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七章 宫墙之祸(三)
    乾天殿中。辇车缓缓的停了下来,王喜挥手屏退了跟上来的三四个太监,独自搀扶着帝上,走进了乾天殿的内殿中。

     “你们下去吧。“王喜出声,安顿好帝上的龙体后,让在内殿中等候的宫女们也出了殿,待到殿中只剩下王喜和帝上两个人。王喜才对躺在床上,本该昏迷不醒的帝上开了口:“帝上,马车已经备妥了。“躺在床上的帝上缓缓的坐了起来,却没有发声,倒是一阵熟悉的声音王喜的背后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王岑呢?出宫了吗?“这一声突如其来,将王喜吓得不轻。但王喜是个聪明人,马上就明白了,背后的人,才是真正的帝上。

     并没有抬头,而是将弯腰的身子,转了一个方向,恭敬的说:“还没有,还在茗芳宫中。“

     身后的人慢慢的踱步,走出了黑暗,王喜向上扬起的眼光才发现,这个穿着下等太监服的人,竟然是帝上。那么,坐在床上的这个人,这个分明跟帝上长得一摸一样的人,又是谁?

     龙骧看见了王喜一头雾水的模样,说道:“此人,便是梭子的人,他这段时间会在宫中装扮寡人,王喜,你要多担待着。“

     “帝上多虑了,王喜定当权力,伺候,帝上。“王喜对着这个“假帝上“点了点头,示意龙骧放心。

     这么多天的相处,龙骧自然知道王喜聪明和圆滑,毕竟是延子公公挑选的人。之前的王喜,似乎多少有些不解帝上的心思,有些自负。经过几日的鞭策还有警示,,如今的王喜,自然知道,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。况且他体内的毒,让龙骧知道,王喜,是不可能背叛自己的。

     “可是,帝上,若是大臣执意探访,那奴才。“王喜面色有些疑郁的看向那“假帝上“。这个人的模样,目光,都跟龙骧极其相似,但还有最关键的一点,就是。

     “王喜不必担忧,若是有人要来看望寡人,让他们来就是了。“这下,开口的赫然是床上的“假帝上“。这声音一出,让王喜有些恍然,简直一摸一样的声音,着感觉,就像是在暗处模仿了龙骧一辈子一般。

     王喜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身旁站的龙骧,看着龙骧沉稳的目光,才接受了这个足以以假乱真的帝上。

     “这般,甚好。“王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王喜,你就留在宫中。“龙骧抬脚“送寡人出去后,你就留下宫中,帮助梭子,十来天后,待寡人回来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,但,出门在外,谁。“王喜有些担忧的问。

     “乌玉陪着寡人,你不用担心。“

     “还有一事。“王喜突然想到什么,道:“若是巫使达人,皇后娘娘在祀天殿闭关结束后,想要来找帝上。那奴才,该如何?“

     “她。“龙骧略加思索了下,道:“她不会来的,她该知道的。“

     龙骧心中断定,颜徐定会知道,毕竟,那箴言是她说的。她也知道,抚州的灾祸是冲着自己而来,只有自己去才能解决。但为何不带上她。龙骧只是,不愿意,牵连她吧。

     皇宫虽然危机不少,但都不会真正危害到生命。龙骧不愿意牵连到她,只是觉得,唯有她,是干净的。唯有她,是最不应该被这些俗事污染,龙骧所做的,无非就想她,有一日若是离开,也是跟来时一般,干干净净的离开。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王喜看着龙骧坚定的眼神,并不多问。

     而是按照这计划,将龙骧送上了马车,马车上,王喜备了些路程所需的物品,衣物。待到王岑出宫,跟着王岑一起出了皇宫。

     也许是王岑的地位,又正巧正值更换守卫的时间,皇宫的守卫也只是单纯的以为这两辆马车是一起的,未加阻拦。

     而王岑虽然也注意到,身后的马车是从皇宫发出,也只是略加疑问。

     “身后的马车是皇宫的吗?“

     同行的随从答道:“是王喜公公身边的小太监出的马车,也许是朝着御医的府邸去的,之前那御医不也说了,少了几味药,要去府邸取。“

     “哦。“王岑抬起了马车身旁的帘子,看着马车拐入了一个路口,而御医的府邸,确实也是在跟着城门一个顺的道儿上,便放下了帘子,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 反倒是对着同行的随从说:“王仁啊,等会派个人,去趟常州,不,是抚州,找到叶大人,让他最近不要惹事儿,毕竟是王珏惹的事,这段时间,可不能出什么岔子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小的,等下马上去,让人快马出城。“

     太平的城门,戒备森严。也许就是这森严,才换来了安阳城的平稳安康。

     在距离太平城门转角的一个小道上,一辆马车正停在黑夜之中,似乎在等着这什么。

     出城的城门,如今正紧紧的闭着,上下的巡逻士兵正来回走动着。深夜,若是想要进出城门,是需要出示文件还有进行登记和严格的审查,龙骧自然不能用皇宫的身份出城,这,毕竟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 他却不急,他料定了,今日,王岑必定会派人出城,至于为什么。龙骧只能说,他,王岑,是个谨慎的人,他害怕会有人在这关键的时候掉链子,到时候他若是出手,只怕会蒙上想要篡位的嫌疑。

     虽然王岑不想,但他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有这样的倾向。

     马车上安安静静地,除了骏马呼吸的喘息之声外。

     马车前头,并没有驾驶之人,唯有龙骧一个人,正盘腿坐在马车内。他的身上,早已换上了出门的便服,他正闭着眼睛,看似休息。

     没一会儿,大街上远远的似乎传来了马匹跑动的声音。龙骧注意到了,而城门的士兵,自然也注意到了,大街上空无一人,那些士兵却纷纷停下了步伐,仔细地等待着从哪儿即将出现的快马身影。

     果真,没一会儿,一辆马车悠悠然的从街角拐到了大街之上。

     守城的士兵面面相觑,疑惑刚才听到的快马疾驰之声,却是辆马车。

     马车前头有一个男人正驾驶着车辆,伸出了王岑王府的密令后,守城的士兵自然恭敬地打开了城门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马车就这样毫无阻碍的出了安阳城。

     马车上,龙骧正打开身旁昏迷的男人身上的信件。

     信件上空荡荡的,什么字,都没有,没有署名,没有内容。

     看着身旁这一脸路人模样的人,龙骧猜想,这个人怕是也不知道,这信是给谁。

     龙骧合上了信件,开口道:“乌玉。“

     “在。“马车外传来了低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将这个人审审,若是什么都不知道,你知道该怎么办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

     “乌玉,如今,我不是帝上,而是从安阳城来的商人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“龙骧摸了摸大拇指上的玉扳指,心里盘算着,到抚州,还要三天。

     王府

     王岑好不容易坐了下来,才派了人将所有的信帖送到了所有大臣的府邸中。

     随行的王仁走了过来,王岑问:“人,出去了?“

     “对,守城的说,刚出去了。“

     “他知道什么吗?“

     “不知道,除了知道去的是抚州,信,放在寻芳楼,其他什么都不知道。“

     “好,下去吧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