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四章 王珏落水(二)
    珏妃娘娘入水一事,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皇宫。连刚下朝的帝上都听闻了此事。

     流芳宫中,刚从未名湖中回来的裘圆圆却像是被夺了魂魄一样,有些呆滞的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 身旁从家中带来的随行女官,琴音有些担忧的送上了一杯人参茶,问道:“娘娘,您是不是被珏妃落水一事吓到了?“

     裘圆圆在琴音的呼唤中清醒了不少,接过了茶水,道:“倒不是吓到,这个场景,若放在王珏身上,并不陌生。“说完,低低地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身旁的琴音思考了一会儿,似乎脑海里浮现过几个关于王珏的事情,说:“娘娘,是说之前的那件事情。“

     “是啊,王珏不是也有过将一个官员的女儿推下自家的池子里?“裘圆圆笑着说:“本宫才不相信,这个珏妃姐姐,会是不小心掉进湖里的.“

     “不过,今天的场面确实惊险,原本以为是皇后娘娘,接过没有想到,竟然是珏妃娘娘入了水。“琴音回忆着在亭子里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 “是啊,这个到底是失误?还是?“裘圆圆突然适可而止。

     “是什么?“琴音好奇的追问。

 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“裘圆圆摇了摇头,似乎是对琴音说,又似乎是对自己说的。裘圆圆深受裘大人的影响,知道,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,才能在这个后宫之中,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 裘圆圆止不住地回想起,那颜徐离开的一个微笑,一个令她全身发抖的微笑。

     感觉,在那个微笑里,有着看透一切的嘲讽,还有,威胁。

     太安殿

     龙骧刚下了朝,就听见了从后宫之中传来的消息,自然也该表示表示。

     如今,龙骧坐在案桌之上,看着送来的折子,王喜迟迟的才出现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 “珏妃,无事吧。“

     王喜福了福身子,如实说道:“无事。奴才已带了珍珠,还有绸缎等看望了珏妃,御医也去了,说只是受了惊,并无大碍。“

     “嗯,无大碍就好。对了,你说了晚上的事情了吗?“

     “奴才转达了帝上的慰问,让珏妃娘娘今晚好好休息,帝上在乾天殿休息,明日再侍寝。“

     “嗯。“龙骧点了点头,赞许了王喜的办事能力,继续低头,看着手中的折子。

     “帝上,奴才,还有一事禀告。“王喜有些犹豫,不知道,此话,该不该说。

     “说。“

     “奴才听闻,刚才,巫使大人,去了冷宫,还,要了一个人。“

     “冷宫?要了一个人?“龙骧这才放下了手中的折子,皱着眉头问“何人?“

     “这。“

 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韩栋君的侍女。“王喜低着头回答道。

     “韩栋君。就是在先帝时期,王岑上奏处死的那个?“

     “是。当年,先帝开恩,只是处死了他,在他死前,特地让家里的奴仆都离开了,所以他家里的侍女走的走,自愿留下的也都进了冷宫。“

     “还有自愿留下的?“龙骧挑了挑眉头,手指转动着指环。

     “也就,这一个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她唤作何名?“龙骧问道。

     “知春。“

     “还算是好名字,就不知道,为何巫使要了她。“龙骧微微一笑,若是她喜欢,那龙骧自然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 “对了,王仪走了吗?“龙骧刚抬起了折子,却想起了王仪。

     “今个一早,就离开了安阳城,怕是要三天,才会到。“王喜如实说到。

     想到王仪,想到抚州,龙骧脑海中却又不自觉的想到了昨日颜徐对自己说的话。

     抚州,是冲着自己来的。要想解决抚州之事,就得自己亲自过去。龙骧又放下了折子。看见龙骧的动作,王喜也就将刚要递过去的下一份折子,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 若,自己亲自过去,也并非不可,但得不让任何人知道,就是个麻烦了,尤其是王岑。

     但要怎么做,才能理所当然的闭关,理所当然的不被他人议论?朝堂之中,只要王岑相信了,他人自然不敢多说话。

     那要怎么做?龙骧不自主的又转动着手指上的玉扳指。

     眼睛中,突然闪过了一个想法,对着王喜说:“你派人去芳茗宫,转告珏妃,就说晚上,寡人要宿寝芳茗宫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王喜福了福身子,倒退着退出了太安殿,他没有问为什么,他知道,帝上定有原因。

     这个消息传到芳茗宫后,倒是让正发着脾气的王珏缓了缓。

     刚开始,本来定的就是今晚要侍寝,如今因为掉入了水中,帝上竟然就取消了侍寝,这个消息传出去,不得被旁人笑掉了大牙。

     王珏正训斥着跟自己同样落水的宫女,说其不长眼睛云云的,如今帝上又说晚上会宿寝芳茗宫,这个消息让王珏振奋了不少。更加肯定了今日一定要拿下帝上的想法。

     王珏将那仍旧跪在地板上的宫女遗忘得干净,快步走到了镜子前,不顾身上刚换洗的衣物,对着镜子装点着自己的头发,对着身旁的玉春说:“玉春,把王岑老给本宫带的香料拿上来。“

     玉春了然的点了点头,快步走开了。

     镜子中的王珏露出了一抹狠色,像是暗暗发了什么誓言一般。

     太安殿中,殿门紧紧的合着,但宫殿内,除了龙骧,却突然,多了一个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 “乌玉,那种药,还有吗?“

     “有,帝上。“

     “晚上,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帝上。“

     王府中

     王岑正悠闲的坐在家里的亭子里,喂食着池子里的鱼儿。如今这般悠闲的生活,是从前所奢望的,所以如今的王岑才格外的小心。

     一个随从小跑到了王岑的身旁,小声的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 王岑点了点头,说:“告诉珏妃娘娘,不要用的太多,省的留下把柄。对了,叶大人,回去了吗?“

     “回去了,那日从王府离开后,就出了城门。“随从说。

     “算算日子,也该到抚州了。王仪今天早上就走了?“

     “是的,今日一早,守门的就来报了。“

     “这两三天的路程,叶大人也该打点完毕了,希望他能对老夫的劝诫,上点心。不要再老往抚州跑啦。行了,你下去吧。“王岑又朝着池塘里丢下了几个鱼食。

     看着鱼儿争先恐后的抢夺,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鱼为争食,鸟为食亡,人又何尝不是呢,金钱,真是个坏东西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