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三章 阴谋
    开春狩猎,是太平的传统仪式。在每年开春,除了祀天殿巫使的祭祀仪式外,就属于这典礼最为隆重,算是对于开春的一种祈福。

     按照的习俗,会在开春时节,由帝上带领着众位朝臣,一起进入太平皇宫后的太平山中进行狩猎,自愿原则,每个人的手中只有一把弓,一把箭,还佩有一把短剑进行防身用。

     为避免滥杀,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机会,最后将所打的猎物进行评选,赠与黄金绸缎数件。后山将会搭建营帐,为皇室还有朝臣的女眷,作为休息谈天之所。

     因为太平山位于皇宫之后,故列为太平的禁山,平时都有重兵看守。只在开春狩猎之时,才会对外开放,每个朝臣还有自家女眷,都会把这个,看作是拉近感情的一次重大活动,无不盛装打扮。

     而这个仪式每每都是交由司礼抚的抚司进行安排,王岑同行,估计也是为了这件事情吧。

     龙骧身披着外袍,坐在辇车之上,辇车晃晃悠悠的,龙骧的脑海里,响着确实颜徐说的那句话,自己还不清楚,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吗?

     也许吧,自己还不知道,该如何当个好帝上,该如何做?才能让太平昌盛太平。

     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成为一个好的帝上,让自己心烦的,却是这难以处理的朝堂政权,这不,又来了。

     “参见帝上。“王岑和冯抚司在太安殿中等候多时,看见龙骧姗姗来迟的走进了太安殿中,双双俯身,行礼。

     “平身。“龙骧站定在龙椅前,王喜小步快走的走到了龙骧身旁,脱下了外袍,龙骧撩开了下襟,坐在了龙椅上。俯视了殿中的两人,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 “不知两位大臣,今日前来,所谓何事?“

     “臣等,是为了开春狩猎之事。“冯抚司眼角看了看身旁的王岑并没有说话,才率先开了口道。

     “冯抚司历经了两朝,也主持过甚多次的开春狩猎,每每都是添一折子即可,此次为何亲自前来?“龙骧故作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 “这。“冯抚司又瞄了眼身旁的王岑,轻轻的叹了口气,才说:“历来,开春狩猎,女眷中,都是以皇后为首,如今,皇后。“冯抚司突然停住了嘴巴,再说下去有所不妥。

     “冯抚司,太平,不是有了皇后了吗?“龙骧拉起了冷笑,说。

     “是有皇后,可是且不说皇后一人同时担任着巫使,皇后也只是八岁的女童,不懂什么。只怕。“冯抚司略带着担忧的继续说,太平的臣子对着君王,永远是略低着头,所以此时的冯抚司是看不到龙骧的表情。

     “只怕旁人会说太平的皇后太小?怕人笑话?“龙骧顺着冯抚司的话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 五十来岁,头发已然有些灰白的冯抚司,此时也是冷汗淋漓。“臣,不是这个意思。“

     王岑适时的开了口,看似帮冯抚司解围,实则却是另有深意。

     “回帝上,臣想,冯抚司的意思是,皇后年纪甚小,恐怕,还不是时候独当一面。“

     王岑这话说的,却是有礼。

     在开春祭祀中,通常是男人进入山林中狩猎,女眷们则是以皇后,嫔妃为首,聊天打趣,或者欣赏美景。

     这一堆女眷中间坐着一个八岁女童,这个场景,却是不妥。

     “那王老的意思是?“龙骧淡淡地问,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出太多的情绪。

     “臣的意思是,从嫔妃里选出两到三名,协助皇后,一起主持典礼。“开春狩猎虽然是一个典礼,但对于女眷来说,却没有多少程序,这里的主持,最多只是帮衬着维系场面,不丢了皇家的风范,龙氏的名声罢了。

     “那王老和冯抚司认为,寡人的后宫之中,有哪些人选合适?“龙骧问。

     冯抚司看了看王岑,回答道:“臣与王老商量过,裘大人的千金裘圆圆,徐梓妍,还有王氏的王珏,琴棋书画,知书达理,都为上上人选。“冯抚司还特意将王珏

     龙骧并没有开口,这三个人,怕是值钱,就已经想好的吧。

     从长远的看来,他们说的方法,不仅得体还适时,确实是最好的方法,就算龙骧知道,他们心里打的什么主意,却不能拒绝,就算自己心底氏排斥的,更是反对的。

     “那就依冯抚司的建议吧。“龙骧淡淡地说,这个就是帝王,即使自己不想要,却仍要答应。

     “谢帝上。臣,等告退。“

     王岑和冯抚司双双鞠躬,后退着倒退出了了太安殿的门槛。

     想都不用想,龙骧就知道,开春狩猎,最光彩夺目的必然是王珏一人。如此一来,就算自己目前都没有宠幸过王珏,只怕,王珏的名声会盖过颜徐,成为“太平的皇后“。

     后宫的嫔妃都居住在了后宫之中,几个身处末尾的嫔妃,住的算是合院,除非被宠幸,否则五年之内,都只能住在这里。当然,几个前头的嫔妃,直白地说,就是长得美丽,又背景强大的嫔妃,还是会被分配到独立的宫殿,有着宫女伺候,过着舒服快活的日子。

     当然,这样的快活日子,在某些从小就是在优越环境下长大的人眼中,zi自然是没有多少吸引力的。

     比如,王珏,还未到春天,王珏身上却换上了薄纱的衣服,若隐若现的勾勒着她丰满的身段,此时的她脸上却一点都不快活,而是撑着脑袋,在茗芳宫的院落里发着呆,身旁跟着进入皇宫的王氏女官手里捧着外袍侯立在一旁。

     “玉春,那个小丫头片子,回到了凤鸾宫了吗?“王珏一脸不屑的开口,打从心底,她就看不过那抢了自己位置的八岁丫头,私底下都称为丫头片子。

     “娘娘说的可是皇后?“玉春在一旁小心地问道,给王珏送着眼色,毕竟这里是皇宫,可不比王府,说话,自然要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 “是啊。“王珏装作没有看见,也知道这样的称呼是不合礼仪的,王珏的心中就是不开心,只能用这样的称呼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 “还没有,听说,皇后娘娘没有去凤鸾宫,而是入主了祀天殿。“玉春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 “祀天殿。“王珏翻了个白眼,说:“哼,这还差不多,说明她还知道自己是个巫使。“

     突然,一个小宫女走到了玉春的身边,对着玉春耳语了几句,小宫女退下后,玉春向前跨了一步,对着正在不耐烦的王珏,说:“娘娘,王老让奴婢转告您,开春狩猎,请势必盛装出众,不须顾及其他。“

     “开春狩猎?“王珏突然想到什么,跳了起来,刚想开口,却四周看了看,低声说:“莫不是,叔父他?“

     玉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王珏心中已有了数。虽然她个性张扬,却不是傻瓜,她了然,叔父的意思。

     虽然颜徐成了帝上的皇后,但在众人眼中,难免有威胁之意,认为帝上是出于天命才如此做的。趁着皇后年龄尚小,盛装出席,成为众人心中,名副其实的“太平皇后。“

     王珏心中一喜,自己已然有了机会,

     王珏心中又一动,做事做绝,何不趁着这个时候,斩草除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