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十一章 死人的味道(三)
    夜色降临,全黑色的色彩瞬间笼罩着整个抚州。此时,应该是夜深人静,应该是入梦十分,而徐清若,一个弱女子,却是在这个时候独自一个人,走到了自己的院落之中,走进了随园院落内其中一个假山之中,才发现,底下竟然另有天地,一个敞大的地下之地。

     这个地下室地板都铺着黄土,周围用石头围绕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圆圈,那些石头上无不点着蜡烛。

     徐清若走到一个正中的位置,然后停了下来,微风未动,反而是院落中不知道何处,突然起了无数细小铜铃的声音,嘻嘻飒飒。定睛一看,才发现,在地下的上方,对应的树枝上,系满了细小的铜铃铛,若是你认真看去,就会发现,这个院落中,几乎布满了细小的铜铃铛。

     如今这些个铜铃铛正在飒飒作响,细小的声音传到了地下密室之内。

     徐清若站在正中间的位置,双眼一闭,嘴里念念有词的说这什么,神奇的是,那些石头上的蜡烛竟然一个个的都将红色的火焰瞬间变成了蓝色,如同鬼魅的颜色一般。那蓝色的火焰竟然随着徐清若的持续不断的念念有词,而慢慢的脱离了蜡烛的本体,升到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 徐清若印在地上的影子竟然也慢慢的变化着,拉长,变粗,似乎在经历着什么样痛苦的挣扎后,那影子渐渐的隆起,仿佛里面随时会走出异样的物体出来,那隆来的黑影竟然脱离了徐清若的影子,朝着旁边移动着。

     随着隆起黑影的移动,这才发现,在密室的墙上,竟然吊着一个人,那个人面色苍白,气息奄奄一息,从缓慢地呼吸上,看得出来,那个人还是活着的。

     那个隆起的黑影接近了那个吊起人的影子旁,很自然的融为了一体,那个隆起的黑影突然从影子里伸出了黑色的触手,咻的一下,沿着那个人的躯体,钻入了五官之中。

     原本还奄奄一息的男人顿时双目睁大,惊恐的大叫着。他是被绳子拴在墙上。

     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却扭曲着,身子异常的突变着。双手和双脚如同被拉长一般,咔咔咔,几声的脆响让人知道,他的关节都被拉扯着,双手双脚变得异常的长,整个人也似乎被撑开一般,向上顶着。那个男人双眼翻白,嘴里吐着鲜血。手也从原本拴住的绳子里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这个男人才停止叫唤,他站在在了黄土之上,双手双眼看起来软绵无力,仍旧摇摇晃晃的站在地面上,面色发青,眼睛青白,让人感觉,这个男人,似乎,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 这个时候徐清若才停止了口中的喃语,缓缓的睁开眼睛,周围石头上的蜡烛一下子变成了原来的模样,红色的火焰在静静地燃烧着,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 徐清若反手一翻,大拇指在手指上点了点,像是算命一样,在算着什么,突然,手指停住了,徐清若微微一笑,嘴里自言自语道:“去找他吧,别弄伤了他,我要完完整整的人。“

     话音一落,刚变化的那个长相奇异的男人咻的一下,冲出了洞穴,如同动物一般,佝偻着身子,快速的在黑夜中疾驰。

     他要去哪里?

     镇府内,

     王亮惊恐的转身,刚想惊呼一声,一个手掌快速的捂住了王亮的嘴巴。王亮以为自己已经被那些奇形怪状的黑衣人发现,耳边传来了一阵声音,一阵熟悉的声音,那是王仪的声音:“是我。别出声。“

     “嗯。“王亮点了点头,终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两个人就在门口处,发现那房间的灯一下被熄灭了,猜想着,那些人该是时候出来了,果然,一个黑影率先用着同样的缩骨方法从房间那细小的开口钻了出来。王亮在王仪的引导之下,后退了几步。没一会儿,三四五道黑影从房间蹿了出来。

     蹿上了屋顶,有几个跃过了院子,有一个跳到了院子的门口,也就是王亮刚刚呆的地方。

     而此时,王亮和王仪就在旁边,中间没有任何的阻挡,也就是这般近距离,让王亮清楚地看到那个人眼睛泛着青白的目光,眼球早已浑浊不堪。那个黑衣人似乎感受到了什么,突然停顿了。

     要是个普通人,只要转个头,就能够看到王仪还有王亮的身影。但是此时的黑衣人,却是头颅转动着,身子不动,头颅似乎转动了几乎一半角度。

     王亮惊恐地睁大着眼睛,要不是王仪捂着嘴巴,早就尖叫着。王亮跟那个黑衣人四目相对,心里想到:“完蛋了,完蛋了,被发现了。“想要招呼着王仪快点跑的额时候,才发现自己双脚发软,嘴巴也被王仪更紧的捂住了。王亮顿时感觉呼吸困难,干脆憋了气。

     此时的王仪也屏住了呼吸。王仪知道,自己在赌。

     果然,那个黑衣人只是转了一圈,奇怪的是好像并没有看到什么。便转回了头,跟着其他的人影,一下再跳上了别屋的屋顶,消失在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 王亮能感觉到王仪的手放开了,顿时瘫软在了地上,大口地呼吸着,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仍觉得心中发凉。

     王亮过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他说:“先,先生,你怎么在这里?“

     “睡不着,出来走走。“王仪倒是平静,王亮不由得感慨,先生真是什么都不怕啊。

     此时的王仪心中凝重,因为,他发现,抚州不如自己想想的简单,这个时候,他似乎才能够理解,抚州有异物,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 那些人的瞳孔很明显,就是死去很久的人。死人,竟然能够继续活动,恐怕,这后面有着什么人在操控吧。若真是有人操控,怎么会如此轻松地放过了自己。能够连续击杀那么多的巡使,这次会是失误吗?还是说,这个,只是个警告,警告自己,不要再深入进去了?

     王仪叹了口气,耳边忽的又听到了那熟悉悦耳的铃铛声。王仪回头,却仍是空空一片。王仪不由得笑了下,难道是自己太过于想念那安阳城的少女?

     夜深人静,颜徐缓缓的睁开眼睛,她看着身旁熟睡的龙骧。晚上,刚入夜,自己便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,趴的一下,躺在了床上,闭上了眼睛,就开始装睡。

     这个房间中,只有一个房间,颜徐知道,乌玉有自己的住处。她能感觉到龙骧很久的目光,心里想着,是不是自己留的位置太小了?还特意小心的朝着里面挪了挪,挪了个超级大的位子。想着这么大的位置,龙骧应该毫不犹豫的躺下来了吧,果真听到了耳边传来的笑声,随后,便能感觉到龙骧身上的味道。

     颜徐看着龙骧熟睡的脸庞。她自己都不知道,为何自己如此依恋面前的男人。她其实是害怕来到抚州,因为这里有着自己讨厌的感觉,还有着看不清楚的未知,只知道,在这里,自己将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 但是自己也知道,只有来到这里,龙骧才能真正的渡过这个劫难。

     颜徐撑着自己的小脸,盘坐着,她想要认真的看看面前龙骧的模样,想要将原本存在于脑海里模糊的面容补全得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 这个时候,颜徐突然感受到了一缕异样的气息,她皱着眉头,这是自己十分不喜欢的味道。她抬头,她能够清晰的看见,一个黑影从半合的窗户里钻了进来,先是手,脚,再来,就是身子还有头。

     等到完全出现在颜徐面前的时候,才发现,那是一个人影,一个被拉长的人影,他的脑袋耸拉着,身子佝偻着,朝着龙骧慢慢的走来。

     颜徐知道,这个人,是死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