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百九十七 (六)
    徐乙听从了颜徐的吩咐,快速的朝着那城墙之上,幽幽灯火亮起的地方跑去。他们的灯火,并不是明亮的火把,而是那装着萤火的亮光,若不细看,只当是哪里来的额萤火虫。

     徐乙幻成了影子,追到了此处,发现那是一群身穿夜行衣的人。能够在夜间,宫墙之上行走自如,熟门熟路,不用想,也知道,这些人,并不简单。徐乙决定跟着他们前进,看看,他们的目的,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 冷宫之中,那徐鬼的影子毫无防备的马上跳入了冷宫之中。颜徐同样跃入冷宫,却看不见了人影,一片凄清的月光,还算亮堂的照在了地面上,投射出了点点斑驳的树影。

     颜徐走到了院落的中间,就停下了脚步,她小心仔细的用眼睛,感受着四面的情况。她知道,徐鬼,一定就隐藏在这里的某处。

     颜徐向前小心的走了一步,脚下踩到了小块石头,发出了咯吱的声音,让颜徐低头一看。这一看,赫然发现,那石头的背面,竟然有这红色血迹。意识到不对的颜徐,抬脚,想要跃出这深深的庭院之中,才刚起,风一吹,庭院的灰尘之下,竟然是一个用鲜血画的阵法,而自己竟然就站在了阵法的中心。当自己跃起的时候,那阵法快速的收缩,一条条红色的痕迹朝着自己的影子快速收紧。地上的阵法如同活了一样,随着自己的动作而移动着,颜徐一下子竟然无法脱身,只能落在了阵法之上。

     她心中觉得隐隐的不安,这一切看来都是徐鬼已经预谋好的,而地上的红线,明显不是颜料,更像是,血!

     难道,徐鬼在皇城之中,吸食人血的目的,不是为了他的身体?而是为了这个阵法吗?

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徐颜,你想的没错,一点都没错!只可惜,一切,都迟了!“从某棵巨树后一闪而出的徐鬼笑眯眯的朝着颜徐走了过来,道:“颜徐,你想不到吧,老夫竟然能把你锁在了阵法之中。哼,就凭你一个晚辈,能让老夫使出这套禁术中的术法,也算事对得起你了,换成了徐福,也一样逃脱不了。更何况你,徐颜。“

     “哼,徐鬼,看来,你的目的,不是为了你的身体,而是为了我体内的返祖之力。你别忘了,你是个死人,就算有了返祖之力,没有返祖之体,又有何用。“颜徐冰冷的说。

     “这个,就不牢你费心了,老夫,自然有自己的办法。倒是你,好好的返祖之力,竟然不用,硬生生的封印在体内,老夫,是真想不通啊。徐颜,你在抑制什么?不过,也就是因为这样,加之长明灯,你的法力虽然赢过老夫,却逃不出,这个阵法。不用担心,徐颜,你未能完成的事情,老夫,自然会帮你完成。“说完,徐鬼看了看冷宫之中,大道一声:“还不快出来。“

     从另外一棵的巨树之旁,走出了那身穿着华美服饰的银珠,银珠伸手一掀开,露出了徐清若的脸,那是一张清冷而美丽的脸,尤其在月光中,更显的出神,她看着面前的两个人,徐鬼大喝一声:“还不快念咒,这样,你就可以得到你梦寐以求的返祖之力了。“

     徐清若有些怀疑的道:“为何要帮我。“

     徐鬼笑着说:“因为,只有这样,你才能够完成西玄帝君的使命。你无需害怕老夫,返祖之力,是需要返祖血液,唯有同样被选中人的身体,才能承载的力量。老夫已经是个死人,要那返祖之力,做什么。当然,老夫说过的话也会做到,老夫会离开这里,让你,安心念咒。“

     徐鬼的话,让徐清若将信将疑,不过因为他说的话,确实是真的,才让徐清若决定,冒险一试。

     看见徐鬼小时候,徐清若才走到了阵法旁,将自己的手腕割破,任凭着血液慢慢填充满了地上的阵法。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 银珠,不,也许现在该称呼她为徐清若了。如今,她西玄派来太平的卧底,更是一个渴望力量的备子,她想要的,不仅仅是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 徐清若口中吐出的咒语如同具象的符文一样,密密麻麻的,幽光闪闪,随着徐清若的咒文越说越快,颜徐的身上冒起幽幽的蓝光,颜徐只觉得身体发着冷,体内的血液如同大海一样,波涛汹涌,翻滚不停,似乎要涌出身体一样,她努力的想要平复,却觉得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巨大,那个人,竟然有着苏醒的趋势。颜徐喘着粗气,视线越发模糊。

     徐清若的额头上已经有不少豆大的汗珠。随着她嘴巴的加快,那光芒,竟然闪得愈加的剧烈。似乎有一个无形的手一样,用力的穿透了颜徐的身体内,似乎要将颜徐的身子里,抓出什么似的,颜徐的身体,竟然能夜无法动弹,只觉得体内有着被剥离的痛苦之意。

     那双手抓出了一丝丝红黑色环绕的气,那个气随着脱离了颜徐的身体竟然也凝结成了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 徐鬼在旁边,激动不已,没想到,一切竟然如此简单!待到那个返祖之力,被徐清若吞噬,届时自己只要趁着融合之际,夺取徐清若的身体,一切便也成功了!不过这个时候,似乎还是躲起来,显得妥当点。

     那从颜徐体内剥离的气息,竟然在体外,幻成了一道人影,随着人影的成型,那颜徐如同海绵一样,瘫软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一切,似乎都太顺利了,徐清若如此想到。现在只要将那个气息引入自己的体内,,一切便成功了!徐清若此时也没有时间和心情,去回想之前徐鬼的经历,当年徐鬼吞噬返祖之力,是吸干了那个人的血,而今日,引出的,确是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 那个人影缓缓的睁开眼睛,周身红色煞气环绕,看着面前的徐清若。

     “大胆,汝竟然敢唤醒吾。“那个声音用着略带着嘶哑的声音道。

     徐清若看着那个人,浑身红色的衣袍,戴着犹如鬼煞的面具,狰狞的面庞,原本闪耀的蓝色光芒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红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 “徐福?“徐清若喘着气看着面前黑气凝聚起的人影。这个人,半悬在空中,黑气伴随着红光托举着人影,此人,便是徐福?那个拥有返祖之力,令四国闻风丧胆的徐家徐福?

     “吾为何人?“那徐福抬起了手,身上的链条发出了碰撞的声响。

     “你别管我是谁。只要知道,我是能救你的人。“徐清若虽然被徐福身上的煞气多少有些震慑住,想到现在的情景,也知道自己只能把希望放在这个上面了。

     “救吾?哈哈哈哈,汝要如何救吾,就凭尔等一个小小的备子?“徐福道,她俾睨的看着下方的徐清若,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徐福自然识得,是徐家的味道,不过对于这气息并不强烈的人,徐福也知道,此人的力量,并不大。就凭她,想要救自己?想要解除那徐达设下的封印?哼,简直狂妄。

     徐福上下审视了她一般,发现了地上那个困着颜徐的阵法。徐福愣了下,嘴角挑了挑,

     “哈哈哈,吾还在想,尔等的力量如此薄弱,如何能够召唤出吾。没想到,汝竟然有它。“

     听到了徐福的话,徐清若这才反应过来,手有些颤抖的道:“对,只要有这个禁术咒语,你就,就要听我的。“

     “听汝的?啊哈哈哈哈,汝,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“徐福摇了摇头,发出了类似人体卡擦卡擦的声音。徐清若却觉得有些不妙,徐福身上的锁链似乎少了几根,那黑气凝结而成的黑气从徐福的身体上脱落,变成了黑气,消散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 “汝,似乎误会了什么。那个密卷,汝可知道,为何那徐家的禁术密卷,要被封锁在中幽吗?因为这个密卷,讲的是,如何,夺取新身子的办法。“徐福的嘴角微微的扬起。邪魅的笑着说:“想必那徐鬼,心心念念,寻找的,也是这个东西,没有想到,这个东西竟然落在了吾手里,哈哈哈,果真,天不亡吾,康玄复朝指日可待啊,哈哈哈哈。“

     话音一落,徐清若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原本一直认为,自己可以将徐福的力量吸收到自己的体内,力量为自己所用。可是没想到,这个密卷,竟然是帮人夺身,也就是说,徐福,想要自己的身体,而那徐鬼,想要的也是这个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