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六章 开春狩猎(二)
    帝上抱起自己皇后这个举动,绝对是古今以来第一件大事,所有女眷的八卦之心瞬间被点燃,开始止不住的窃窃私语。所有人的目光都探究的放在了龙骧怀抱中的女娃娃,太平的巫使以及皇后的颜徐身上。

     这次的朝臣,来的全,几乎所有地方的镇守,都是放了帖子的。在帝后选择大典上出席的人大多都是些达官贵人,官小点的人自然都没有什么机会可以近距离看到现任的帝后。

     于是接下来出现的王珏虽然也有不少人感叹她的美貌,但是却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,至少在皇后颜徐的面前。

     再接下来出场的裘圆圆还有徐梓妍,本来也就不会是最引人注目,自然也就没有太大的奢望。静静地下了个字的年车,缓缓地走向了帝上身后的几个席位。

     待到所有的人都入座后,龙骧才缓缓的点了点头,那小太监急忙递上了诏书,这个诏书无非就是朗诵一大段的开春狩猎的祭祀问。小太监清了清嗓子,大声的念叨。

     小太监这个时候是开心的,毕竟,终于有一个流程是符合规定的。

     “开春之初,天地之始。。。。。“

     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对这段文字感兴趣,不仅后面的女眷都在窃窃私语,连嫔妃中的王珏也在玉音的搀扶下,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 位列前方的王岑自然也看见了,他是知道王珏的性格,对着身后的随侍点了点头,随侍麻利的根了出去。

     历来祭祀文大多冗长,无非就是感谢天,感谢地,感谢自己的祖先之类的。太平承袭了北康,大多讲究礼仪,这个流程更是万万不能少的。年少的人大多耐着性子,等待着文章结束后开始的开春狩猎,摩拳擦掌的希望大展手脚。一些年老的,则摇晃着脑袋,品味着着文章用词的精妙之处。

     龙骧将颜徐抱到了身旁的皇后位置上后,颜徐就一动不动。对于这些文章,龙骧是习惯了,却害怕颜徐觉得无聊,转头看了看,却看见这幅模样的颜徐,她双眼直盯盯的看着面前的瓜果,一动不动,龙骧心里知道,她只怕又是发呆了,心中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 同时也安心的转回了头,待到祭祀文一念完后,小太监麻利的擦去了额头的汗水,跑了下去,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 龙骧这才悠悠地站了起来,身后的王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回来,满脸带着礼貌性微笑。

     龙骧站了起来,举着手中的酒杯。身旁的朝臣也都跟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开春狩猎,与尔等同庆,为太平祈运。“龙骧的声音虽不大,却也足以在这片猎场中回荡了。

     “为太平祈运。“所有的大臣们,同时而说,在帝上之后,将手中的酒水淋在狩猎的土地之上。

     开春狩猎,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 周围的号角声再次齐声响起,响彻整座森林。所有的狩猎队伍都已经换上了方便狩猎的衣物,整装待发。

     龙骧也换上了猎猎英装,黑色的披风上绣着龙纹,在春风中飒飒作响。

     龙骧跨上马,对着身旁的王喜嘱咐道:“好好照顾皇后娘娘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王喜点了点头,弯着腰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 只见小太监送上了一把锦旗,上面绣着太平二字,龙骧抬眼,望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神的颜徐正看向自己,两个人四目相对,龙骧只觉得胸中有种怪异的情绪,似乎有着不舍,难道自己真的对这个八岁的小皇后上了心?

     龙骧皱了皱眉头,似乎要驱赶这个情绪,掉转了马头,将锦旗用力的插进了土地里,一瞬间号角齐声,所有的骏马如同离弦的箭一般,冲了出去,冲进了森林之中。

     王岑则安然地坐在了位置上,饮着酒水,身旁时不时有人来敬酒,看见王岑一副没有很欢迎的模样,只得悻悻离去。

     出去的随侍走了回来,对着王岑的耳边,小声的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 王岑皱了皱眉头,心里已经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 随侍小声的说:“需不需要,阻止?“

     王岑略微思索了下说:“你派个人,跟上去,阻止就不用了,不要给我留下什么尾巴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随侍又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 王岑看向前方不远的王珏,王珏正跟着几个达官贵人的妇人聊着天,两个人四目相对,王珏举起了酒杯,对着王岑敬了杯。

     这一切都被王喜看在了眼睛里,但是王喜却不动声色。对于王喜来说,自己的主人,只有龙骧,至于其他人,自己都没有任何的义务,包括这个仅仅只有八岁的小皇后。

     王喜转过身,对着身后的两三个宫女嘱咐道:“等下,你们几个随身服侍皇后娘娘,不得离开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几个宫女福了福身子。

     王喜心想,自己也是仁至义尽了,接下来的事情将会如何变化,最终还得看存活下来的人,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 王珏虽说被一群人环绕着,但眼睛都在观察着颜徐,当看见颜徐在龙骧走后,不久,便让几个宫人抬入了辇车中休息后。王珏就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中。

     她对着身后的玉春点了点头,便继续跟着周围围绕着自己的达官家眷继续说着话。

     “娘娘,您的皮肤真好呀,怎么保养的?“

 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娘娘,您的出场,简直让所有的人都黯然失色呀。“

     “是吗?谢谢。“

     王珏保持着大家应该有的谦逊,应对着所有人的赞美,但心里却想着,待到将辇车的马匹受惊,冲入密林中,待到帝上回来,再去寻找,只怕,也没有用了。听说者林中多猛虎,每个进入的人都带着三五个亲兵,这颜徐一个女童,就算能够预知天命,只怕也是敌不过吊睛猛虎的吧。

     到时候,帝上便能看到自己这般国色天香了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王珏不由得失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几个宫人将颜徐连同座位下的蒲团一起抬入了辇车之中,由身旁等候的士兵拉到后方人烟稀少的安静之所。皇家的辇车通常都是单独放置的。

     原本要跟随的宫女几个,却被后面的玉春叫住。

     “你们几个,朝臣的家眷现在需要人服侍,你们几个快点去。“

     “可是。“几个宫女面面相觑,自己的确被王喜公公嘱咐,需要跟着皇后娘娘的。

     “还愣着干吗?等下就回来了,怕什么。要是娘娘大臣们怪罪了你们担得起马?“玉春呵斥道。

     “是。“几个宫女还是妥协了,福了福身子,就跟者玉春离开了。

     玉春临走前看了看那拉走辇车的士兵,那士兵刚好抬起头,赫然就是那日玉春找的人。

     现在,只剩下那士兵还有在辇车中闭目养神的颜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