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二百三十三
    西玄

     朝堂之后,那薄礼看着迎面而来的黄大人,只能无助地摇着头,不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 相互无语之后,那黄大人先开口道:“薄大人,听说,见过了那徐家新任的家主??“

     “是的,见过了。不过。“薄礼顿了顿,说:“不过,这个家主大人,给我的印象,却是十分熟悉。“

     “熟悉?难不成,薄大人以前见过?“黄大人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 薄礼摇了摇头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 也许是看见了薄礼的这个举动,黄大人也不再多说什么,将话题,重新放在了朝堂之上,道:“唉,帝君看来这次,也是做好了准备。将守卫都城周围的士兵都调去了阴山,你说这个年,该怎么过的安心啊。“

     黄大人边走边无奈的叹着气,说。

     “黄大人,其实我们内心都有数了不是?这太平,一直是帝君心里的一根刺,若是不拔出来,只怕,帝君的心里,也是不会安心的。所以这一场战争是如何都逃不掉的。“薄礼道。

     “薄大人知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。“黄大人刚想说什么,就被薄礼拉住,摇了摇头道:“黄大人,若是有什么话,不如到我的府上说说如何?“

     黄大人点了点头,看了看周围环绕的宫腔,道:“好,那便麻烦薄大人了。“

     车轮滚滚而过,很快,两个人就到了薄礼的府中。与太平不同,这西玄的大街上,已经飘上一层淡淡的雪花。

     当热茶呈上了桌上,那书房的门也就紧紧地合上。

     黄大人才继续开口道:“薄大人,应该知道,我所担心的,不是战争。“

     “我知道黄大人担心的。“薄礼道:“如今太平国泰民安,太平的帝上勤修宪政,是一代的贤王。太平先帝废除了颜氏,国内大乱而过,如今的太平更是加强了君主的话语权。如今的太平,已经不是一般的国家了,黄大人是怕,若是与太平起了冲突之后,西玄会吃亏?“

     “没错。“黄大人拍了拍大腿,道:“薄大人说的正是我心中担忧。百年前的北康和西玄,自然不能同日而语。西玄乃是承袭着康玄的根基,朝堂之上的老臣几乎都是康玄的朝臣。但是如今的北康,也就是太平的确不同往日,甚至比如今的西玄,唉,帝上又是一意孤行,落得皇城周围无军的情况,可是不好的征兆啊。“黄冬生无比痛心的说。

     “黄大人,在朝堂之上,你也劝了,看得出来,帝君是要破釜沉舟了。不过黄大人,你还记得,前几日,我去了徐家家主那里?她唯独见了我一个人的事情?“

     “自然知道,听说外头还围着许多人,也有帝君的人,可是那家主却是唯独见了你一个人,如何??她可是跟你说了什么?“黄大人十分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 “她倒是没说什么,不过却是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。“

     “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她问我,若是有一日,能够恢复康玄王朝,重整太平西玄,你,觉得,如何?“

     “康玄王朝?那不就是,所有人的梦想吗?当然是极好的呀。“黄大人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但是,我总觉得,这个问题,似乎是想说什么。“

     “薄大人,多虑了吧,若是能够重新收复太平,那么北康,西玄重合,康玄王朝,自然重新出现在这五洲大地之上了。“黄大人激动地说。

     “当年,康玄分裂的时候,我们也都还不在。也许,康玄王朝的分裂,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简单。“薄礼沉静的看着黄大人。

     黄大人也是个聪明人,他看着薄礼,道:“难不成,薄大人的意思是,那个?“黄大人有些不敢接受的后退了一步,重新跌落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 “黄大人,难道不曾怀疑吗?若是没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太平,为何帝君要偷偷派了人,潜入太平皇宫?去中幽府君发出了道令?何不趁着新帝登基之初就早早的下手,帝君,在等什么?黄大人,就没有怀疑过?“

     黄大人摇着头,语气却是虚软,道:“薄大人,你的意思,我明白,可是这也太。“

     “所以,我想要去趟太史府。“薄大人坚定的道。

     “薄大人,你,就算真的知道了所谓的真相,你又该如何呢?“

     黄大人问了一句,薄礼至今没有想过的问题。

     “我,也不知道。“薄礼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。是啊,虽然西玄都是康玄的朝臣,历来将那逃离北康的人视为叛国之徒,若是真的知道了真相,那么,他们又会如何呢?

     太平

     茗芳宫中

     帝上悠然的坐在座位上,任凭着周围的人都站着,忐忑的看着这一切。身旁唯一坐着的王玉也难安稳的坐着。

     唯独玉春不见了,借着替王珏取一件外袍的理由进了内宫。玉春快步的走入了后院,缩着黑色外袍,看着那寒风中,依旧盛开的花盆,一时之间,不知道该放在哪里,想着只要把这花朵折掉,也许,就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花盆。想到这里,伸手掐着那花朵,刚用了力,却发现手指一痛,鲜艳的血液从那掐入的地方流出,竟然分不出是自己的血,还是那花朵的血。

     将手指含在嘴巴里的玉春,急于撇去手上的血迹。两眼慌张的四望,唯有那后院中废弃的大缸可以容物,只能将花盆塞入了旁边的大缸中,用脚随意的拨弄了下地上的土地,盖住血迹。急忙跑入了宫内之中。

     却不想这一切,让人看在了眼里。乌玉闪身,并未有人发现。

     正巧,一个士兵经过了附近,并未看见什么东西,刚想离开,一个石头快速的打到士兵的肩头。那士兵急忙回身,四处警惕的巡视着,直到眼睛定格在了大缸上,准确来说是,一个滴着血的大缸之上。

     茗芳殿内,暖炉架起,确实感到温暖。

     却能听见,外头的风越来越寒,似乎在这个晚上,太平就将彻底的步入了冬季,所有的一切,都将改变。

     雷将军快速的跑了过来,对着帝上龙骧道:“帝上,什么都没有。“

     听到这话,那站着的王珏只觉得舒了口气,上前道:“帝上,臣妾,是冤枉的。臣妾从未对妹妹有过任何想法。“

     王玉听到这话,心中自然是不舒服的,却也不愿意再说些什么。只能转过头,看着那龙骧。

     龙骧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看向了王珏,道:“寡人,什么时候,说你对玉妃有什么想法了?“

     王珏顿了一下,自知理亏,不再多说,只要帝上找不到那东西,今日之事,自己便能安然抽身,那个时候,那刘公公,还有王玉,都得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 王珏如此恨恨的想到。站立在门口的刘公公手脚发着软。他当然知道,今日若是安然的过去,明日的自己,就不安全了。但是刘公公知道,现在的自己,什么都不能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