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二百一十五
    归猊,是一种很奇特的种族,他们能够变换成各种的样貌,身体能够入药,自然,也能够入巫。也许,这也是归猊这个种族,消失得如此快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 毕竟,所有东西,都填不满人心的空洞。

     过了中午,原本想要用膳的王玉,无奈肚子总有奇特的,且慢慢升起的饱腹感。让她实在无力再吃下多余的东西。最后决定,先上床小憩一下。

     玉娇捻好了王玉的被子后,王玉挥了挥手说:“退下吧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“玉娇点了点头,缓缓的走出了房间。临关上门前,仍不放心的回眸看了一眼,也许是心中的不安所致。可是这不安究竟是什么,玉娇却是什么都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 另外一旁,同样忧心的,也有那王珏,那梦中的神秘人,还有出现的神秘的东西,让她实在不安得很。

     唤来了玉春道:“今日花园中,剩下的残响还在吗?“

     “在的,娘娘。还剩下一小块的死料。“

     “那都倒入那第二个的花盆之中吧,记得,埋得小心点。“王珏挥了挥手,道。

 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“

     “那玉妃那里,可有什么消息了吗?“

     “尚未。“

     “下去吧,给本宫留心玉妃的任何消息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

     看着玉春离开,王珏的眼睛缓缓的闭起,现在的她,在等待,等待关于王玉的消息。如果此时,你问她,后悔吗?也许她会在犹豫,这样残害自己的亲身妹妹,到底值不值得。但若是因为皇后之位,那么她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。值得。

     权利,对于很多人来说,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,就是值得,放弃一切,去追寻的东西!

     西玄

     朝堂之外,几个朝臣正在议论纷纷。沿着朝堂之外,走出。

     “你听说了嘛?那徐家的家主被帝上换了一个人。“

     “可不是吗。之前的那个家主去了齐鲁,就再没有音讯回来。这徐家不可一日无主,帝君换了一个,也是常理。“

     “那倒是,不过听说,这个新的家主,就是徐清若。“

     “徐清若?不就是很早之前,被徐家给赶出去,去了鬼洞的孩子?“

     “听说是,因为立了大功,再加上,她本身也是返祖的候选。“

     “是嘛,不过徐家的三位长老,都在闭关,恐怕也只能听帝君的话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唉,真是复杂啊。“

     “是啊。“

     一旁经过的薄礼听入了耳边,这件事情,在朝廷中,也算是大事,再加上,帝君刚才当朝宣布,更是震惊了朝野。毕竟徐家可是西玄的主力,时间还没一年,就换了个家主。薄礼一时半伙也说不上,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 看来西玄真的要大变了。

     “薄大人。“薄礼的身后,传来了一声叫唤。薄礼回头,原来是黄大人。停下脚步,两个人双双作揖,道。

     “黄大人。“黄冬生的脸色并不好,对薄大人道:“大人不知道可有时间。“

     “黄大人这是?“

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。“黄大人看了看左右,对薄大人说:“薄大人可听说了,帝君从城外调走了十万大军,朝着阴山出发。“

     “阴山?这十万大军可是驻守在西玄皇城外的军队?“薄大人有些不敢相信,也有点想不通。这十万大军本就是守卫皇城,为何突然调走,那皇城不就空了?

     “是啊,这也是我从兵司那里听到的。听说,是徐家新家主的主意,帝君才如此做的。“黄大人道。

     “之前,我是多少有听说,帝君在暗中召集军队,没想到,竟然走如此大的棋,全部调走阴山,看来与太平势必要有场战争了。“薄大人说。

     “是啊,战争将至,民不聊生,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。“黄大人感叹道,黄大人看见那薄大人抬脚就要往回走,急忙拉住了薄大人,道:“薄大人,你要去哪里。“

     薄礼抬起头,道:“黄大人告诉在下,就应该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,皇城的军队不能调走,实在是太冒险了。“

     “薄大人,你真是敢啊。你也该知道,帝君不告诉我们,就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,你这一去,有多危险?“黄大人低声的训斥道。

     “唉,可是。“薄礼还想说什么。这一步棋若是赢了,是最好的,若是输了,那西玄就是满盘皆输,没有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 “薄大人,你先回去休息吧,这件事情,要从长计议。“黄大人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 薄礼无奈的点了点头,的确不能找帝君,但是自己可以去拜访下这个徐家的新家主!

     薄礼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 太平,芳馥宫中。

     时间已经过了半柱香,玉娇心中总是不安,大胆的走进了房间之中。

     那王玉仍旧闭着眼睛,看起来似乎还在睡梦之中。

     玉娇小心地走到了王玉的身旁,看着王玉安详的模样,心中也觉得,许是想多了。抬手,又想捻捻被角。

     刚抬起手,摸了摸被子,却摸到了湿漉漉的一片,一抬起,发现竟然是满手的鲜血。

     这一下,可把玉娇给吓得倒在了地板之上,玉娇跪着爬到了王玉的身旁,摇晃了几下,王玉仍旧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 玉娇惊慌失措的急忙爬起,朝着门外跑去。边跑边大叫的说:“不好了,不好了,不好了。“

     太平殿中,一阵急匆匆的脚步打断了太平殿的宁静。

     “帝上不好了,玉妃娘娘大出血。“

     “什么。备车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