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一章 夜半枕旁人
    夜半时分,天色已经浓得跟墨水一般的时候龙骧就躺在了太安殿的软榻之上,胸口放着还未看完的折子,眼睛闭目养神了起来。

     龙骧的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,是自己太累了吗?为何觉得有种无形的力量,让自己辗转反侧,就如同有石头压在了心头上一般。是自己太过劳累,思虑过多才导致的幻觉?

     一定是错觉,错觉。百般安慰自己后,却仍旧在意得无法入眠,龙骧终于猛的睁开眼睛。借着月光,看见自己的床头竟然有这一团黑色的影子。

     是的,一团黑色的影子,龙骧刚想发作,借着洒进软榻的月光仔细一看,发现那团黑影并不是什么莫名的东西,而是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 一个披着外袍,熟悉的人影。

     “颜徐?“龙骧惊呼出了女童的名字,而后才反应过来这个称呼并不合礼。

     若是有个人身兼多职,一般都是取其最大的官职称呼,在太平,巫使的职位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,按照礼仪,颜徐先为巫使,后为皇后,龙骧自然应该称呼其为巫使。

     “不知道巫使深夜为何出现在寡人这里。“龙骧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 “吾睡不着。“颜徐双手抱着一个精致的小抱枕,青丝没有任何装饰的披在肩膀上,柔顺的落在了腰间,只在头上几处,调皮的翘起。身穿着亵衣,外面却披着绣着青鸟和日月的红黑色外袍,站在床边。抱枕环在胸前,遮住了嘴巴,只露出了鬼面的面具还有一双有神的小眼睛,只不过此时的小眼睛却是哀怨的。

     “吾睡不着。“颜徐又重复了一次,还特意把小脸蛋埋进了抱枕中蹭了蹭。

     “那巫使,你是,走过来的?“龙骧缓缓的爬了起来,看着她委屈的小眼神,想着也许是因为她今日受了惊,有些害怕,才睡不着觉,于是放低了声音,温柔的问道。龙骧这个时候是真的把颜徐看成了亲人,也许,让他觉得相似的是,他们两个都是一生下来,就注定承受这个应该的责任。

     “是啊。“颜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。“龙骧有些吃惊,太平皇宫如此之大,从祀天殿到太安殿,她却一个人深夜时分独自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“找到汝不难。“颜徐配合着摇了摇头,肯定了这一壮举:“吾看得到汝。“

     这句话说的龙骧有些摸不着头脑,但还是起了身子,点了灯,这个时候的他透过门,能够看到外面士兵的影子,还有那太监一点点,点着头,犯困的动作。但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掌了灯,走到了软榻边上。

     看着颜徐,并不打算追究自己听不懂的话说:“巫使是否有什么心事,可以跟寡人说说。“

     龙骧拍了拍身旁的软榻,示意颜徐坐到自己的身旁,用着一个来自长辈的微笑。

     毕竟皇宫之中,自己都无可以说话之人,自然不想让颜徐走上自己的路。

     “吾,想睡觉。“颜徐倒是十分直接,这话一出,倒是弄的龙骧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 “想,想睡觉?“龙骧说:“那祀天殿?“

     “今日刚打扫,灰尘多。“颜徐直接的说。

     “那你就在这里睡吧。“龙骧无奈的笑道。

     “汝会走吗?“颜徐又非常自觉的挪进了软榻的内测,躺下后,看着龙骧。

     “不走,寡人就坐在外面。“龙骧笑着说,自己怎么感觉,自从来了这个巫使后,自己总是坐着睡的。

     “嗯。“嗯后,颜徐就抱着自己的小抱枕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“你,脚。“龙骧突然想到了一个令自己十分好奇的事情,从吊睛猛虎那里开始,还有此次也是,他发现,颜徐的脚并不是不能下地。

     “吾的脚能走,但爹爹说,在九岁之前,不能下地。“颜徐闭着眼睛说。

     “那也就是,你九岁了?“龙骧只觉得无奈,八岁到九岁,对于自己来说,都还只是孩子。

     “嗯,刚好九岁。“

     “你为何睡觉,都戴着面具?“龙骧接着问。

     “爹爹说,面具只能给结婚后给夫君看。“颜徐闭着眼睛老老实实的全盘托出。

     “可是,大臣不都看到了?“

     “爹爹说,只要结婚后就可以,吾的面容随心而变。“

     “那是不是说,你不开心的时候,脸就会变丑,开心的时候,就会。“如此美艳,这四个字,被龙骧硬生生的吞了回去,要是让旁人听见,不得有种调戏孩童之感。

     “吾看不到,不知道。“颜徐倒是回答得很干脆。

     原来是这样,也许,那日,颜徐是高兴的。龙骧不由的挑了挑眉头,许久的沉默后,颜徐突然闭着眼睛冒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 “所以,吾能睡觉了吗?“

     “能,睡吧。“感情她在等着自己问问题?龙骧不由得失笑,他露出了许久不见的真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 看来在皇宫之中,自己还是能有所寄托的。

     太平的深夜,抚州,也是深夜,在一片寂静的抚州城内,却有几道人影,在黑夜中穿梭着。看那穿梭之人,身形皆是瘦弱,四肢似乎比一般人的要长的多。就身形而言,也是与常人有所不同,看其双手,双手无力的下垂就如同折断了一般,头颅虽然抬着,却是吊在脖子上的,那模样异常怪异,瞳孔布满了血丝,两眼睁的老大,像是随时会爆裂开。

     那三五个人如同鬼魅一般,快速的在屋顶跳动着,最后停在了抚州的州镇府司门口,从狭小的,仅能容纳一只狗的洞中,他们的骨头如同错节一般,缩骨之后,先是手,后是身子,竟然一下子很顺利的钻入了只有一半大小的狗洞之中。

     司衙内传来了几声狗吠声,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 很快,抚州城又重新陷入了寂静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