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章 暗波汹涌
    回到皇宫,目送着祀天殿中的宫女,将颜徐抬进祀天殿后。龙骧才坐着辇车,回到了太安殿中。

     龙骧沉默了估计有一段时间,王喜更换了三五盏茶之后,龙骧才开了口,道:“王喜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王喜恭敬的福了福身子。

     “在狩猎场上你可有发现什么异常?“龙骧对于今日发生的事情,似乎遗漏了什么。

     “是有一事。“王喜如实汇报道:“在典礼途中,忽闻有马匹嘶鸣之声,巡逻士兵前去巡查,发现是冯抚司家的马匹,有些躁动不安,幸好被马夫及时发现,若是冲入人群,不堪设想。“

     “那你觉得,为何寡人的辇车,竟会在山野之中?到底是有人要害寡人,还是皇后?“龙骧不动声色的说。这话,似在疑问,实则却是责怪。

     “奴才有负帝上的嘱托,请帝上降罪。“王喜扑通一下子跪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 “知道你有罪就好,寡人将皇后交托给你,你却不让人好生照料,竟然让寡人在猛虎常出没之地找到皇后,就这点,你满门抄斩也不足惜。“龙骧冷冷的撇去一眼。

     地上的王喜冷不丁冒出了冷汗,他从未见到如此冷色的龙骧,往往的龙骧,都是温文可亲,就算有所恼怒最多也是面无表情,何曾有这般冷面时候。

     此时的太安殿中,寂静无声,殿中只有龙骧和服侍的王喜两个人。

     龙骧竟然蹲在了王喜的面前,低声说:“寡人,不管你从哪里来,既然当了寡人的随行太监,你就该知道,什么事情该做,什么事情不该做,什么事情该尽力做,收起你的小聪明,若有下次,你知道该有什么下场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是,帝上。“这个时候的王喜只觉得冰凉刺骨,自己所有的小心思,竟然都在龙骧的眼中。此时的龙骧似乎跟自己印象中的不太一样,究竟是他变了,还是从始至终,自己都不了解,这个帝上?

     “知道就好,寡人要的手下,一定是全心全意,知道了吗?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,奴才,知道了。“这个时候的王喜,才觉得有活过来的意思。他知道,今日之事,龙骧不会多做惩罚,却不意味着,他不会调查。

     “那弩箭,还在吗?“龙骧看了王喜一眼,走到了皇位之上,坐了下来,说。

     “还在,帝上需要呈上来吗?“王喜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在典礼上,看管皇室辇车的士兵呢?“龙骧并没有回答王喜的问话,说。

     “这。“王喜左顾右盼,似乎有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 “说。“龙骧十分简洁的说。

     “回帝上,那,士兵,回来的途中,就,猝死了。“

     “猝死?“龙骧挑着眉头说,这一切倒都是在自己的预料之中。“看来,证据处理的很干净啊。“

     “帝上,还,需要找别的士兵盘问下?“王喜出着主意。

 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“龙骧抬了抬手,说:“这件事情,追究不下去的。“

     听到此话,王喜也没有回答,只是低下了头,并未说话。的确,这件事情,没有头,没有尾,就目前的形势来说,龙骧政权还未稳固,是追究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 “你把最近的折子都拿过来吧,寡人今日,就就寝太安殿。“龙骧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。

     太安殿是皇家的书房,身后也有用作休息的软塌,经常有太平的帝王,工作到深夜,直接就寝在太安殿的例子,王喜自然也知道,该准备什么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王喜默默的退下。第二天就是龙骧进行第一次早朝的时间,当务之急,势必要将太平目前的政治局面都理清楚,如此,才好对症下药。

     每每新皇交替,都是政权变更之初。但是龙骧却是个特别的例子。之前就算是到了龙贤的那代,往往都是三五个皇子,各自有朝中势力相互支持,待到新皇登基,自然由支持的势力掌控朝政,但龙骧这代,只有一个皇子,不需要争夺皇位,这个皇位也会是龙骧的,至于势力,就只有通过上位的皇后这个方法。众人也都没有想到,这次的皇后竟然是由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八岁女童,颜氏后人当了皇后,这不就打脸了朝堂之中的几股势力。

     虽说龙骧并不愿意被太平皇朝的几股势力相互影响,想要重新建立一个真正的太平盛世。前提就必须,自己掌控太平的证权,但是这一切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 从送来的折子中,龙骧可以敏感的发现,朝政的几个势力分布。

     太平承袭了北康,分为司辰抚,掌管着天气还有祭祀,因为被龙贤取消了巫使,所以司辰抚仍旧掌管着祭祀等国家重大的典礼,天气,则由几个有所研究的学者进行预测。什么时候播种,什么时候收获,什么时候嫁娶,这些都深深的影响着太平的百姓。

     司礼府,掌管着太平的礼仪文献。

     司刑抚,自然就是掌管司法和刑狱。

     司吏府,掌管着官员的变动,升迁。

     司工抚,掌管着太平的工程。

     司兵抚,自然掌管着军队的分配。再加上各州的州镇府司,还有镇府司衙等的官职。这些官职层层递进,有些相互笼络,形成了三分太平的局势。

     王岑任职的是司吏府,掌管的是官员的变动生前,很容易就能与各州的官员相互结靠,更是笼络了司礼府。

     而任职司工抚的裘大人手中又有着实权,再加上几个大将军掌管着太平的兵权,更别提一些不偏不移的官员,各说各话,各自为政,说难听点,龙骧就算做个决定,若是这几个老臣不同意,恐怕,就真的做不起来。明日要议论什么话题,龙骧一定要想好,否则就真的什么事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龙骧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看来,只能一一击破了。

     翻阅着折子的龙骧,突然看到了令自己感兴趣的内容。

     抚州。

     是的,自从黄天地在抚州擅自放入西玄士兵后,起兵失败,被龙贤诛杀了满门。说也奇怪,从此后,进入抚州的州镇府司却没有一个活过三年的,死因千奇百怪,从此之后,抚州就像是被诅咒一样,没有人愿意任职,也幸好周围的镇守各自都维持的不错,才让抚州这个州镇,没有起了太大的乱子。

     在折子里说,这个全因为,抚州,被阴兵,下了诅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