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十章 死人的味道(二)
    抚州的夜幕渐渐拉下之时,王仪依然坐在书案上,双手环在胸前,眼睛直盯着案桌上翻开的抚州记事,过了许久,还停留在那一页。很显然,王仪,并非在看书,而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 他想不通,第一,自己进到过的那个奇怪的院子前,看着前面递过去的请帖的时候,在请帖上是看不到什么字的。若是无字,后来的那个女子如何知道字上写的是什么?又如何知道那个请帖的人,就是何人?

     第二,那个院子很大,也算是豪华,跟这个镇府司衙可以一比。那个院子中奇怪的味道又是什么?难不成是什么特有的植物所有的味道?

     这点在太平并不奇怪,太平有些地方就有着独特的花草,比如常州的望川花就是个特例,成为了当地的象征。有可能抚州的当地也是有着特有的花草,若真是植物的味道,那这个线索,就不能算是线索了。

     第三,他们里面戴着的鬼面面具。鬼,对于太平还有西玄都是不陌生的,但在在西玄会更加的普遍,毕竟那里徐家,就是对鬼有着崇拜之情。抚州近西玄,多少有着这些文化也不算奇怪。但是在这件事情上,是否跟西玄有着什么关联?也许是西玄的又一次阴谋?若是,那么对太平则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 第四,也就是王仪最想不通的一点。当日在院子中,自己很明显能够感受到从后而来的杀气,但为什么自己还能够安全的走出院子?难道是他们知道了自己的身份?不杀他?并结束了还没有开始的拍卖会?如果是,那么他们的眼线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 这个拍卖会上,到底拍卖的事什么?可以让附近的富贾都前来?是稀世珍宝?还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呢?

     这一个个的问号让王仪的思路陷入了瘫痪。他能够感觉到里面的线索,但是因为自己的初来乍到而感觉有心无力。就算自己利用下午的时间,几乎读遍了关于抚州近年的书卷,无一例外,书卷都断在了上一任镇府死去的时间,就算后面断断续续多少记录了一些,但都是些无关痛痒的事情。对于抚州的未知,王仪根本理不出再好的关系。

     王仪深深的叹了口气,若是那些人是真的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才临时结束了刚要开始的拍卖会。能够肯定的就是两点,第一点,那个拍卖会所拍卖的定不是能让自己知道的东西,第二点,他们一定在暗中观察着自己,既然如此,他们就一定会跟自己有所接触。至于用什么办法,王仪倒是十分期待。

     自己除了等待,也没有别的方法。想到此处,王仪又叹了口气,合上了书卷,站了起来,松了松自己的腰,看了看外面的夜色,劳累了一天的脑子也该放松了。王仪走向了刚铺好的床铺。

     想着休息下,但是怎么的,脑海中却老是驱使着,有一件事,必须得睡前完成。王仪停住了脚步,向门外投去了目光。

     抚州的夜色很宁静,相比安阳城夜市的热闹,抚州的夜晚路上的商贩都很少,除了沿街的客栈还有些店面亮着外,其他的人家都早早的休息了。

     王亮撑着灯,朝着王仪的房间走去,因为在一个院子中,王亮拖着个油灯就屁颠屁颠跑过去,刚到不远处,就见着了王仪房间的灯恰好熄灭。王亮想着,也许自己先生休息了,想着关于那匹老马和马车的问题就等到明天问好了。

     伸手护着房间的油灯,就想走回去。在经过院落门口的时候,突然瞧见了那另外一个院落,也就是那个镇府以前死去的院落中发出了亮光。

     这一看看得王亮浑身一个哆嗦。心中暗暗咒骂道,是哪个人没有关上门,让自己看到了这个场景,自己究竟去不去看看?王亮看了看灭了灯王仪的房间。用力的吞咽了下口水,自我激励道:“自己是个男子汉。“然后既然决然的,浑身颤抖的,朝着那个院子走了过去。走到那个院子面前,发现原本上锁的大门,不知道何时,那个锁被打了开。王亮浑身再一哆嗦,天啊,不会闹鬼了吧。颤抖着伸手,推开了那门的一角,门吱呀一声开了一角。王亮也清楚地看到了,隔了那桃树,里面的房间,似乎有着一点光芒,跟自己手上拿的油灯差不多的亮光,隐隐约约还看见了里面似乎有着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 啊。王亮忍住了口中不由得惊呼出的尖叫。该不会是那镇府的鬼魂回来了吧。

     这个时候咻的一下,突然,月光之下,地面上的一道黑影吸引了王亮的注意。让王亮那声还没有出来的尖叫吞了回去。王亮回过头,四处看了看。院子还是院子,月光还洒在地面上,树叶在月光下,投下了倒影。是不是自己看错了?

     王亮怀疑自我的回过头,刚想往回走,这下,算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黑影。

     王亮的反应还算是快,将面前的油灯吹灭了,躲在了门口,透过门缝,眼睛骨流骨溜的看着那黑影。

     王亮搓了搓眼睛,他很肯定,自己是没有看错的。

     果真不一会儿,两三道黑影从屋顶上跳了下去,那几个黑影身形狭长,佝偻着身子,双手搭啦的垂在两旁,看起来很是奇怪,就像是关节脱节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 王亮用力的吞了吞口水,幸好他吞了口水,不然接下来的一幕就让他张大了嘴巴,久久都不能缓过来。

     那三四个黑衣人影,一个人伸手撑开了从里面反锁的门栓,那外面的锁,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那人影只是打开了一个大腿大小的门缝,并没有很大,可是那几个人影,竟然就这样,这样,穿过去了。

     是的,如同缩骨功一样,先是手臂,然后是大腿,接下去是身子,头,如同一个没有骨头的人一样,硬生生的缩了进去。

     王亮将自己的拳头塞进了自己张大合不起来的嘴巴里。

     看着那几个人影完全进入了房间后,从那灯火的倒影中,看见了那三四个人影一个用力,将那个人影一下子巴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 王亮吓得腿都软了,后退了几步,突然撞到了一个人,这下克制不住的王亮终于放声大叫,可是还没有开口,就被一个只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 王亮绝望了,自己,是要死了吗?亲眼看见了异物杀鬼魂的案件,自己是要死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