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章 颜氏后人
    “吾乃,颜氏后人,颜徐。“

     随着话音的响起,女童的脸上的面具缓缓的摘下,一瞬间,鸦雀无声。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那女童的脸上,除了怀抱着女童的美艳女子一人,都低着。

     目光幽深,面若桃花,额间朱砂,那眉毛带着英气,那挺拔的鼻头衬托着底下如同樱桃般的小嘴。

     这眉目,这脸蛋,如同画里头出现的人儿一般,才仅仅八岁,若是再长大点,怕是这四国内的第一美人,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 惊叹,呆滞,嫉妒,这三种情绪在朝堂上的不同人脸上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一模一样,简直一模一样。延子公公忍不住感叹,这个模样,简直跟颜香,甚至颜氏画上的家主一模一样,还有谁?可以质疑?

 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龙骧的声音,才低沉的响了起来。他面色正常的在朝堂之上扫过一眼,说:“还有谁?想要质疑?王老?你不说点什么?陈大人?你还有什么想说的?需不需要让人来认认这个女童的容貌,是真是假?“

     龙骧也许是这个朝堂之中,最先反应过来的人。倒不是不惊叹于这个女童的美貌,他惊叹,甚至惊艳,不过在他的眼里,这个女童还是个孩子,况且,他的心中,有了些许的顾虑,让他并不沉迷。

     “这。“王岑低下了头,倒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 被帝上点了名的陈大人也低下了头,他与旁边的几位大臣对视了眼,摇了摇头,悄悄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 王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,最重要的是,他知道分寸。

     原本,他们是计划好了。不管这个女童是什么模样,只要所有的人一致否定,不承认。但虽然,实施的压力让这个女童脱下了面容上的面具,这幅模样,却出乎意外的跟头顶上壁画中的颜氏家主一模一样。那眉眼上的英气,甚至比颜香来的更像是颜氏的家主。

     就这点,她就赢了。因为不论自己几个人如何否定,也只会是自取其辱,惹了一身的腥气。倒不如,顺水推舟,承认了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王岑大大方方的开口道:“是臣唐突了,请颜氏巫师,还有帝上能够体谅,臣等护太平心切之意啊。“

     “是啊,请帝上,巫使恕罪。“原先跟着一起起哄的朝臣也跟着王岑,一起齐身鞠躬。

     龙骧冷冷的哼了一下,这个老狐狸,嘴上却只能温和地说:“王老自然是为了太平,这点寡人记下了,既然王老也确认了,那典礼继续,王老,没有意见吧。“

     “臣,不敢。“王岑再鞠一躬后,带着后面的朝臣,向后退了几步,退到了队伍中,便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 延子公公微笑的大声喊道:“典礼继续,奏乐。“

     乐队又纷纷拿起了乐器,一下子,整个太平殿中,再次被音乐声笼罩,所有的仪式照常进行。

     身后的王珏看见自己即将到手的皇后位置又飞掉了,自然心中不爽,一边嫌弃着自己的表叔

     ,说不定这个女童的容貌,当真是易容上去的?怎么可能会有人跟壁画上长得一模一样呢?心中已是认定,自己表叔并未尽力。心里想着,看来,只能自己想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 伴随着音乐,王珏站在了最前头,仰望着七层台阶之上的帝上还有帝后。现在的延子公公,正在宣着十二个人的姓名还有头衔。虽然站在第一个,但嫔妃,却不是王珏想要的,虽然贵为嫔妃之首。

     自己想要的,就是那帝后的位置。

     迎亲大礼之后,举国同庆。一直到夜晚,太平殿中都是歌舞升平,宴席不断。

     当然,这个宴席待到帝上离开之后,便是自愿,大多的朝臣,也都回到家中。因为明日,将会在祀天殿举行大典,一个属于太平帝王的盛典,在大典上,将会由颜氏的巫使跳祭祀天命的舞蹈,迎来全新的太平,全新的一年。

     王府

     王岑并未睡去,反而站在书房中,书房中的灯火明亮的照着王岑的身影。

     如今夜幕降临,一天的典礼也让人精疲力尽。况且书房中并未有其他的人,他独自一人,在想些什么呢?

     这个时候,一个随从敲了门,对着王岑说:“小姐来了。“

     王岑似乎并不觉得惊奇,点了点头。随后,就见到一个穿了黑色斗篷的少女走了进来,这个少女,赫然就是王珏。

     王珏嘟着嘴巴,她脱下了全黑的斗篷,身上早就换了件普通宫女的服装,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书房中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 王岑上下打量了下王珏,略带责备的说:“你怎么出来了?今日才封了嫔妃,晚上就跑了出来,让人知道影响多不好。“

     王珏耸了耸肩膀说:“表叔,你就不要担心了。宫中,你不都安排好了,都是自己人,况且今日太平殿大宴,都没有任何的门禁,出来方便的很,跟在哪个大臣的后面就行了。而且,嫔妃的宫殿都偏远的很,没有多少人注意的。“

     王岑叹了口气。王珏是自己表哥的女儿,自己会选中她,无非也就因为她的容貌,可以跟当年的王矣不相上下,也有着王矣这个大家闺秀身上没有的美艳。

     于是自己从小带进了王府,重点培养。琴棋书画,可以说样样精通。对于这个侄女,也算是自豪的很,不过好虽好,也许是因为从小美貌给她带来的自豪,让她生了这般不服输,思想不够全面的毛病。

     王岑开口道:“我知道,你是怪表叔为什么今日没有将那颜徐从帝后上拉下来。“王岑坐在了书桌之后,他很了解这个从小跟着自己长大的王珏,自然明白,她今日冒险出宫,大多是为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 “我自然知道表叔的难处。“王珏仍旧嘟着嘴巴,虽然嘴上还说着理解,但脸上表现出来的,却不是这个模样。

     王岑笑着撇开了眼睛说:“这个颜徐确实出乎我们的意料,之前我们想着,只要在朝堂之上强烈的否定,帝上也是没有办法的。没有想到,这个颜徐却跟颜氏家主长得几乎一模一样,若是我们再否定,以她非颜氏后人为借口的话,那着实说不过去。“

     王珏眼睛一转,像是想起了什么,说:“可是,不是说,太平的巫使,不能嫁给帝王嘛?否则就会祸国殃民?步上北康的后尘?我也听说了,先帝龙贤不是夜爱慕着颜氏后人,就是因为这个理由,没有娶?“

     “是啊,所以,我才一直念叨着,先帝的厉害之处。这点也是直到最近,我才想明白。从灭门颜氏开始,先帝,就在下着一盘大棋。包括王阁老叛变,都在先帝的预料之中啊。“

     “王阁老叛变?不是表叔投靠了先帝,才假意作为内应,太平才得以保全的嘛?“王珏更加听不懂了。如今太平的说法,都是这般,幸亏了王岑,才得以让王阁老与西玄叛乱围困太平之居室得以打破。

     王岑并没有说话,因为这件事,只有他,先帝,还有如今的帝上,延子公公几人,才知道。其实王岑当年,什么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 但是王岑也庆幸,那个时候的自己,选对了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