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二百一十四 (二)
    王珏扶着王玉小心地坐了下来,眼睛中的嫉妒,也很好的掩饰了起来。换成了担忧,这点变化,对于后宫的女人来说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 王珏小心的拍着王玉的手,道:“妹妹,如今身怀着龙胎,更该小心,况且那些山楂糖啊,果丹皮之类的小点,从小也都是妹妹爱吃的多点。我可不爱吃,最后都进了你的肚子,妹妹可还记得?“

     王玉浅浅的笑着说:“自然是记得的。姐姐从小就不爱吃什么甜食。“

     王珏转头,对着身后的玉春点了点头,转头对王玉说道:“妹妹,最近过了秋天,总是燥了点,姐姐想要点香,妹妹不介意吧。“

     “不介意,这有什么好介意的?“王玉摇着头说:“只怕在这外头,香不得很快就散了?“

     “不碍事,在里头,闻多了,总是头慌,所以还是这外头好得多。“王珏笑着说。

     身后的玉春也就从宫女手中,接过了燃香炉鼎,在香盒中取出了一块黑得发黄的硬物,放入了炉鼎之中。

     王珏接着挥了挥手,身后的宫女,手中捧着几个盒子,恭敬的停在了王珏的面前,王珏伸手,优雅的打开,道:“妹妹,这些都是早在你进宫前,旁人送来养生的好东西,有人参,也有灵芝,更有一些南临的药草,如今,我是还用不上,妹妹先拿去吧。让玉娇去问问御医,应该是能用上的。“

     王玉看着那些珍贵的草药,有些惶恐,推脱着:“姐姐,这些,太贵重了,还是等将来,姐姐若是也有了身孕,在用也不迟。“

     王珏拍了拍王玉的手,道:“妹妹,你这就见外了吧。唉,现在想想,叔父说的也对,在这皇宫之中,唯有骨血相连的妹妹,才最为可靠。我们更应该相互扶持,相互照料。旁人,旁人接近都是有所企图的。“

     也许是想让王玉相信,王珏做出了一副忧伤的模样。“不瞒妹妹笑话,那银珠,被帝上给遣回了齐鲁,哪是是什么思乡。不过是因为,她动员我想要把颜妃扳倒罢了,如今不成,帝上虽然表面上不说,心里也是清楚的,就来了这么一下。我算是看透了,在这宫中,我最能依靠的,还是妹妹,如今看到妹妹有了身孕,心中,更是喜悦呀。“

     “姐姐。“王玉听到了这么一番话,心中不免的感慨,感动,握住了王珏的手,两眼几乎泪汪汪地看着。

     身旁的炉鼎的香缓缓地点燃,两个人的手也在香茶沏好后分开了。让王玉惊讶的是,那飘散出来的香,竟然带着淡淡黑色。

     王玉接过了玉娇递过来的香茶,不免多看了几眼。好奇的问道:“姐姐,这香没有味道吗?“

     “有,不过,比较淡,如今被风一吹,自然就散了。“王珏眼神逃避,看着手中的茶杯道:“这是旁人送来的,说是珍贵的东西,可以安神,我便用了。但我只有这么一块,若是妹妹想要的话。“

     王玉急忙说:“姐姐多心了,我不用。“

     “若是妹妹觉得哪儿不舒服,告诉姐姐,姐姐马上把香给灭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多谢,姐姐关心。“

     今日的散步,也不过短短一会儿,待到香燃尽了,飘散出了最后一缕的烟,那王珏和王玉也才各自回了宫殿。此时,也不过快到了正午。

     “娘娘,该回去用膳了。“

     王玉摇了摇头,小心的走着说“不了,肚子撑得很,我想要再走走。“

     玉娇担忧地说:“娘娘还想去哪里走走?“

     王玉也停住了脚步,道:“是啊,我还能去哪里走走呢?“王玉不自觉的抬眼,她想要去的地方,只有那里了。可是如今,自由有孕,若是让旁人发现了他,也许对谁都没有好处,反而会害了他和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 王玉懂得,便叹了口气,对玉娇说:“那还是回去吧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“

     “对了,姐姐送来的药材,留下点,剩下的都送回去吧。“王玉边说,嘴角露出着微笑说。

     身旁的玉娇虽然应着,但是心中却是隐隐的不安。

     因为她看到了,那玉春不自然的神态,还有那王珏碰到王玉,那一眼深深的嫉妒之色。

     所以,她在害怕,王珏会伤害自己的娘娘。那些送来的药草,自己巴不得全部都给送回去。如今娘娘所食之物,玉娇都必须亲自看点着,才安心。

     “娘娘,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?“玉娇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王玉瞥了眼玉娇,笑着说:“你怎么老是疑心疑鬼的?不要每次姐姐出现,你都一副担心的模样。“

     “娘娘,还是小心点好。你还记得上次晕倒吗?“玉娇小声的说。

     “也许,是个意外。唉,也许,姐姐是真的发现了我的好呢?“王玉叹了口气说:“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与姐姐争,以前也好,现在也罢,在我心中,姐姐永远是皇后。“

     “娘娘。“玉娇还想说什么,王玉摇了摇头,说:“别多想了,你看我现在,不也挺好的?这种话,以后少说,若是传进了姐姐的耳朵里,有你好受的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“玉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是啊,至少现在王玉看着,什么事情都没有。但愿是自己想多了。玉娇这般想到。

     黑暗之中,祀天殿下面的密室中,永远都是黑暗的,在黑暗中,归猊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他闻到了,同类的味道。

     只不过。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