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二百一十二
    “家主大人,你确定徐鬼会回来?“徐乙问道。

     徐乙并不相信,徐鬼还会回来,且不要说他受了不轻的伤,而这个伤,还是徐福打的。没经过长明灯一次,阴兵之身都会受到伤害,徐鬼这般,则是更大。所以徐乙并不相信。

     “若是,长明灯灭了呢?“颜徐负手而立,在漆黑的宫殿之内。

     “家主大人的意思是?“

     “长明灯已经被徐福给破坏了,长明灯的力量正在逐渐的消失。也许就是这个原因,几乎所有的梭子,都进到了皇宫,为的就是保护帝上的安全。“颜徐道。

     “家主是说,徐鬼知道长明灯的力量正在逐渐的减弱,所以,会冒险进来。“徐甲看了看房间中,已经熟睡的“齐颜“,转头说到。

     “自然。“颜徐道:“别忘了,他的骨灰盒,还在宫内。这个骨灰盒,是他初始封印的地方,也就是因为这个骨灰盒,他才能安然的进来,不受到任何的伤害。如今,徐鬼的力量已经开始恢复,虽然再被徐福所伤,但是那个伤势,应该,也不碍事。“

     “家主大人,徐鬼回来,要做什么?难不成躲进那个骨灰盒?“徐乙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 “身体,他还需要一副身体。“颜徐点了点自己,又点了点房间中“齐颜“道:“这皇宫之中,最容易达成他目的的身体,只有两具,要么我的,要么,她的。“

     “那家主大人不是就危险了。“徐乙道:“家主大人体内的力量被徐福抽走了大半,如何能在短时间内,与徐鬼对抗?“

     徐甲看了看房间的方向,说:“徐乙说的对,家主大人不如避一避?“

     “不,我,就在等着他来找我。“颜徐摇了摇脑袋。

     “家主。“

     “家主。“徐甲徐乙同时开口,焦急的唤了一句。

     “别说,这件事情,我已经想好。正因为徐福离开了我的身体,所以我更需要力量,能够跟徐福对抗。“颜徐道:“这个徐鬼,就是最好的选择。他也是徐家之人,身上的力量跟我的返祖之力,更加容易融合。“

     “可是。“

     “你们放心,当年徐达如何封印徐福的,那个封印,还在我的体内。但是只有我一个人,是做不到的。“

     “请家主大人吩咐。“徐甲徐乙同时半躬着身体,边道。

     “我需要你们在我的封印术完成之前,找到徐鬼的骨灰盒,并且,毁掉它。“

     徐甲徐乙互相对看了一眼,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 若是徐鬼出现,在被封印的过程中,想要逃跑,那歌骨灰盒必定会有所感应,那样,同为阴兵的徐甲徐乙,则会更加容易找到。

     颜徐仰头看着夜色,现在,一切就绪,就差了你,徐鬼,你最后的目的,会不会跟我想的,一样呢?

     颜徐,自己一个人,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 乾天殿中,夜已经深了,悠悠的烛火,也只剩下了门道口依稀的几盏。

     宫殿内,突然传起了龙骧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乌玉。“

     “在。“龙骧的床榻前面,突然多出了一个人。那个人恭敬的行着礼。

     “长明灯如何?“床榻之内,放着床帐,里头却传来龙骧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回帝上,长明灯的光芒确实减弱。“乌玉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嗯,那抚州的梭子有没有消息。西玄的动静如何?“

     “西玄已经在集结兵马,兵马大多都朝着抚州靠近。恐怕,西玄是想占领阴山,攻打抚州。“

     “阴山,太平和西玄就是以阴山交界,若是西玄先一步占领了阴山,对太平不利啊。“龙骧道。

     西玄已经开始集结了兵马,太平此时如何动作,也是比西玄要慢上一慢。如今也知道西玄在太平中有了内应的存在。这个内应是谁?龙骧并不知道。内忧外患,实在是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 “帝上,之前的计划,是否还继续进行。“

     “继续进行。现在,就等着王仪的消息了。“龙骧叹了口气说。

     “帝上,臣,还有一个疑问。“

     “说。“

     “帝上,真的要留那两个西玄徐家的阴兵在宫中?臣认为,始终是个隐患。“

     “无妨,寡人也想看看,她的真心,到底是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若是。“乌玉那句话始终还是没有问出口。

     他相信,龙骧,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 “乌玉,寡人,知道你的担心,寡人何尝不担心呢?天命自有天安排,我们能做的,就是尽人事,听天命!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

     “你让他准备下,只要王仪的好消息带回来了,我们的计划就开始实施!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一下子,那床榻边的人影,瞬间消失得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 “帝上,还未休息?“宫门外,原来是那福禄点着烛火,走到了帝上的面前。

     “是啊。“在烛火的映照之下,床榻里那个人影伸展了身体,所幸半靠在床榻上,拍了拍,身旁的位置,道:'这四下无人,你坐上来吧。“

     “帝上。“

     “如今,你就想着,你还是八九岁的颜徐,寡人还是之前的帝上。不好?“那床榻上那个人微微笑着,低沉的声音驱赶了宫殿的冷凄。

     此时的福禄,或者说是颜徐,倒显得温暖。

     她歪着脑袋,想了想,之前的自己,无忧无虑,心中所想的,就是单纯的天命,单纯的他。

     五年后,经历的越多,记忆越多,她就活的越加的拘束。

     此时龙骧的话音一起,颜徐也不愿意顾及太多,放下了烛火,撩起了帘帐,就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 龙骧微微笑着说:“小时候,你也是这样,硬生生拔着要跟寡人睡。你是齐颜的时候,虽然亲近,却总隔着什么。现在,你成了宫人,却觉得熟悉了许多。颜徐,如果你能一直这样,也挺好。“

     颜徐躺在了那龙骧身旁的床榻,眼睛斜斜地看着龙骧,顺着他的轮廓道:“帝上,会有那么一天的。“

     “哈哈,那寡人,就等着,希望那天,不会太迟。“

     “不会的,因为那是我,等了一辈子的事情啊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