芒的水晶,侧着脑袋,道:“我想想,太久了,我都快要忘记了。你,想看看,我,的记忆吗?关于,她,的故事。那个时候的她,那个时候的她,叫什么名字呢?“

     “徐福?“

     “是的,徐福,这个名字,还是我取的,希望她能够福气加身,快快乐乐的。可是徐家,这个裹着权势和欲望的姓氏,如何能够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呢?“

     我和她的故事,很长,很长。但是,回忆,需要时间的!

     徐福戴着面具,在黑暗的花园中张望着,许久,嘴角浮现了俏皮的笑容。前面不远处,穿着白色长袍的徐溪正坐在石头上,侧身,抬头,仰望着头顶点点的星空。那仰头的弧线,在月光下,他的侧得四十五度刚好。周围的花丛里,大半的花儿都低着头,也许,是被徐溪温柔的余光,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 徐福,笑着,在她的眼里,徐溪是这个世界上,最好看的人。在她的心中,徐溪,不仅仅是第一个关心她的人,更是第一个,不在乎她容貌的人。她小心翼翼地跑了过去,手伸过了徐溪白色的衣袍,紧紧的握着徐溪的手。

     徐溪转头,愕然的看着身后吃吃笑着的徐福。那微微胖的小身体,还有那笑得眯起了眼睛的小脸蛋。徐福全身上下,都散发着欢乐的气息。

     她身上的彩带也变成了深蓝色,她的衣服也熨烫得整齐,她变了,跟徐溪第一次见到的她不一样了。不,应该说,她身份变了。

     当她的血脉中承袭了返祖的力量,她便是西玄中,至高无上的人,跟自己,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徐溪看着徐福笑着的脸庞,这,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 他抽出了自己的手,那徐福的笑脸,也变得愕然。

     徐福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面前的徐溪,他皱着眉头,清澈的眼眸看着她。

     徐福做错什么了嘛?徐福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 徐溪站起了身子,严肃的说:“徐大人,你不该逾矩。“徐溪的双手拱着,这动作,配上他出尘的气质,倒也是儒雅。

     徐福结巴的问:“为,为什么。“

     “你是主家的大人,而我,只是旁枝的人。若被人看到,又该多嘴了。“说完,徐溪抬脚迈步,想要离开,却被徐福唤住了:“徐溪,这,不是我想要的。“

     徐溪没有回头,背对着徐福,他能想象得到,她的眼眶必定已经红了,她总是这般,爱哭得很。

     “这,也不是我想要的。“徐溪侧着脸,一字一句的说。

     徐福张了张嘴,想解释什么,却仍旧什么都没有说出口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徐溪迈步而走。

     徐溪手紧紧的握着,这,也不是自己想要的。我想要的,是能够堂堂正正的站在你的身边。可惜,这条路注定艰辛。

     徐家之大,西玄之尊,大在人口之多,尊,却尊在两个返祖之力,最尊贵的,却是徐福之血。

     相传,上古时期,王朝有一个徐家人,不仅能够领阴兵作战,更能预知未来过去。为了让自己的血脉可以流传,为了让自己能力可以世代辅助王朝,所以这个人,将自己的能力,一分为二,分为徐家两个支脉,一个,一出生,就能够拥有阴将之力,能够驱使恶鬼,一个,便能够预知来世。

     原本,是想让两个血脉相辅相成,只不过,有人的地方,自然就有利益。阴将之力,力大无比,自然,更得青睐,于是,便有了主次之分。再接下去,便有了等级还有尊贵之别。

     在徐家,就算同为返祖之人,但是,永远都是徐福为尊,徐溪,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 “你真的要去吗?徐福?“徐福骑在马上,一双手突然紧紧的拽住了她刚想抬起的手.

     徐福错愕地转头,看见的,是徐溪皱着眉头的脸庞.

     他是在担心.徐福心里喜滋滋的想道,开口道:“没事的徐溪,不过是绞杀一些个部落的残党,我很快就回来了,你不用担心.“

     徐溪的手仍旧没有放开,前面的部队已经开始缓缓的前进.徐溪道:“真的吗?这个王朝,真的比你的生命还要重要吗?徐福?“

     “徐溪,你怎么了?“徐福歪着脑袋看着面前异常的徐溪,他的眉眼中有着化不开的悲伤,可是,这个是任务,也是使命,更是徐福一直想做的事情:“因为,总有人要去保护王朝,保护徐家,保护你呀,徐溪.“

     徐溪沉默不语,手却没有放开.

     “那你答应我,无论如何,都要带上护心镜,不管你觉得如何变扭,都要带着.“徐溪说完,脱下了自己胸口的守魂珠,看了看徐福:“低下头.“

     徐福乖乖的低下了头,任着徐福将手中的守魂珠,戴到了徐福的胸前:“答应我,如论如何,都要活着回来,徐福.“

     “嗯,我答应你.“徐福抬起头,微微笑着,笑容印着天边刚升起的朝阳,第一次,徐溪觉得,戴着面具的徐福,也是美的不可方物,只可惜啊。

     徐福看了看渐行渐远的部队,心中焦急,便抬手,将自己的手从徐溪的手中抽了出来,夹着马,马儿向前奔去,徐福回头,对着徐溪呐喊着:“等着我,徐溪。“说完,便英姿飒爽的朝着前头的队伍跑去。

     等你吗?徐福。

     徐溪一瞬间的恍然若失,便在接下来的无可奈何中,渐渐的消失。

     朝阳,古道。明明是欣欣向荣的景象,徐溪却觉得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 康玄王朝啊,到底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 我一定要活下去,这是徐福倒下后,那脑海中,想到最后的话。

     没有人想到,原本简单的残党,就如同被鬼怪附身后,不仅力大无穷,还有比自己多出两倍的人马。徐福知道,自己上当了,可是一切,都晚了。

     当那凌空而至的八丈蛇矛穿破自己的护心镜,刺入自己的身体后。杀敌八百,偏体凌伤的徐福,再也支持不住。

     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倒去,难不成,自己要死了?不,我一定要活下去,我答应过徐溪的。

     可是自己的意识却在慢慢的消失,消失。

     恍恍惚惚,她似乎走进了一片黑色的森林中。森林四处弥漫着瘴气,她缓缓的向前走去,四周黑摸摸的,她什么都看不见,出了飘荡在空中的丝丝黑气。

     她往前走,看到不远处,有着一个牢笼,这个牢笼里面除了浓郁的黑气,再无其他。这个牢笼前面有着一把锁。

     徐福好奇的抬起那个锁,牢笼里似乎传来了一阵声音那阵声音模模糊糊的,但流入了耳朵中,却是清晰不已:“汝,想要什么?打开它吧,汝就能拥有无穷的力量,永恒的生命!来吧,打开它吧。“

     是了,自己已经死了,徐福这般想到。

     “我,已经死了。“

     “打开它吧,打开它吧。“

     只要,打开,它吗?

     我就能复活,就能重新,回道徐溪的身边吗?

     只要打开它。徐福的手,缓缓的伸向了那个门,她的脸低下,她知道,若是推开了门,就意味着,自己,不再是自己。这个身体,也许有一天,也不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 但是,这些,重要吗?

     黑夜,天空轰隆隆的声音,盖过了天地的所有声音。天边闷打的闪电,点亮了天地间唯一的缺口。

     康玄王朝的内城上,徐福永远想不到,自己会在这里,见到他!

     “是你。“

     “是我,徐福。“

     “为什么,你明明也是徐家人,为什么,要背叛王朝,要背叛徐家。“

     “徐家?哼,王朝?你说的这个王朝,这个太子,是要把你置之死地的人,这个徐家,根本就没有在乎过我,更没有在乎过你,徐福。“

     “可是。“

     “没有可是,现在只有两条路,要么放我走,要么,杀了我,徐福。“

     “你,你知道,你明明,你知道的。“徐福不自主的拿着手里的银枪,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 那戴着黑色斗篷的男子,徐溪一下子拽过了徐福的手,将徐福拉进了自己的怀里,嘴巴中闪着蓝色的光芒,冰冷的碰触上徐福的嘴巴。

     徐福的眼睛因为惊愕而放大,可是没有一会儿,口中传入的东西,就让她的身体,有了反应,眼睛便出现了模糊。

     徐溪,你终究,还是走了。

     你终究还是,离开我了!

     天出灾星,于西而至。

     你知道徐福吗?

     徐福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 她啊,是一个美丽却丑陋的人,是一个胆小却强大的人。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我希望能回到过去,遇见那个胆小而丑陋的徐福,一辈子都不要觉醒,那所谓的血脉之力。那样,也许便不会有今天了吧。

     徐福啊,若是你现在还在,你可还会记得,那些我们最美好的记忆。你看,我,都没忘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