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五章 宫墙之祸
    祀天殿中,那颜徐坐在位置上,下面刚从某个不知名冷宫中带过来的下女,怀中正紧紧的抱着同颜徐一般大小的女孩,如今,目光防备的看着坐在顶上,的颜徐。

     这个人,是巫使,当走进祀天殿的那刻起,知春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 也能猜到,这个巫使大人,是冲着自己女儿而来,她,究竟怎么发现的?自己担心受怕,小心翼翼的将女儿养到了八岁,平日偷偷藏着半块馒头,就着冷水,吃食长大的女儿,冷宫中人都无法发现,这个远在皇宫的巫使酒精,怎么发现的?她究竟要做什么?知春忍不住用力的抱紧,怀中穿着自己一般破旧衣服,正瑟瑟发抖,甚至因为营养不良而面黄肌瘦的女孩。不论如何,自己定不会让旁人伤害自己女儿的。

     “巫使,不知携知春来此,所谓何事?“知春所幸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 “她,唤作何名?“颜徐眼睛看向那少女。知春知道,颜徐问的是自己的女儿。知春看了眼上位上坐的颜徐明明是同岁,身着华丽,眼色却是少有的沉稳,而自己怀里的女儿,却是粗布麻衣,面黄肌瘦,惊恐眼睛不安的四处看着,头深深的埋在了知春的怀里。

     在这陌生的环境之中,唯有母亲的怀抱,才能让她感到一点点的安心。

     知春不由得目光柔和,嘴角不自觉的拉起了笑容,说:怀君,她叫做怀君。“

     “怀君。“颜徐淡淡的说,“很好的名字。“

     知春突然恍然的抬眼,惊恐地看着颜徐,虽然颜徐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颜氏有女可通鬼神。难道,她知道了。'

     这个消息虽然在皇宫之中,算不得什么大事,但是碰上多事之人,那也足够将自己女儿从自己的身边剥夺走,也许杀头,也许充公,那一条路,都不是好路。

     知春嘴角发麻,嘴唇在微微的颤抖,想要说些什么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“既然,汝已经知道,那么也该知道,这,是死罪。“颜徐淡淡的说,并不否认,自己所知道的一切。

     “威胁也好,利诱也罢,汝,都该知道,已经,别无选择了。“

     “知春,愿意听从巫使的吩咐。“知春压着怀中的女孩,几乎匍匐着,在地面上,对着颜徐,颤抖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 此时的宫殿中,别无旁人,唯有殿中三个人。

     茗芳宫中,此时的宫女正急急忙忙的布置着糕点,茶水,准备迎接不久后就到来的帝上。

     王珏正舒适着泡着铺满了花瓣的池水。

     “娘娘,该起身了。“玉春绕过了屏风,低着头,对着水池里的王珏说道。

     只见池水中的王珏,光着丰满的身子,缓缓地走了上来。双手伸直,两旁等候在一旁的宫女用上好的绸缎布上了王珏的身子。

     玉春从怀中取出了小瓶子,在王珏的身上,抹上了绿色光泽的粘稠液体,没一会儿,那绿色的色泽慢慢的融入了肌肤中。

     王珏坐在了铜镜面前,看着铜镜中的自己,她的目光坚定而决绝,待到周围的宫女都退了下去,玉春走到了王珏的身边,悄声问到:“娘娘,那个药,是否按照剂量放入水杯中。“

     王珏略微的思考下,眉毛微微下压,道:“加倍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玉春点了点头,退也下去。

     王珏拾起了桌上的梳子,对着铜镜自己梳理着头发,她心里想,今日,一定要让帝上宠幸了自己,这样,自己才有时间。“

     “帝上到。“宫外传来了王喜公公的高喊之声,但宫殿之外,除了宫女,王珏早已梳妆完毕的侯立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 “恭迎帝上。“王珏微微福了身子,龙骧伸手扶起了王珏,很自然,就入了宫中。

     待到宫外点起了灯火,周围的宫女太监全部退下,只剩下了龙骧与王珏二人。龙骧微笑的看着王珏递过来的茶水,接过了泛着碧绿色彩的茶水,微微摇晃了水杯,关切地问:“听闻珏妃掉入了水中,可还好。“

     “多谢帝上关心,是,臣妾不小心掉入水中,与巫使大人无关,帝上千万不要听信了旁人的流言。“

     “哦,巫使也在那里?“龙骧扬了扬眉头,这点倒是诧异,在他看来,颜徐是能不出门就绝对不出门的人。

     “是,同在的还有裘圆圆,圆妃娘娘。“王珏露出腼腆的笑容。

     “哦,爱妃没事就好。“说完,龙骧将嘴里的茶水一饮而尽,顺势将夹在小拇指与无名指的小药丸吞下了口中。

     王珏看着将茶水全数吞尽的龙骧,心中不由得暗喜。

     听闻,南临的药是最有用的,而食下这药的人,将会春意不断,浑身燥热,眼中只会有自己一个人,那个时候的男人,必定丧失理智,只想要云雨一番。当然,除非意志很强的人。

     况且,今日,王珏还下了双倍的剂量,龙骧必定熬不过多久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王珏不由得心中暗喜,更加靠近龙骧,玉手摸上了龙骧的身体,龙骧并没有拒绝,王珏知道,自己成功了,于是更加大胆的身子贴上了龙骧的身体,龙骧也伸手,将王珏搂进了自己的怀里,这一个用力,让王珏不由得娇喘了一声。看着龙骧缓缓靠近的脸庞,眼睛不由得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吃了药的龙骧,自然之道,这药的发药时间短,表象便是不省人事,表现出病态的脉象,人却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 龙骧却觉得今日身体略微的怪异,似乎有股热流从自己的丹田而上。

     他努力的忍耐下这身体上的怪异之感,在计划中,自己必须做到让旁人相信,自己是病倒在王珏的床榻之上,所以现在,还远远不够。他看着闭上眼睛的王珏,越凑越近,脸也渐渐地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 外面月色正好,里面,春光无限。

     王府

     本该是一个平和的夜晚,王岑正在书房中,尽兴的挥洒着墨宝,却看见管家慌张地闯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 是的闯进,原本的礼节都没有了,十分粗鲁的推开了门,门重重的砸出了声响。虽然不大,却打扰了王岑的雅兴。

     王岑停了笔,皱着眉头看着闯进来气喘吁吁的管家,心情不大好的开口:“管家,若是下人没有礼节也就罢了,王管家怎么也如此失礼。“

     “王老恕罪啊,不过实在是出了事情,是王珏小姐,珏妃娘娘出了事情。“管家焦急地说。

     王岑倒是十分冷静,将笔挂上了架子后,绕出了书桌说:“珏妃,会出什么事情?“

     在她看来,如今的局势,帝上根本不可能对王珏出手。没有彻查之前马车失惊事件就是很好的说明。

     “帝上,帝上,晕倒在了珏妃娘娘的床榻上啦。“

     “什么。“王岑只觉得气血冲上了脑门。

     心中只有一个想法,难道,王珏的药。不行,这若是让旁人知道,或者穿出去,对王氏都是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 “管家,备车,我要进宫。“

     “是。“

     王岑深知,这件事情的影响力,虽说,那药就算多用了两三倍,都不应该有这个事情。但谁说得准呢,就算因为别的原因,若让御医查到了这个药,王氏的名声都将受到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 必须要出马,将此事压下去。