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十四章 墨客亭
    一大早,龙骧抱着还未完全清醒的颜徐走下了客房。也许是龙骧的模样便不是一个小家公子,再加上早上的人也还未多起来,老板便将龙骧请到了包厢里。

     龙骧随意的点了几道小菜,一坐下,颜徐就如同找妈妈的无尾熊一般爬到了龙骧的身上,趴在了龙骧的怀里。

     脸上的面具戴的歪七扭八的,龙骧苦笑了下,突然间自己感觉就如同颜徐的家长一般,看着颜徐软软的眼神,龙骧就算再硬的心,也该融化了。

     龙骧只得抱着颜徐柔软的身躯,所幸之前在马车中的那种身体上的变化再没有过,否则龙骧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颜徐了。

     此时的龙骧并不着急,自己已经让乌玉跟着昨晚的异物,相信很快,就有线索,现在只要耐心的等待着便好了。

     其实,若如颜徐所说的那般,那么就算自己不去找,相信,那些东西,也该自己主动过来的。

     说实话,那些东西寻找自己的目的究竟是什么,龙骧并不明白。龙骧看着怀里的颜徐,想着,不管任何事情,只要颜徐不要出事,龙骧便满足了。

     待到菜色上齐龙骧伸出筷子夹了颗烫的翠绿的小白菜,细心地吹凉后,点了点怀里颜徐红润的小嘴唇。

     颜徐这才嗅着味道张开了嘴巴,一口咬住了菜叶,留下一小半的绿色贴在了嘴唇上。转而,那颜徐的嘴巴又没有了动静,那绿叶子就这样油滋滋的贴在了颜徐的嘴巴上。

     龙骧可算是无奈的笑了笑,自个儿从小都是别人伺候的份,没想到放在了颜徐身上,自己倒成为了伺候的人。

     龙骧用筷子点了点颜徐的嘴巴,这下颜徐连眼睛都没张开,用贝齿咬在了筷子上,龙骧只得用自己的指腹点开了颜徐红润的嘴巴,想要将菜叶放进颜徐的嘴巴里,顺道带出筷子。

     颜徐也许以为是新的食物,用小巧温润的舌头舔了舔龙骧的指腹,还用贝齿啃了啃,这下,如同一股电流从指腹传到了龙骧的全身,龙骧瞬间僵硬了下。

     颜徐眯了眯眼睛,看见不是食物,贝齿才放开,小脑袋连着青丝蹭了蹭龙骧的胸膛。

     这下龙骧再次降职了背,他坚硬的胸膛能感觉到从颜徐的温度,自己的鼻尖充满了颜徐身上的气息,龙骧似乎再次回想起了那马车上莫名而起的感觉。

     急忙暗示着自己要冷静下来,想要给自己转移话题。幸好这个时候,故作碰巧的常子君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“徐公子,好巧呀,其子妹妹也在呀。“常子君恰到好处的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 听见常子君的声音,颜徐蹭的一下,竟然十分精神的从龙骧怀里坐了起来,一脸严肃且含有敌意的看着常子君。

     常子君并没有真正的了解颜徐对自己的敌意,只是将这个眼光看做怕旁人抢走自己哥哥一样的警惕罢了。

     龙骧微笑的说:“好巧,常小姐,若是不介意,便一起吧。“此刻的龙骧算是舒了口气,在他看来,常子君来的正好,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了。也是,龙骧心中想到,自己二十来几的岁数,是个成年的男子,怎么可以,怎么可能对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动了心,就算动,也该是如同常小姐这样成熟的少女才对。

     “那就从命了。“常小姐微笑的坐在了龙骧的对面,看着紧紧抱着龙骧的颜徐,微微笑道:“其子妹妹,昨夜睡得如何?“

     颜徐似乎并不领情,小脸蛋一瞥,什么都不说话,突然被抱住的龙骧一时之间,手臂动弹不得,笑着说:“她的名字唤作徐颜。“

     “徐颜,倒是个好听的名字呢。“常子君笑道,也许是兴致一来,突然冒出了一句诗:“朱颜绿发印垂柳。“

     “杏花依旧驻君颜。“龙骧似乎也有感而发,也说了一句诗句。

     两个人相视一笑,窗外春风微微,顿时显得美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 虽然此时的颜徐正嘟着嘴巴,心里想的一定是去他的春风,去他的杏花,去他的垂柳。

     常子君算是个饱读诗书的女子,龙骧自然不在话下,从小便是读书万卷。一席之间,两个人竟然和乐融融,说了不少话。

     待到席末,就算常子君想要跟龙骧继续呆下去,也不知道能用什么理由,但转眼一想,竟然想出了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 “不知道徐公子听过墨客亭吗?那可是抚州文人墨客聚集的地方,那里的美景与美食都是抚州一绝,徐公子若是有时间,可以去看看。“常子君熟络的介绍道。

     “哦,看来常小姐,对那里也算是心之揣揣了。“龙骧笑道。也许是因为之前对于颜徐异样的感觉,龙骧今日对常子君,算是格外热情:“不过常小姐为何不与您表哥同去?“

     听到表哥二字,常子君的脸色瞬间暗淡了:“表哥不喜欢这些,况且,我不过是爹爹派来的陪客,陪表哥办事儿罢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办事儿?你表哥也是商人?来进货的?“龙骧微笑的问,却是小心的刺探着。

     “表哥的家族确实是商人,只不过这代,并不想让表哥为商。再怎么说,还是为官的好点。“常子君笑着道。

     “为官?为官自然是好的,若是我能为官,想必我的爹娘也自会认为我光耀门楣的,只可惜,为官太过复杂,层层的考试阿。“龙骧故作感叹地说。

     常子君微微一笑道:“是麻烦,不过这些事情,都是男人家的事儿,具体如何为官,我也不清楚。徐公子,你若是真想为官,那可以去墨客亭问问?也许,里面有人知道呢?“常子君邀请道。

     龙骧思索了下,他能感觉常子君是知道些什么,具体的恐怕也不知道,真的要下手,也得从那个世佳公子那里下手。

     不过常子君提到的墨客亭,自己也是可以去看看的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由得的看向了怀里,似乎很久没有动作的颜徐,这一看,赫然发现,颜徐不知道什么时候,又躺在他的怀里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 龙骧也不甚在意,想是昨日之事受了惊,没有睡好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 “那就有请常姑娘带路了。“

     “不麻烦,不过我瞧着徐公子的随从似乎不在了,想必是出去办事儿了。若是徐公子不介意,我哦可以让翠儿出去唤辆马车。“常子君细心的说。

     “那就劳烦常姑娘了。“龙骧也不拒绝,一个拱手,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 z

     注:“这里龙骧还有常子君念的两句诗句,是出自苏轼大大的浣溪沙。如果有喜欢的人可以去看看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