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二百三十一
    没一会儿,在禁卫首领的陪同下,三个人进入到了亭子之中。王玉还微微地起身,对着王珏行了礼,而后又在帝上的示意下,又坐了下来,倒是那王珏,行礼后,龙骧却没有让她坐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 而是开口,抬起面前冒着热气的茶杯,对着那禁卫首领道:“雷将军,你倒是来说说,因为何事在外头喧哗。“

     那禁卫将军,雷将军看了看身旁一脸神色自如的王珏,如实道:“启禀帝上,今日臣按照惯例在宫内巡逻,有人举报说前头看见一个形迹可疑的人,戴着黑色斗篷在宫内偷摸,臣恐怕是什么宵小之徒所以回头查看,看见一个不知道何人的辇车,在隐秘角落中等候,起了疑心,上前扣押,没一会儿,就看见玉春姑娘,还有珏嫔娘娘穿着黑色斗篷从树丛之中隐秘角落中走出。随后臣属下又在另一头发现,企图逃跑的刘公公。“

     “啪。“只听见清脆的一声,龙骧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甩到了桌上,面色仍旧没有多少变化,可是那声音,却是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 “珏嫔娘娘,你还有什么话想要说?“

     王珏眼神倔强的看着龙骧,似乎周围的一切,都跟自己毫无关系,她道:“这刘公公跟臣妾,没有任何的关系。“

     王玉看了看王珏,也开口向龙骧求情道:“帝上,也许,这只是个误会。姐姐没有理由会跟一个下宫的公公搭上。“

     王珏从鼻孔中哼了一下,并没有任何的表示,连感激的眼神都没有。

     龙骧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王珏,修长的手指玩弄着手中的杯子,道:“那么,这个刘公公如何会与你一起出现?“

     “许是怨恨臣妾,想要报复之类的吧。之前,这个刘公公曾到过臣妾的宫殿,窃取了珍贵的物件,还被雷将军打了一顿,这个雷将军是知道的。“

     “这个,确实如娘娘所说,确有其事。“雷将军,禁卫首领道:“也就是数十天前的事情。“

     “哦。“龙骧看向了那一直跪在地上,不敢抬头,颤颤发抖的刘公公身上。道:“那,刘公公,你就来跟寡人说说吧,你为何也会出现在那里,难道真如珏嫔所说,你是想要因为上次偷窃未遂的事情,报复她?你可别忘了,身为下宫的人,来到这上宫之中,本身就是禁止的,你,可知罪?“

     刘公公吓得在地上颤抖了一阵,道:“回,回帝上。奴,奴才,知罪,不过今日来到这里,是,是,是因为。“

 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“

     刘公公颤抖的抬起头,那眼神看着冷酷的帝上,还有那身旁的王玉,接着低下了头,道:“奴才擅闯上宫,是,是受到了珏嫔娘娘的指使。请帝上明察。“

 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“听到这个答案,第一个跳起来的,便是那王珏。王珏愤怒的大声道:“帝上,切莫听了这个奴才的胡言乱语。臣妾怎么可能与这个奴才夜间私会?目的,又是什么呢?“

     龙骧看了看王珏,又看了看那底下跪着的刘公公,道:“是啊,目的是什么?刘公公,你可要知道,这种话若是乱说了,可就不是认罪这么简单的事情了。“

     刘公公往前爬了爬,道:“帝上,奴才知道,奴才说的,可是句句都是实话啊,请帝上明察。“

     龙骧看了看身旁一言不发的王岑,接着道:“那你就说说,珏嫔娘娘,约你会面的目的。“

     刘公点了点头,抬起了头,一脸恳切的模样,似乎接下来的话,都是真的不能再真了一般,道:“回帝上,珏嫔娘娘此次约会奴才的目的,是,是为了玉妃娘娘!“

     “我?“王玉装着惊奇的道。

     “没错,都是为了玉妃娘娘。玉妃娘娘身上怀了龙胎,珏嫔娘娘气不过,想要让奴才想办法,打掉那玉妃娘娘肚子里的胎儿。“刘公公道。

     “你胡说,明明是你说。“王珏气急败坏,却也在快要说出口的时候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现在,整个亭子内,瞬间没有了声音。

     除了龙骧,其余的人都默不作声,那雷将军甚至连头都不敢抬,后悔自己为何淌了这么一趟浑水。如今也是进退两难了。

     “刘公公,你曾经是罪后王矣的随行宫人,你该知道,乱说话的下场,更何况,你还说,是珏嫔娘娘指使你,去危害玉妃娘娘肚子里头的孩子?“龙骧过了好一会儿,才道。

     “回帝上,老奴知道这个后果,老奴说的,也都是实话。“

     “你可有证据?“

     “老奴,没有证据。“

     眼见这情势不对,王珏也知道,今天这一切,想必都是刘公公与什么人串通了,摆明了要陷害自己。

     只可惜,自己太过大意,到了如今的情景,自己再推脱,反而陷入了被动,倒不如,全盘托出。

     “帝上,事情,不是那奴才所说的。请帝上听臣妾一言。“王珏干脆跪在了地上,道。

     “帝上,不如让姐姐说说,臣妾不相信,姐姐会出手,危害臣妾的孩子,也许是这个刘公公,听错了什么,误会了。“王玉开口求情道。

     “那你就说说吧。“龙骧道。

     “臣妾之前听说了妹妹,总是前去祀天殿,以为妹妹又什么心事,后来,就是这个刘公公对臣妾说,说玉妃妹妹,去祀天殿,是为了幽会情郎。臣妾不相信妹妹会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,更不希望这个消息随意的传出去,辱没了帝上的颜面还有王家的脸面,所以夜晚密约了刘公公,若是帝上不相信,可以让雷将军搜查刘公公的身体,他的身上,想必,还带着证据。“王珏道。

     王珏说完,还特意看了眼那王玉的方向,王玉的神色还算是自若,却是苍白了不少。

     王岑默默的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,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。原来,帝上想让自己看的,就是这一场好戏啊。

     同是王家出身的两个嫔妃,却是永远不可能相辅相成了。

     王岑在心中叹了口气,只觉得自己也是疲累了,不能管,也管不了了。

     王岑端起了面前的热茶,缓缓的喝了口,他已经准备好了,待会要跟帝上所说的话了!

     想必,这个也是帝上希望听到的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